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军事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1118章 主动分权
    站在这里,听齐飞说出现在东江镇最大的隐患,当时越想现在这样的局面,毛文龙越是心惊。这样的局面是怎么造成的呢是从当初的毛文龙带着二百兄弟奇袭镇江的时候,就埋下了这个因果。也是循序渐进,局势推动自然形成的。

    在前世因为战争的需要,毛文龙孤悬海外,或者是以他桀骜不驯的xìng子,或者是他和文臣格格不入的局面。前世的毛文龙,坚决拒绝了文官的参与,坚决拒绝了监军,这就等于是半独立xìng质,这就等于是,chuō中了文官集团最担心的事情,那就是藩镇割据,所以才出现了后面严重的后果,不管毛文龙在前线如何奋勇作战,朝廷却坚决的不给他一文钱的支持。

    不拨付他的钱粮军饷,并不是整个文官集团的独断专行,皇上也的确有这种担心。

    现在想起来,前世袁崇焕是矫召杀了毛文龙,最终崇祯皇帝替袁崇焕背书,可能也是出于消灭藩镇的担心所在,从这一点上来看,现在的毛文龙倒是感觉到,其实前世的毛文龙死的并不太冤,那是大格局的结果。

    而现在,自己比前世的自己做的更远,做得更甚。

    海外天子,一方藩镇,已经名副其实,虽然朝廷里有自己的孤臣党全力为自己辩护,由于前面的种种铺垫,让天启皇帝和未来的崇祯皇帝,对自己信任有加。但就在前次传来的天启皇帝的秘密书信里,承诺自己不负大明,绝不负自己的诺言看来,其实天启皇帝已经对自己尾大不掉,已经出现了担心,拿一封信就是yù盖弥彰。

    而推理过去,之所以这次册封朝鲜的小王庭,派出来八贤王,何尝不是对自己的试探考察

    想到这里的时候,毛文龙的后背不由得冷汗直冒,看来自己未雨绸缪的计划,做的还不到位,也根本到不了位。

    而现在自己四面受敌,自己必须保持朝廷对自己的支持。因为自己所有的根本还在大明,一旦大明没收了自己所有的资本,自己就将万劫不复。

    齐飞的提醒,让自己豁然而惊,原先的骄傲,立刻烟消云散。需要自己必须再次表现对朝廷的忠诚了。

    而齐飞的建议非常恰当,就是在表面上主动分权,让朝廷放心,让整个朝野放心。

    让本来就不是东江镇的嫡系,一心投城朝廷的刘家兄弟,掌握东江镇的水师。让本来是大明当初的将领齐飞,来做朝鲜近卫军的统帅,这等于又将毛文龙的军事实力,一分为三,实现了互相掣肘,互相平衡的朝廷愿望。这样就让朝廷的文武上将放心,也会让天启皇帝放心,最起码是这样的。

    当然大家都明白,经过这么一段长时间的相互信任和生死与共,刘兴祚和齐飞,都已经成为了毛文龙的铁杆兄弟,不过是对外做做样子罢了。

    而齐飞的这个提议,更明显的告诉毛文龙,这第三师的军队,因为刘家兄弟依旧在,也不是他齐飞的。而水师有毛可喜在,其实也不是刘兴祚的。而所有的低级军官都是毛文龙的教导营出来的,所以,所有的军队都是毛文龙的,这谁也抢不走的。

    看了这个精明伶俐的齐飞,毛文龙不说话,就那么笑着看着他,直到看的齐飞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最后他就小声的解释:“末将也是迫不得已。”然后摸着鼻子坦然的说道:“我们东江镇的地位的确是尴尬,不但要独立面对两个强大的敌人,错综复杂的朝鲜局势,而且还要面对朝堂里的各种派系斗争,能够尽量减少麻烦就减少麻烦吧。”

    着才是一心为东江镇的好将军啊。

    齐飞看到理解自己的大帅,就直截了当的说道:“而随着东江镇势力的壮大,未来我们不但要掌握整个辽东半岛,还要掌控朝鲜,局面就更加错综复杂。”然后神色一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三个人就会出现两派。在这样的局面下,我真的不希望咱们的东江镇,面对的是强悍的敌人,后面还有捅自己刀子的政界。内部在发生派系斗争。”

    然后就诚恳的对着刘兴祚道:“我们本来都怀着一个目标,可千万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坏了这大好局面。”

    刘兴祚就深有同感的道:“我放弃原先的荣华富贵,忍辱负重,不惜献出了我一个兄弟的生命,难道我就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吗不是,我就是为了这汉人的江山,决心战死在沙场。我不会参与到各种派系之中,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只要为了汉人江山,哪怕就让我现在去死,带着我所有的兄弟去死,我也是在所不惜的。所以还请兄弟们记住,我,和我的几个兄弟,绝不是贪恋权力的小人。”

    毛文龙一把拉住刘兴祚的手,感情真挚的说道:“兄弟,你不要这么说,大家的初衷都是一致的,就是为了这个大汉民族的江山,不被腥膻沾染,所以才奋不顾身的奋斗。”然后就真诚的评价自己:“如果我不是为了这个目标,大家也知道,以我赚钱的能力,做一个富甲天下的富翁是绝对没有问题的,然而你们都看到了,我所赚的一分钱,什么时候揣到了我的腰包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投入到了我们的东江镇里,在这一点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这当然能说明问题,这是所有东江镇将士们有目共睹的,也正因为毛文龙做到了这一点,才让这些将士们心甘情愿的追随他,和他同生共死。

    “好了,不再说这有的没的了,人事上的任命就这么决定了,不管是为遮掩朝廷的耳目,还是为了实际的需要,刘兴祚,你担当我们东江镇水师的总领,而齐飞,现在就开始担任第三师的总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两个人立刻站起来,毫不推脱的接受了任命。当然,他们也知道,在东江镇和别的地方不同,职责越高,责任越大。但他们两个人都有信心,承担未来的结局。

    开诚布公的说出了心里话,在表面上,完成了对东江镇势力的分割,让朝廷更加放心,但在那里,从这一刻开始,东江镇才真正的成为了铁板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