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爽文小说 > 我真是大神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投诉

    面对镜子的她,突然显得很轻松和洒脱,她对着镜子笑了笑,彷佛把刚刚一切的不快都抹去,之后她对着镜子深呼吸了几次,之后带着那份洒脱打开了卫生间的房门。

    看到监控中的小颖似乎从痛苦中走了出来,我的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毕竟我希望小颖能够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原本我还打算今晚去和小颖恳谈一次,帮助小颖打开心结,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我也只能和小颖摊牌,毕竟情况有点越来越糟。

    看完小颖视频中的表现,我知道不需要我再去做什么了,也不用我冒着风险去摊牌了。

    小颖从卫生间走出来后,她转向了卧室,只是她走的方向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她走的方向不是我俩的卧室,而是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了父亲的卧室,她的步伐很平稳,没有紧张和慌乱,那道迷人俏丽的背影显得那么的坚决。

    看到小颖坚决走向父亲卧室的身影,我的内心闪过了一丝激动还有一丝苦楚,这种极端的两种情感出现在我的内心之中,让我的身体感官提升到了极限,难道小颖经过刚刚的思考,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么?

    随着我短暂的思考,「咔」的一声门锁打开的声音,我的思绪被打断了。

    我把目光重新投向电脑屏幕,小颖走到了父亲卧室的房门前,没有像以往一样,犹豫了一会后才慢吞吞的打开父亲的房门,走向父亲的卧室还有打开父亲的房门,一切显得那么的顺利和自然。

    而在刚刚,正在卧室辗转反侧没有熟睡的父亲,听到小颖走出卧室进入卫生间的声音后,已经睁开了双眼,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房门,或许他在期盼小颖是不是奔着他的房间而来。

    或许是听到小颖最终进入了卫生间里,父亲原本带着深切期盼的眼神变为了深深的失望,但是父亲还是没有放弃心中的那一丝希望,他仰面躺着,一直关注着自己的房门,听到卫生间里小颖的洗脸声音,一直翘首期盼着。

    当听到小颖从卫生间出来后,父亲期盼的双眼睁到了极限,他期盼着、渴望着。

    当他听到小颖的脚步声离自己的卧室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脸上闪过了激动和喜悦,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似乎期待着小颖的进入,又害怕小颖中途后悔折返。

    当小颖的手按下门锁把手的时候,父亲惊慌失措的赶紧闭上双眼,开始装睡。

    或许经过刚刚的尴尬,他还无法确定小颖要来干什么,所以他只能装睡去掩盖着自己的尴尬。

    小颖走进父亲的房间后,看着在床上躺着的父亲,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想她此时已经猜到了父亲正在装睡,别说是她,就算电脑面前的我,也能从父亲那不均匀的呼吸声还有微微颤抖的身体,判断出来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小颖并没有去惊动父亲,既然父亲现在无法面对自己,又何必去捅破那层窗户纸呢?小颖静静的站在父亲的床边看着父亲,眼中带着一丝同情和怜悯,或许刚刚拒绝伤害父亲的举动让她后悔不已,现在她过来,是不是要给父亲一些补偿与安慰呢?

    父亲已经感觉到了小颖站在身边看着他,他似乎很紧张,身体微微的颤抖,额头上甚至开始冒出了冷汗,被一个女人站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任何人我想都无法澹定吧。

    似乎是想打破这份平静,小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褪下了自己的睡裙和nèi kù,动作和姿势还和以前一样,温柔如水,那迷人洁白的肌肤一点点的暴露在了月光之下。

    完成这一切的动作之后,小颖开始给父亲脱去睡裙和nèi kù,这个过程中,每当小颖触碰到父亲身体的时候,父亲的身体都会颤抖一下,真不知道他还能装睡多久。

    这个过程中,小颖一直看着父亲的表情,眼中带着笑意和狡黠。

    终于,在父亲无意的「配」之下,小颖终于脱下来父亲的睡裤和nèi kù,和小颖一样,除了上半身有衣服,两个人的下身都一丝不挂了。

    小颖光着下身看着父亲的xià tǐ,许久没有见到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丑陋东西,她的眼中闪过了久别重逢的喜悦和激动,她颤抖的伸出了双手攥住了它,父亲的身体也随着小颖手的触碰微微一颤,只是父亲还是没有去睁开自己的双眼。

    小颖就那么又爱又怜的握着父亲的xià tǐ,舌头轻tiǎn着自己两边的嘴角,她轻轻上下撸动着父亲的xià tǐ,最后望了一眼还在装睡的父亲,慢慢的低下了头,难道她准备再闻嗅一会父亲xià tǐ的气息么?

    可是事实证明我想错了,小颖低头的运动轨迹,目标是非常明确的,也没有任何的停顿,低到一定的高度后,小颖伸出了舌头在父亲鸡蛋大小的龙头马眼上轻轻的tiǎn弄了一下。

    而父亲紧绷的身体,随着小颖的那一下tiǎn弄,身体勐地颤抖起来,而且颤抖的很厉害,父亲终于无法再装睡,或许他也感觉自己无法在装下去了,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带着一丝尴尬和羞涩看向了自己的xià tǐ,看着正在被小颖tiǎn弄品尝的xià tǐ。

    此时的小颖并没有去关注父亲的脸庞,也没有去关注父亲有没有睁开眼睛,或许此时父亲睁不睁开眼睛对于她来说都无所谓了。

    小颖tiǎn弄一下父亲的马眼之后,开始用舌头绕着龙头慢慢的打圈,父亲的guī tóu被小颖水嫩的舌头弄得湿shī huá滑的,在月光下,那shī rùn的龙头反shè着月光,彷佛就像深夜中的一颗夜明珠。

    小颖tiǎn弄龙头后继续向下,tiǎn弄父亲xià tǐ的冠状沟,环绕一周后,继续向下tiǎn弄着茎身,一切的动作虽然生涩,但是却强烈冲击着我和父亲的视线。

    小颖是从哪儿学来的?答桉显而易见,一定是小颖在第一次口jiāo之后到目前为止的这段时间里,在上找机会学来的,毕竟现在在上什么学不到啊。

    看着小颖温柔、带着花样为父亲服务着,我的心里彷佛燃起了一团火,xià tǐ也渐渐的bó qǐ了,我也有好久没有bó qǐ的yù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