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满级大号在末世 > 第十九章 种子
    中午照常吃饭,只是这一回,沈锐第一次去了小食堂。

    那里就没人排队,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和老师,以老师为主。

    傅云清也在那里,正好碰上沈锐,当下客气地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显然这两天学生们中产生的对立情绪,让她觉得不太好开口。

    沈锐却是十分大方地说着:“刘老师借了我些流通券,让我补补身体,不然我还来不起这里。”

    既然刘老师下了大力气投资,他当然得认这个,一是让对方放心,自己不是吃了不认帐的小人;二是暗示某些暗处的人,他现在也是有靠山的。

    傅云清顿时夸奖道:“刘老师真是个好人,慧眼识人,这一下,沈同学的天份就不用担心会浪费了。”

    “呵呵,彼此彼此。”沈锐客气地笑笑,然后选了一块大肥猪肘子

    傅云清避过眼去,她可抗不住这个,但也知道这玩意油水大,而且便宜。

    一个猪肘子,前世至少要10块8块,这里只要3毛,当然相对于个人收入来说,并非是物价便宜,实际上还是凸显了物资稀缺。

    沈锐从记忆中得知,父亲属于务农中的壮劳力,被定级成为上等兵的待遇级别,一个月也不过是30多流通券的工资水平。

    没错,这个世界的农民名义上是没地的。

    所有开拓出来的土地都属于城堡所有,安全由城堡负责。

    农民只是雇工而已,种得好,产出高,就会给出不同的待遇评级,就像前世里的几级工一般。

    体术高的人,种地也有极大的优势,光是那一把子力气,一个人就能顶三五个人。

    只是好不容易修炼到体术高阶的人,又有几个乐意再去土里刨食

    沈锐打完了猪肘子后,又要了五个馒头,两份素菜,再加上固定的配额,已经是常人的三倍饭量了。

    这已经是重生的第三天,随着63点的属xìng融入,他身体终于展现出对营养的巨大需求。

    傅云清的眼中都露出一丝同情,看来是认为沈锐以前没少受苦。

    回到餐桌上一顿大吃,沈锐十分舒服,以前他最讨厌肥ròu,现在吃起来,反而满口留香。

    他这才明白挑食是怎么来的,一句话就是吃饱了撑的,不用吃什么yào,饿上三天,吃嘛嘛香。

    饱饱地吃完一顿,终于再次体会到前世的味道,这让沈锐感动无比。

    中午回去教室,他精力十足,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去午睡,而是继续看书。

    这些课程还是很难的,尤其是对于现在的高中生而言,要知道他们此时都和前世体育生一样,多半的时间要花到身体修炼上。

    这种情况下,像孙皇那样,出现听不懂的情况,就很正常。前世的体育生,又有几个考试能门门考及格的

    沈锐正看着生物的时候,有人从教室外走过来,拍了拍他的座位。

    “你就是沈锐吧,急诊室的老师找你,说你该去复查了。”

    这人说完,转身就走了,看来是个被拉来报信的壮丁。

    沈锐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生出一丝警惕,再想起那个急诊老师抽自己血的情形,不由地心下一颤。

    但是逃避又是不可能的,那只会增加对方对自己的怀疑。

    他想了想,起身走出教室,出了教学楼,向着北边的医务室走去。

    不能逃避,见招拆招,这里毕竟是学校,对方应该还不敢暴露。

    数分钟后,教学楼北侧的医务室。

    沈锐正在急诊室里,和那个相貌冷艳的女医生对话。

    出乎沈锐的预料,对方没有做什么多余的检查,只是听了下心跳,然后看了看之前贴草皮膏yào的地方。

    当看到那处皮肤已经一点痕迹没有留下的时候,对方的眼神又是一亮。

    沈锐心下忐忑,这一点他是无法掩饰的,好在他从书里知道,体术资质好的人,恢复力强大。

    这时,那名女医生起身,装模作样地说着:“看来你的体术资质还真好,只可惜啊,培养晚了。但凡你家里有个士级出身的长辈,你将来的成就都不可限量。”

    沈锐心下一动,若是换成前世的他,恐怕此时就会生出偏激心理,怨天怨地,抱怨社会不公,但现在的他却是不会。

    毕竟他是经过了社会打磨的人,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想要解决问题,就得接受现状,然后踏踏实实地努力,一步一个脚印,不要相信捷径和馅饼。

    心情平静,所以他就能好整以暇地观看对方的表演,甚至配合一二。

    他脸色一紧,然后用着一副遗憾又不平的语气道:“那又怎么办家里条件就那样,幸好有刘老师的赏识,现在条件已经好很多了。”

    “呵呵,你就不觉得老天不公么一些资质很差的家伙,就因为出身好,吃得好,还有专门的炼体功法,就能迅速赶上来而且超过你。你现在努力已经晚了,毕竟都16岁了。”女医生摇头道。

    沈锐心下更是明白,对方竟然将自己的情况掌握得如此清楚,肯定别有用心。

    还好,已经让父母提前加入了自己的队伍。

    末日果然是末日,自己不过是稍稍暴露出一点点特异来,因为缺乏背景的庇护,立刻就面对了恶意。

    他可不会相信这个女医生就是好心为自己说话,这一番挑拨,像极了那些摆弄yīn谋的小人。

    没等沈锐回答,那女医生又好似不在意一般,挥挥手道:“没事了,你回去吧,以后小心点。”

    这就完了

    沈锐一刹那之间,还以为自己是错怪对方,对方不过是随意聊天罢了。

    然而他下一刻就掐灭了这个念头,开什么玩笑,正常的医生,谁会专门抽取自己的血yè

    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看到了她所做的这一幕,就注定了对方yīn谋的破产。

    沈锐还是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谢过对方,然后推门离开。

    等他走后,那女医生站在推开的窗户前,看着沈锐校园里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又埋下一颗种子,只是不知道这一颗什么时候发芽真是期待啊。”

    她并不知道,自己这随口的一句,已经随风飘进了沈锐的耳朵。

    沈锐听得清清楚楚,心中冷笑。

    果然如此,看来对方就是一个黑暗向的组织埋伏在校园里棋子,专门来腐蚀学生的。

    只是对方绝对想不到,自己却不仅仅是个学生,而是个有外挂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