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满级大号在末世 > 第八十九章 实战
    谈完售卖名额的事,沈锐想起联络的问题,当下就道:“对了,你总是这样来静室找我,也不是个办法,你那里还有没有手机可卖能像你这样发个短信就行。”

    “好吧,我回去找找,给你拿一部外贸版的,”夏大雪十分爽快,“不过价格有点高,就算只能发短信,每月也是有月租费的,要30多。手机本身要500多,算你个熟人价,500好了。”

    沈锐闻言,心中叹息,末日世界,养一部手机,就要花一个人的工资,难怪学校里没有给老师们配备手机,而是使用对讲机系统。

    不过他现在还负担的起,因此点头道:“那好吧,回头你就给我弄一部。”

    谈完正事,夏大雪转身就走,沈锐也随之离开。

    沈锐返回教学楼,走上四楼,静室走廊的铁栅栏门还在开着,这倒省去了叫醒陈老的麻烦。

    沈锐刚刚走进自己的401静室,就听到铁栅栏门再次上锁的声音,看来陈老并没有真得睡着

    真是一位敬业警醒的老人啊,沈锐心中感叹。

    对方这样大的年纪,这样高的修为和地位,仍然在勤勤恳恳地做着守卫的工作,庇护着新生中的天才苗子,这份心,非常让人敬仰。

    大概就是有这样一些人的存在,这世界上才会总有着希望。

    沈锐回到静室后,打开游戏面板,点开物品栏,将光标选中刚刚放进去的5瓶褐绿色yào剂。

    游戏提示:“智力之水”:来自东方的神秘yào剂,通过特殊方法使用,有微小几率提升智力属xìng上限。

    看到游戏机制的鉴定之后,沈锐惊喜之后,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游戏中的力量属xìng上限是63点,之后除非通过作弊手段导入导出,否则就算有更多的自由属xìng点,也无法增加力量值。

    但现实中,那些七阶八阶的炼体者,恐怕力量上限远远超过这个数值,显然游戏机制在融入现实规则之后,必然要做出调整。

    现在看来,自己36级,以后再提升等级后,获得新的自由属xìng点,还能直接用来提升属xìng值。

    至于这个被游戏机制命名成“智力之水”的精神刺激yào剂,特殊的使用方法,肯定是指夏大雪说的,服用之后,再进行死亡磨炼这个cāo作流程了。

    看完花了大半家底到手的5瓶yào剂后,沈锐相信,走完5个流程,运气正常,大概也就能提升1到2点的基础精神力数值,甚至可能1点都提升不了。

    想要pào制到99点的基础精神力上限,还需要提升35点基础精神力数值,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瓶yào剂才能做到。

    不过自己和别人不同,只要yào水能够将智力上限提升,自己就能通过游戏机制加点。

    虽然现在还有七万多经验升级,但总归是个念想,双管齐下的速度肯定更快。

    而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一是巨大的修炼成本,二是巨大的死亡风险,自己将是独一无二的。

    沈锐平静下xìngfèn的心情,然后收敛起心思,开始认真修炼。

    他重新打磨着融入身体的特异粒子们,开始有意识地引导它们,让它们一边进化,一边呼朋唤友,吸引更多的粒子同伴聚集到自身。

    一夜过去,沈锐修炼到凌晨3点,才沉沉睡去。

    早上5点,他就再次醒来。

    今天是周五,正是陈老说的要去实战的日子,至于周末两天,则是归他自己安排,正好和夏大雪出去售卖名额。

    想了想,他拿出一本书开始认真阅读。

    6点的时候,准时去静室门外餐架上取了早餐,吃完饭,继续看书。

    这种极为规律的生活,沈锐很喜欢,能够一点一滴看到自己的进步,这很好。

    到了8点的时候,陈老过来了。

    沈锐将对方迎进静室。

    “嗯,这是学校给你配发的对讲机,已经连入城堡的局域网,通话范围5公里。”陈老拿出一个通体漆黑,有着一根短粗天线的砖块,递给沈锐。

    都说诺基亚是砖头,这对讲机其实才是名副其实。

    沈锐握在手中,细细打量,心中估算一下,这个对讲机,长约15公分,宽有6公分,厚4公分,比手机可要笨重的多。

    当然它在目前这种末日环境下,却比手机的适应xìng强大的多,至少小范围内如此。

    “这里有一个说明,你拿去看一看,不要误cāo作,尤其是在野外行军的时候。”陈老又递给沈锐一张说明书,额外嘱咐道。

    沈锐点点头,他虽然从来没有用过,但也见别人用过,知道这玩意用起来没有手机方便,对新手来说还是有点复杂的。

    “谢谢陈老。”沈锐诚恳地说着。

    “好吧,今天我们实战的对象已经订下来了,你跟着我来。”陈老吩咐道。

    沈锐于是跟着陈老离开静室走廊。

    一边向楼下走,陈老拿着自己的对讲机,开始呼叫:“小徐,到地方没有”

    “已经到了,陈老。”对讲机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是那个居心叵测的徐队长,沈锐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他顿时暗暗警醒起来,看来这一次的实战,要多加小心。

    他想了想,当陈老打完电话后,询问道:“陈老,刚才您通话的人,是不是学校外遣队的徐队长”

    “是啊,我天天守在静室外面,对城堡周围的情况,还没有他们熟悉,”陈老点点头,“所以这次就拜托他来寻找合适的实战对象。”

    “嗯,陈老安排的是,上一回徐队长带我们出去常规巡逻,增长实践经验,虽然死伤了三个队员,但还是完好地将我们都带回来了,”沈锐说到这里,看了陈老一眼,发现对方脸色一沉,接着又道,“就是可惜了那三位队员,不知道学校怎么安排的后事。”

    “一次巡逻竟能损失三个人”陈老皱起眉头,叹气道,“这个小徐,办事越来越不稳重了,我毕竟不在学校里管事,这种事情他们也没告知我,不然的话,今天我就不找他帮忙了,至于那三位队员的后事,我还是过问一下吧。”

    沈锐知道,这是对方照顾自己的心情,不然的话,学校里都有定例,阵亡抚恤是固定的。

    他会这样说,也不仅仅是给那个徐队长上眼yào,更多的是,他想起当时有两个巡逻队员的对话,其中一个阵亡的牛姓队员留下了孤女寡母没人照顾。

    再怎么说,他们的阵亡,算是受了池鱼之殃,那个徐队长太过狠dú。

    为了算计自己,打击自己的心理,竟然不惜损失三个队员,末日之中,人命就是如此卑贱,不能说不值钱,但在有些人眼中,想损失就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