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爽文小说 > 我真是大神医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父亲死后,14年过去了,多多已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比当年的曲颖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一直对她宠爱有加,她明显有恋父情节,加之这些年我不断治疗,保健。

    我的xìng功能越来走出,强健,xià tǐ也长到了十六公分,那么曲脉扩张也治愈了。

    现在我还是公司的股东,资产已过千万,围着我转的靓人佳丽不记其数,但我偶尔和他们调调情,对她们不敢兴趣。

    妻子由于信佛,对房事越来越淡,偶尔敷衍一下我,而我现在xìngyù有时非常强烈。想要fā xiè,又找不到适的人。

    浩浩现在就读北京大学,还准备出国流洋,多多也是不负所望,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今天下班后,我开着车家,行驶才2米远,又看门无那么残疾算命传在路边,那块招牌破败不地,竖在旁边,我本想一走了之,但心有不甘。

    二十年前,他不是说「过了今夜,一切都是坦途」,为何后边又经历那么多风风雨雨,我定要把他的招牌扎了,告诉他不要再招摇撞骗了。

    我下了车走到他跟前,说:「老兄,还认识我不,他睁眼打量了很久,惊呼一声,哦,你不是多年前那个晚上给我酒那位先生吗?」

    “是的,亏你还记得,你不是说那晚之后,我会一切好起来么,你知不知道,我后面发生了多少事情,算不准,不要再骗人了。”

    我准备扎了他的招牌,他突然说活了:“老兄,不是我不准,你还记得我走时给了一张纸么?”

    那张纸,皱皱的,上面、潦潦草草写了一些字没细看。

    算命的见我在沉思,发话了:“我早告诉你了,那些字是,女非亲生女,同父异母妹,过了知命,孽缘伴子息。”

    “什么意思,能详细说一下吗。”

    “天机不可泄露,后面你会清楚的。”

    他的话有些道理,只是不全明白,我离开了卦排,钻进车里,到家里,去找那张二十多年前的纸。

    到家里,小颖己弄好了晚餐,浩浩在上大学,多多在寄读,张姨两年前过世,骨灰理在她老家,家中只有我和小颖两人吃饭,显得很静逸,五十多岁的人已不复当年的情趣,儿女大了,不在身边,两口子相濡以沫,相互扶持,相互照顾。

    饭后,小颖便去做佛课去了,她敬佛以来,心态变得很平静少了从前的浮躁,精神也很好,不再「惶恐不安,而且十分虔诚,我看了一会儿电视,便去找那张破纸。

    这么多年了,不知在不在,找了很久,终于在一本旧词典找到了,把纸展开一看,还真有些的,歪歪斜斜写着那几句话,我沉思良久,叹息道,天意吖,天意吖。

    小颖做罢佛课,见我自言自语的,问道,老公怎么啦,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都过去这么多年。

    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小颖说,是啊,我们结婚当初,年轻气盛,热情如火,感到生活是那么美好,象鲜花一样芳香,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沉醉在浪漫的甜客中,然后一起打拼,生儿育女,抚养他们长大,送别长辈。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求书帮http://m.qiushubang.com/</a>

    不知不觉,我们也变老了,人生有太多的喜怒哀乐,和是是非非对对错错,我们不是圣人,是凡人作不到问心无愧,但是老天是公平的,我已没有太多的想法,过去已经过去。

    诚心念佛,化解业怨,保估家人平平安安,我们的时间不多,多多一考上大学,我们就不打拼了好不好,我的要调整心态,保养身体,安享晚年。

    我说好的,一到六十岁我就御职,家陪你。小颖那里知道我在想那个算命先生写的那张纸的事。

    前面的那两句话已灵验,后面的话还没发生,我可料不到了。唉过一天看一天。是祸躲不过,躲过不是祸,跟小颖聊了很久后,休息了。

    管他明天发生什么。

    多多自小天该聪颖,六岁时已经背一多首唐诗,所有看过儿童故事都能完整地讲出来,她很有音乐天赋,流行音乐只要听一遍就能记下来,领悟力极强,小颖教舞蹈,根本不费劲所以上学后,跟浩浩一样,学习成经名列前茅,jiāo能力极强。

    在学校是名符其实的公主,虽然他的各科成绩都很忧,但她对文学情有独钟,她在一些刊物上发表过诗歌,所以多多成长我们很少cāo心,各类文学作品,她都涉及,四十名著,唐诗宋词,中外名著,港台作品来者不拒。

    星期六我下现家,多多正在房里玩电脑,我来到她身后,她都没发觉,只见她正聚精会神地看小说,那是张爱玲的《心经》,写的一个女儿与父亲相恋的故事,我很纳恋,多多怎么看这类书,莫非多多对我有恋父情节。

    现在既然发现了,就要好好跟她谈谈,不能让她担误前程,所以我悄悄地退出她房向,生在客万里看电现。

    小颖正好来,我说今天怎么现在才来,她没有点耽过了,也没多说什么随即准备晚岁去了,我看着电视,心里可不在电视上,想十几年前,由于自己yín起心作xìng,我一可策划,促成了父亲与妻子乱lún,导致父亲绝症而亡。

    小颖受尽精神折磨和心灵的摧残,还生下一个妹妹女儿,所有的以事情好像就在昨天,如今多多也有恋父情节,真出人所料,敢莫她们母女有遗传基因,只有跟多多面对面长谈一次才能肯定。

    吃完晚饭,我先叫小颖收拾后先休息,我有话找多多谈,小颖揶揄道,哎的,父女较亲热的,还有秘密不能公开。我做了个诡秘的表情。

    然后来到多多的房问,多多见我进来,稍微一愣,老爸有事吗?我便问她,吃饭前你在看什么?没什么,就看一部名著。名著!不会吧,你看的《心经》,你怎么知道?

    我站在你后面好久了,你那么入神,连我在你后面都不知道,讨厌,你竟监视我。多多,老爸不是监视你,只是怕你分心,影响你的前程。

    老为尽管放心,作女儿是什么人,个把名牌大学手到擒来。我说好了,不谈这个了,今天我们爷儿俩畅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