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爽文小说 > 我真是大神医 > 第三百七十章
    之后和我公司的重要文件一起锁进了保险柜里,无论如何,这些单据不能让小颖和其他人看到,毕竟一切还是未知的,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到家里后,我躺在床上,看着小颖在教导哆哆写作业,之后又教哆哆跳舞。

    小颖的舞蹈是专业水准,哆哆也就免费多了个便宜的舞蹈老师。

    躺在床上,手机玩不下去,大脑里乱哄哄的,虽然我知道浩浩和哆哆不是我亲生的概率极低极低,但是,心还是不免得有些担忧。

    自从荒岛最后一夜后,我无时不刻没在监视父亲和小颖,确认俩人没有再次发生关系,只是毕竟是五年的跨度,8多个日日夜夜,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监视到,难道我漏掉了什么么?

    很有这个可能。

    听着客厅里的音乐声,还有小颖教舞蹈时哆哆的nǎi里nǎi气的笑声,我的心纠结犹豫了,我到底底该怎么做?

    是否该瞒着小颖和其他所有人去做一次亲子鉴定。

    如果浩浩和哆哆是我亲生的,一切都是虚惊一场,万一不是呢?我该怎么办?我能否承受这个打击,是装作糊涂迷迷糊糊的过一辈子,还是鼓起勇气找真想确认事实呢?

    接下来的几天,我拼命的工作,可是病情和亲子鑑定就豫魔咒一般,萦绕在我的耳边,挥之不去。渐渐的,我被折磨的睡不着,吃不下饭,精神一天不如一天。

    人也显得憔悴了很多,弄的小颖还以为我生病了,替我担心了好久。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偷偷的做一下亲子鑑定,如果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多疑的xìng格非得把我折磨疯了不可。

    由於做亲子鑑定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我必须隐瞒所有的人,绝不能让第二个熟人知道,否则该怎么去解释?

    如果被亲戚和朋友知道了,背后的议论和猜疑就会让你无法承受吧。我趁看白天工作的间隙还有晚上家上,我查询了好多的亲子鑑定机构,在全省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医疗鑑定机构,也有很多的医托贩子,价格也是高低不一。

    价格方面我不需要担心,要是真实、准确、负责任。

    能够满足我需求的,只有司法机构了,司法机构是权威,这点毋庸置疑,只是价格相比较其他的医疗权威鑑定机构,费用要高很多,而这个权威的司法鑑定机构就是省公安厅。

    当我在上查看了相关资讯后,发现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个人鑑定,就是自己带看样本去做鑑定,只是鑑定的结果是准确的,不具备法律效应,这种也比较便宜。

    还有一种就是司法鑑定,这个鑑定结果是具有法肄效应和法律责任的,只是需要鑑定的几方必须携带有效证件到场採集鑑定样本,价格嘛,也就更昂贵了。

    瞭解完所有的鑑定常识后,我陷入了思考,只是我没有思考太久,毕竟很容易选择,我不可能直接拿着家里的户口本和我、父亲的身份证带着浩浩和哆哆浩浩dàngdàng的直接开进公安厅去做亲子鑑定吧。

    先不说家里人的态度,就说结果,如果结果虚惊一场,我谈该怎么和家里人解释,怎么和父亲解释呢?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http://www.qiushubang.com/</a>

    所以我先选择个人鑑定,现在的医学科技非常的发达,只需要身体带有细胞的部分就可以做亲子鑑定了,例如唾yè,血yè,“牛nǎi”,毛发等等都可以。这对於我来说是小菜一叠。

    决定好了之后,我就开始实施,我开始採集样本。

    趁着父亲和张阿姨家的时候,我採集了父亲的dna样本父亲抽过的烟头,上面有父亲的唾yè和口腔黏膜,足够了。

    至於浩浩和哆哆,虽然年纪小,但是已经会学话了,所以我不能太明目张胆,以免小孩子嘴大,和家人说出去。

    两个孩子的採集也很方便,孩子喝过的饮料瓶,牛nǎi瓶,都可以,为了万无一失,我还想方设法的採集了两个孩子的头发,样本越多越好。

    所有的样本採集完成后,我给各个样本做好了分,之后就赶紧趁着工作间隙到了省公安厅。

    或许是心虚,毕竟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进入省公安厅之前,我特意买了帽子和口罩,之后带着样本去了公安厅相应的机构,jiāo了样本,之后相工作人员说了要鑑定的结果。

    样本一共分为了4份,父亲的,我的,浩浩的,哆哆的,鑑定的要求和结果就是,哆哆和浩浩两个孩子和我是什么关系,如果其中个有一个不是父子父女关系,那么我和那个孩子的基因是否来自同一个父亲。

    现在的技术水准来说,还无法鑑定同父异母的兄妹关系,所以只能依靠父亲的dna从中间比对。

    说完这层複杂的关系后,我不得不多jiāo了好几份鑑定费用,足足花了万多,不过对於现在的我来说,还是不痛不yǎng的。办好相关手续后,相关的司法人员告诉我,5-7天会出结果,叫我家去等待电话通知。

    到公司后,我坐在办公室里久久没动,也没有任何的言语。

    终於做了亲子鑑定,心理稍微松懈了一下,但是却更加担心鑑定结果出来的那一天,如果浩浩和哆哆,真的有一个不是我的亲生孩子,我该怎么办?

    离婚?打官司?

    我想起了无数个听过的类似的故事和新闻,只是这样的事情,原本只在新闻中看到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么?

    不知道为什么,这己天自己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恐惧,担心,害怕之中。

    正好有5天的时间,我决定用这5天时间把家里的监控视频重新过一遍,把5年分成5天,每天一年来完成。

    做了这个决定之右,我像着了魔一般,每晚趁着小颖熟睡后,第二天上班的空隙休息时间,我有了新的事情去做重播监控录影。

    我每天订好一年的监控重播量,即使自己查看的快要吐了,也坚持了下来。

    这种紧张的精神状态和高强度的熬夜查看,让我越发显得憔悴,为此小颖非要带着我去医院做捡查,父亲和张阿姨也专门过来看过我,我只是答工作压力过大,就给搪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