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灵异小说 > 尸妻难缠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泥沙之秘
    赵先生被徐福给赶鸭子上架,强行利用仅学的一点点的知识,强行猜测出了一些情况,不过也都是没有任何依据,完全是凭空想的。

    我听着也迷迷糊糊的,根本不太明白赵先生说的是什么。

    说到底,就连赵先生他自己都确定不了,没有办法准确的说出什么来,完全就是一种凭感觉的猜测。

    他说的很模糊,可是隐约似乎也有些道理,只是我们不明白,而他也没有吃透易门的传承,无法解释清楚。

    对于他的说法,徐福却给予了一定的肯定。

    "好,既然你能够有想法,那就值得去尝试一下。"

    赵先生可能也没有想到徐福会认为他说的有道理,更没有想到徐福直接就说要去尝试。万一出点什么状况,或者是没有收获。那他不就是胡言乱语了。

    在徐福面前也没有办法交代。

    他在我和徐福的面前,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是自知不如的,也清楚这么重要的事情,如果因为自己的胡言乱语而出现问题,后果是他所承担不起的。

    他赶紧说了句:"前辈。您别着急,我刚才说的,都是我自己的猜测,也没有任何的依据,我更没有看出一星半点的情况,你还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或者是给我一定的时间,让我再研究研究。这地方这么危险,最好还是不要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啊。"

    徐福直接摇头:"没事,总是要去试一下的嘛,有危险也是正常的,一直干等着也没有用。"

    "我已经活了几千年了,要说等的话早就等够了。如今始皇陵中出现了状况,始皇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所以我必须要尽快进去,搞清楚里面的状况,否则我心里面也难以安稳。"

    他着急进入其中,就是放心不下皇陵里面的情况,为此不惜冒险。

    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哪怕是要付出代价或者是冒着很大的危险,也都义不容辞。

    对于徐福来说,这件事情便是如此。

    我能够理解他的心理,也没有阻止,而是对赵先生说了句。

    "赵先生,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那就有一丝的可能,既然如此,我们就要把握住这一丝的可能。而且有徐福前辈在这里,就算是天塌了,也有他在前面撑着呢,你不要有任何的压力,更不要过于担心了。"

    赵先生看了我一眼,想要说什么,最后也没有开口,看来是明白我的意思了。

    徐福也看了我一眼,颇有些奇怪,不过他并没有表示什么。

    之后,我看着远处蕴含着特殊力量的地方,那儿的怪力以赵先生的道行,是不可能抵抗得住的,一旦过于靠近了,绝对会被吸进去。

    此时,徐福说道:"咱们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带着你过去,我们去水底好好看一看,你想办法找到一个你认为的点,之后我们在想办法弄开泥沙,看看下面究竟有没有东西。"

    他一把抓住了赵先生。就要带着他过去。

    刚才徐福在那边的情况,我们也都看到了,以他的道行,去到水底之后,依旧是有些困难的,若是再加上一个赵先生。那肯定是会更加的难。

    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怪力给吸去了。

    实在太过于危险了,而且在那片地方,也没有什么着力点,没有任何的力量可借,到时候一旦出现状况,谁都没有办法出手去救。

    徐福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赵先生不一样,他一旦出现问题,可能就会丢了性命。

    赵先生是我的人,更是我背后的一个依靠。

    他的道行或许不怎么样,但是他绝对对我是真心的。而且会为我出谋划策,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他出事。

    我阻止道:"这样过去实在太危险了。"

    徐福看了我一眼,沉声说道:"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呢,肯定不会让他出事的。"

    "不行。"

    为了赵先生,我还是和徐福反驳了一句,并没有感到向他说的这么简单。

    无论如何,今天不能够就让他们两个这样过去。

    徐福看了我一眼,有些不满意,可是他没有发作,也没有为难我,而是问了一句:"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自然也是没有别的办法。要是有的话,刚才我就说了。

    一时间沉默,也没有回应什么。

    遇到情况了,我下意识的和以前一样,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尽可能的想办法去解决。

    忽然。我的手摸到了背上的定水神柱。

    顿时一拍大腿,竟然忘记了手上的东西,真是骑驴找驴了。

    都说是没有办法,可是办法就在自己的手里,竟然没有注意到。

    我立刻将定水神柱给拿起来,冲徐福说道:"我可以尝试用定水神柱。看能否将这里的怪力给镇压住。"

    定水神柱的能力,那可不是寻常之力能够比拟的,就连九龙拉棺的力量都能给镇压下来,又岂会怕这点暗流的怪力呢。

    徐福也眼睛一亮,同意我的说法。

    "行,那你快点试试,竟然忘记了定水神柱。对了,你现在能够掌控了吗可别再出更大的状况呀。"

    我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如今我已经有了黄河本源之力,虽然是在我胸口的黑石之中,但是我可以借助其力量,对定水神柱进行掌控。

    至少不会让定水神柱失控,能够借用到它的力量。

    我立刻开始动手,慢慢的将胸口黑石之中的本源之力释放出来,本源之力自动就缠绕在了定水神柱之上。

    顿时,定水神柱便完全解开了,从一根棍子变成了擎天之柱,瞬间立在了这片水域之中,如同撑住了这一方的水域似的。

    伴随着定水神柱的落下,周围一阵气浪,随即,水里面所有的动静都消失了。

    这儿一片安静,水中的外力全都被镇压了下来。

    我们目光盯着的暗流之处,原本一直在缭绕着水流。也全都静止了下来,表面上看不出有暗流的存在了。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一喜,看来定水神柱果真是厉害,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行了,现在你们可以去了。"我高兴地说道。

    不过,徐福似乎没有我这么高兴,他沉声说了句:"先别急着高兴,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我皱起眉头。

    徐福道:"你看着。"

    他手上招来一块石头,向前面投掷了过去。

    石头落在了有暗流的泥沙之地,在没有落到水底的时候,还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当落到了泥沙之上的时候,又瞬间消失不见了。

    定水神柱的震慑和压制,仅仅是在水中,并没有影响到水下的情况。

    水下面依旧蕴含着神秘的力量,若是脚落在泥沙上面,依旧是很危险的。

    刚才我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幸好徐福提醒了一句,要不然的话,赵先生这样过去,一旦碰到了泥沙,我们想要施救也来不及了。

    徐福道:"这些泥沙依旧蕴含着特殊的力量,只是水里面不受影响了,我们可以轻松过去,但是想要探寻这下面的情况,还是很危险的。"

    赵先生则说了句:"先过去看看吧,至少能够轻松过去了,我也不定能够找到呢。"

    我们也都不再说什么,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先让赵先生过去悄悄,看看能不能通过这里的地形或者别的什么,找出其中蕴含的祭台。

    找出了祭台的雏形,才能够发现其核心之处,找到进入的通道。

    徐福也没有再说话,拉着赵先生,直接就过去了。

    他们靠近那个地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吸引力了,只要不碰到泥沙,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以徐福的能力,在水上飘着也不是什么问题。所以现在要过去查看,就显得容易多了。

    而我也跟了过去,想着悄悄看究竟能不能发现什么问题,心里面始终还是好奇。

    赵先生在那儿看了好一会儿,我们也都没有打扰,反正我是没有看出什么来,徐福应该也没有发现什么。

    五六分钟过去了,赵先生的脸色变幻不定,一会儿凝重,一会儿舒展,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发现。

    又过了几分钟,他终于开口说了句:"这儿的确是蕴含着很多五行八卦之术,这些泥沙表面上看是泥沙,实际上里面蕴含着很多的器物以及法阵,但是都已经损坏了。以我的道行,看不透这些被覆盖住的法阵,更找不到这儿的核心之处。但是我现在能够确定了,这里就是一个祭台,似乎还是和始皇陵有特殊联系的祭台,并不仅仅是连通着气运和黄河之力那么简单,似乎还有别的东西。"

    "另外,现在这些泥沙更成为了一种遮掩,将这个祭台的真面目给遮盖了起来,使得多了一层掩饰,很难确定那一个点是其中的核心。想要进一步查探的话,只能是想办法将这里的泥沙尽可能的清理一下,否则不可能看穿这下面的东西。"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 本 神 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