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毒尊 > 正文 第2165章 我的男人
    \:可以快速找到你看的文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dú尊 Ψ求书帮中文網Ψ”查找最新章节

    “那鬼王现在身在何处”

    苏玄的目光环顾了一周,心中感觉怪怪的,仿佛鬼王就隐藏在其中某个人体内﹢

    不过在这时宁菱儿再度为他解释道:“刚才那个行踪诡异的散修,有很大概率已经被鬼王附身。”

    闻此言,苏玄的目光骤然转到了某个接近角落的位置。

    那个地方堆积着

    刚看见那具坐着的尸骨,苏玄骤然眉头紧锁,微微吃惊道:“之前那个已经灰飞烟灭的尸骨,现在居然又重新完好无损的出现了。”

    而那名被宁菱儿笃定认为遭到鬼王附身的散修,此时就掩掩藏藏着正在接近那具尸骨。

    “不好,快点阻止他,不要让他得到那具尸骨”宁菱儿突然惊声道。

    几乎是同一时间里,西门长风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苏玄与莫震两人一同飞出,另外一边莫翔率领着十余名部下紧随其后,都想要尽快将那名散修控制起来。

    只可惜,他们的速度还是稍微慢了一些。

    “嘿嘿嘿嘿嘿”

    散修的眼圈变得一片乌青,眼瞳也逐渐由黑变白,失去了灵魂与意念,仅剩下摇摇晃晃的身躯,支撑着他,一把将那墙边的尸骨抓了起来。

    在即将赶来的苏玄注视下,这名散修突然张大嘴巴,一口将那具尸骨其中的一块咬了下来。

    几乎是图囵吞枣一般,生嚼了几口之后,他便满脸诡笑的将其咽了下去。

    苏玄眉头一皱,立即向前冲出,想要继续阻止他对这具尸骨动手。

    只可惜,哪怕刚咬下来一块尸骨,这名散修也已经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由于身体的急剧膨胀,普通的衣服再也难以束缚紧绷的躯体,嘭的一声,那些外衣就像是丛林中被收割的杂草一样,骤然zhà开,化作了一片片碎片洒落在地。

    他的眼睛变得非常大,几乎快要占据半个面庞,而眼球,更是全然变成了死人的状态。

    他一伸出手臂,那已经堪称是爪子的手掌,此时蔓延出了冰冷锋利的指甲。

    见到如此一幕,宁菱儿摇了摇头:“还是慢了一步。”

    苏玄迟疑道:“他刚才只匆忙咬下来一块尸骨,应该不会变得非常强大吧”

    “难以预料。”宁菱儿只是如此说道。

    她甚至一招手,将停留在暗地中观察的黑鹰,也及时收了回来。

    眼下的局面十分诡异,那名已经完全被鬼王附身的散修,此时站在最中间,两侧分别是苏玄和宁菱儿,以及莫翔与他的部下。

    三方人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状,但率先开口的,还是那名散修:“果真是活着人类的气息”

    一开口说话,那口水就像是瀑布一样流淌下来,那般模样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而且它说话时的目光,就一直紧紧盯着宁菱儿的身躯,令她一时间既感到无比恶心,同时心中又涌起一股极为强烈的杀气。

    竟敢如此盯着自己,真是找死

    一念及此,她便要从苏玄身侧冲出去,先按死这名散修再说。

    结果却见那随后到来的莫翔悠然说道:“不过是一个失去的脑子的蠢鬼罢了,有何畏惧的。”

    说话间,他拍了拍手,身后的部下纷纷冲上前来,兵刃迅速抵在那名散修的脖颈处以及xiōng口前,锋芒闪耀。

    莫翔对自己部下的反应速度很是满意,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重新体会到了,身为末渊之人的威势与荣耀。

    轻轻松松就控制住了这劳什子鬼王,压根没有半点威胁,见此,莫翔便转移了视线。

    他牢牢盯着宁菱儿,眼底深处闪过一丝贪婪,心中的yù望也在这一刻骤然放大,他也根本没有将苏玄放在眼中,便直接开口说道:“宁姑娘,那家伙之前可是与你们魔界的人发生过一些矛盾,说不定已经杀了不少你们的人。”

    “与这样的人走在一起,说不定他哪天就会狠下心来,伤害到你。”

    “所以说,与其跟这样一个不安全的家伙同行,宁姑娘倒不如选择在下,有我末渊之威在,纵然是这鬼王,都不敢轻易招惹你我,更何况是这里的其他蝼蚁”

    堂而皇之的邀请,完全没把对面的苏玄放在眼里。

    实际上,这句话要是在半个月前说出来,也许还可以成为宁菱儿要挟苏玄的一种方式。

    可是自从先前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宁菱儿对待苏玄的态度已然发生了极大的扭转。

    现在当着苏玄的面,想要挖他的墙脚,在宁菱儿看来,这么做无疑是在欺负自己的男人。

    本来她对这边的事情根本不感兴趣,甚至见阻挠不了鬼王附身,已经打算带着苏玄回去。

    但是听到刚才那番话之后,她突然间眯起了眼眸,问了一句:“你说他是什么”

    “呵呵,这样一个尚未突破地劫之境的家伙,自然在我们眼中是一只蝼蚁,宁姑娘难道不这样想吗”

    莫翔那藏在袖袍里的双手,此时满是激动的汗水,他强行压制着内心的激动,继续说:“实不相瞒,在下对宁姑娘一见钟情,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宁姑娘能够给在下一个机会,让我莫翔来保护你,有我在,谁也不敢轻易欺负你”

    “这就是,我末渊的荣耀。”

    苏玄面无表情,听着对方的话,只觉得格外可笑。

    追求女人,也要搬出自己背后的末渊圣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就是末渊圣庭的圣庭之主。

    既然末渊圣庭都搬出来了,那接下来岂不是还要再炫耀一番自身的财力与实力

    苏玄刚这样想,结果莫翔居然真的如此说道:“况且,我莫翔在末渊圣城里可是拥有着不俗的地位,哪怕是几位副城主,也与我jiāo情匪浅。若是宁姑娘跟了我,以我末渊的能力,今后不管宁姑娘你要什么,我便可以给你什么”

    “甚至今后每天给你一万上品元石供你修炼,也没任何难度。”

    一万上品元石

    苏玄啧了啧嘴,这要是换成天星净土的那些家伙,估计此刻已经合不拢嘴了。

    也就是末渊圣庭目前是中域第一圣庭,才敢如此财大气粗。

    哪怕是换成现在的万道圣庭,也不敢说随随便便每天给别人一万上品元石。

    这要是换成天星净土,估计一万上品元石,就是一名强者半年的全部收入了。

    换成以前,苏玄肯定会说,这人如此有钱,宁姑娘不妨考虑一下。

    但是经过今晚宁菱儿的几次吐露心声,哪怕现在自己还不是很喜欢她,但是听到有人当着自己的面想要撬墙角,苏玄的心情还是有些不爽起来。

    也许是感受了苏玄的情绪变化,宁菱儿也懒得再开什么玩笑了,她便当着莫翔的面,缓缓牵起了苏玄的手,并且还贴身上去,轻轻挽住他的手臂,道:“如你所见。”

    “苏玄是我的男人,他就在我面前,有什么话,你还是跟他说吧。”

    话音寒冷,几乎让苏玄回想起来了第一次遇到宁菱儿的那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