零七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诡色生香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突然来人
    我看着眼前熟悉的人竟然升起一种陌生的感觉。★首★发★追★书★帮★

    “你不是刘楠!”我对着眼前这个长得跟刘楠一模一样的人说道。

    “怎么可能,他是我,但是我不是他!”

    “你什么意思!”眼前的刘楠太诡异,我心里很没有底。

    以前碰见危险的时候我身边都跟着人,不是楚道士就是夜笑,总归不会让我真出什么事情。

    但是现在……看着眼前这个人,我有些慌。

    如果真的动手,就是看着这张脸我都有些下不了手,这样子还怎么动手。

    “没什么意思,你自己去理解,不过你身上的血很香,我非常喜欢,你要不要试着跟我交往!”

    “你就不害怕陈老师?”突然想起刘楠似乎对陈适带着一种恐惧感,既然他们是一个人,应该糊害怕同一个人吧!

    “他的本事再大,也不会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你什么意思?陈适知道你的存在!”

    “当然,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蠢!”他说话的时候一脸的嘲讽,眼神冷漠的很,他似乎从心里看不起我。

    这让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对于刘楠那个人我本来就防备着,但是总归是把他当成朋友的,这会儿这个跟刘楠很可能是一个人的人这样鄙视我。

    我说不失望的肯定是假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

    “做我女朋友怎么样?”他突然凑到我身边,低着头,在我脖子处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样的刘楠,好恶心。

    我伸手将人推开:“你有病!”骂了他一句,我想不出怎么处置,就往树林外面走去。

    “想走,晚了!”刘楠伸手将我抱住,他身上带着一股奇怪东东味道。

    跟陈适甜腻腻夜笑淡淡冷香不同,他身上的味道很浓郁,有点像鲜血的味道。

    刘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早就有了准备,拿出符纸对着刘楠的手上打去,刘楠在符纸爆裂的一瞬间,将我放开。

    转身看向刘楠,我一脸的谨慎。

    刘楠这是要撕破脸皮了,我明白我心里那些优柔寡断要不得。

    “好狠心!”刘楠说道。

    他看我的眼神带着暧昧,如果夜笑这么看我,我会觉得很好笑,但是眼前这个人,我心里只有恶心。

    “你这么找死,我也拦不住!”我眯起眼睛,周遭变成了灰色。

    只有刘楠带着色彩,手里的符纸不要钱的打过去。

    刘楠就算再厉害,也抵挡不住这么多符纸同一时刻爆裂,刘楠猛地往后退去。

    他轻轻一动就跳上了树梢。

    他眼睛变成红色,看起来诡异又邪恶。

    这种轻身的功夫我还没有学会,在这方面确实比不上刘楠。

    但是同样,他不下来,也打不着我。

    本身他会的就是近战的功夫。

    “符纸很多?”他笑了一声,手里一个动作,向着我袭击过来。

    等他近身,我才发现他手里拿着一个锋利的短刀。

    这东西我见过,再去军训的时候,他就带着。

    果然这个刘楠就是我认识的刘楠,不过可以肯定,现在这个人的作为,那个刘楠是不知道。

    也许是这就是精神分裂症。

    现在这个是=变态产物。

    他手里的短刀快要接触到我的脖子的时候,我猛地往旁边挪移一下,躲了过去。

    他也不慌乱,左腿向外瞥了一下,上身往右扭曲,直接拽住我的左手,拉着我在地上转了一个圈。

    我俩的位置立刻换了。

    他手里的短刀再次向我的脖子划拉过来。我的平衡性并不好,这个瞬间腿酸的撑不住,直接往地上倒去。

    冰冷的感觉在脖子上传递,我已经闻到了我自己脖子上流出来的鲜血的味道。

    他将我脖子划破还没有完,伸出手指揩下短刀上的鲜红,将手指放进嘴里,他这个样子,色情的很。

    看得我一脸尴尬。

    但是脖子疼的厉害,我一动就有一种快要死的感觉。

    要栽在这里吗?

    不会的。

    我脑子进入急速旋转状态,眼睛落在刘楠身上。

    这个时候我发现刘楠的动作放慢了,他一举一动就跟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一样,软绵绵的。

    动作放缓之后,他的死穴也很容易找到。

    我忍着疼痛对着刘楠的下三路踢了过去。

    刘楠防备不及,伸手捂着下身,他的脸都变成了青色。

    “你不要脸!”他咬着牙说道。

    “我要命!”说完我就往外跑了出去。

    一口气跑到操场,摸了一下脖子,我吸溜一下鼻子,往医务室走去。

    医生看见我脖子上的伤口,还以为我玩殉情。

    “你们这些学生好的不学偏偏学这些不好的,这是伤口不深,在深一点儿你就不怕疼了!”

    许是我哭得太惨烈,超出这些医生的见识,他们批评的话都带着安慰。

    给我上了药,还让我好好学习,说我如果好好学习,十年之后肯定会甩那些人一脸。

    我回到教室的时候,里面安静得很。

    走进去发现没有老师,没有老师都这么安静,也是怪异的很。

    往刘楠的座位看去,他还没回来。

    难不成我那一脚将他踹出来好歹,想到我就觉得牙疼。

    那种疼,是我理解不了的。

    做到作为上,庞鱼的目光就落在我脖子上,他没有问我怎么弄得,只是把橡皮给我了。,

    之后就盯着我看,他这个意思很简单,等着我主动交代。

    想到刘楠怪异的样子,我也没有打算瞒着庞鱼。

    跟他说下课之后再说者这件事情,他就继续看书了,心态好的不得了。

    我也拿起陈适给我的讲义看了起来,因为脖子上有伤口,疼痛感让我一直保持清醒,倒是没有睡着。

    过了好久,刘楠白着脸从外面回来。

    他衣服上脏兮兮的,还有一些泥土的痕迹,就跟被人揍过一样。

    就连脸上都挂了彩,出现一道伤口。

    看起来像是指甲的印记,不至于去医务室上药,但是也不能搁置不管。

    刘楠回来之后甚至都没有往我这里看一眼。

    他现在的样子古怪极了。

    刘楠刚进来,陈适胳膊里夹着语文书也走了进来。

    他的视线在教室转了一圈,最后开始讲课,陈适声音很好听,讲课的时候还会举些例子,到没有那么枯燥。

    只是对于学习不好的学生来说,这就是酷刑,不敢睡,不能睡,又听不进去。

    我挨到下课,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陈适一走,我就把刘楠的不对劲儿的地方跟庞鱼说了,庞鱼还不信,我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伤口。

    我本来就怕疼,这件事庞鱼是知道我,我不能自己给自己来这么一下子。

    学校里能打过的人也不多。

    恰好刘楠是一个,更何况我不再教室的时候刘楠也不在。

    这件事,足够证明刘楠的这人的另一面了。

    在上课的时候庞鱼明显走神了。

    看着庞鱼迷迷糊糊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好学生被我带坏的感觉。

    正上着课,教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

    我扭头看去,脖子有点疼,我吸了一口冷气,再往外看去发现门口站这的人我是认识的。

    庞鱼那个所谓的母亲。她来这里干什么。

    姑且先称呼这个人叫庞太太把,她头发烫成卷,用定型水定好,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穿着粉色绣着黄鸟的旗袍,旗袍是侧开叉的,一走路大腿若隐若现,班里有一个部分的男生看的眼睛都直了。

    学校的老师穿的都很保守。

    即使现在穿旗袍的也不多,大多数都是富贵人家的太太,或者是特殊职业着。

    “小鱼跟妈回去,咱们立刻去海外,这鬼地方真的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她走进教室,嘴里说着话还不老实伸手扯着庞鱼往外走。

    庞鱼一把将人推开,冷着脸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教室的人。

    “我姓庞,谢谢!”说完庞鱼就再次坐在位子上。直接无视了旁边站着的女人。

    庞鱼能淡定但是庞太太不成,她还赶飞机:“我是你妈,我说带你走就得带你,跟我去国外读名牌大学,总比你在这里学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要好,当妈的还能害你吗?”

    “我还要上课,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等我放学在说吗?”对待同学的时候庞鱼是软绵绵的,根个包子一样。

    但是对待他的母亲,能有多冷有多冷。

    “阿姨,我们正在上课,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不是生老病死,就不应该影响学习。”

    对于庞鱼这个母亲我也是不太喜欢,即使知道这是庞鱼的家事,我也没有看着不管。

    “你这个贱丫头这里哪有你说话……”

    “这位家长,有事情请你下课再说,班里有60号人等着我讲课,你确定要在这里唱大戏!”

    “你说什么,你说谁在唱戏?”庞太太也是一个不吃亏的,听见上面的老师这么说话,心里的火气再也压制不住了。

    踩着高跟鞋往讲台上走去。

    这模样大有干架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