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迷途的叙事诗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各怀心思
    “哈哈哈哈……好啊,真是好啊……”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之后,红毛简直要被气笑了,咬牙切齿的这么说道。

    然而这样子一来,紫萱等人却是更加觉得这个魔头神神兮兮的,好像是精神有问题一样,刚刚果然是想对自己等人出手。

    重楼没有说话,并不打算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上前一步踏空,直接就是一只大手猛然探出,魔身血气澎拜到好似体内有江河汪洋汹涌,气力摇动天穹,压得青冥都一阵颤动。

    紫萱咬牙苦撑灵力结界,同时以天蛇杖之力无情而且果决的释放出可怕的法术,裹挟崩山裂石之力,或是模拟六识异幻,一波接着一波轰击向这个魔威滔天的大魔头。

    这天蛇杖同样是一件曾是女娲娘娘炼石补天时使用的蛇杖,即使她只能够暂且激发其中部分力量,也是异常强力。

    而且其他人自然不可能单纯的让她自己独自应付,也是纷纷出手帮忙,能够尽一点力是一点的那种。

    魔尊重楼却是不闪不避,只是表情变得更加怪异,同时无比凶狠的瞪了远处直接挥袖而落,仿佛要将天地山河划分两半的少年道人一眼。

    祂还从来没有接连吃过这样的亏,而且还是有苦说不出的那种。

    然而,也只能够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了,毕竟作为一个xìng情高傲,充满了强者的余裕的高冷男子,魔尊重楼素来都是贯彻唯我独尊,目中无人的行事风格的。

    这么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一个人,委实是很难指望祂拉下脸来,好声好气的向这群人解释清楚,将来龙去脉说得明明白白,然后大家消除误会,双方皆大欢喜,化敌为友,并且友谊关系更进一步……

    呵呵,或许的确很理想。

    然而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那画面根本就是让人连想象都不敢去想象,毕竟那根本就一点儿都不重楼。

    我只做我要做的事情,你们误会就误会了,我一生行事何须向人解释?

    ——没错,这个才是魔尊重楼的xìng格,我行我素,不用鼻孔去看人就已经很不错了,反正祂是绝对不屑于去解释什么的,哪怕是被自己重视在乎的人误解也不会轻易改变心意。

    所以有什么好说的呢,活该祂争不过徐长卿就是了。

    因为种种原因,紫萱对祂咬牙切齿,无比痛恨不说,而且重楼也从来就没有将心比心的思考过,自己的行为对于紫萱造成了什么样的困扰与麻烦。

    好吧,因为紫萱的计划非常隐秘,所以魔尊也不清楚,这个倒是还说得过去。但是祂哪怕是察觉到了紫萱对自己表现出来的不信任,警惕与戒备,也压根没有去考虑到底是因为什么。

    ——不解释,不在乎……

    ——随便你怎么想,我只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默默的暗中守护,听上去似乎相当深情好听,但是有什么实际意义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的,紫萱甚至都不知道这个魔头到底抱着什么心思,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其实是喜欢自己。如果说本来就希望渺茫,那么连知道都不知道,更是彻底断绝了那渺茫的希望。

    还是那个道理,有件事情你去做了的话,或许只有万分之一甚至更低的机会成功,但是如果连做都不去做的话,那么就什么机会都不可能会有了。

    就像是买一张彩票直接就中了亿万头奖,机会虽然渺茫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如果你连彩票都没有买,最必要的前提都忽略了过去,又怎么可能会有任何中奖的机会呢?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所以说,魔尊重楼赢不了徐长卿很正常。

    就算是现在也好,祂也是什么都不说,只是黑着脸直接动手,想要将紫萱、景天等人抓回来,虽然本意不是想要伤害他们,而是忌惮夏冉会这么做,所以想要主动保护这群人。

    然而这场面真的很没有说服力,想想吧——

    一个虽然众人都算是认识的人,然而属于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印象的魔头,刚刚一见面就无比凶狠的向他们扑过来,二话不说就要动手……

    而且漫卷一身魔气,特效除了赤红色的不祥血光,就是yīn森诡异的煞气黑火,撕天裂地,凶势惊天,如同超级大魔头,恐怖绝世。

    这样的一个人说是担心他们受到伤害,所以想要将他们保护起来……嗯,抱歉,就算是没有初始印象的扣分项也好,但是谁相信啊?

    再来看看,另外一个人呢?

    画风却是出尘脱俗,神锋敛彩,宛若落世谪仙,出手之间就是如斯煌煌磅礴气象,术法神通弥布天地,道道神霞流转,氤氲冲天,气象万千,似乎是在诠释世间的道则法理,推动天地之轮运转。

    就算是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单纯的立身于世上,都称得上是绝世风华,仿佛是yīn阳共主,炁道源流。

    明明非神非魔,很难想象为何有如此的神通广大,已然远远超越了所谓的仙人之流。但是毫无疑问,这虽然是一些疑点,可是却完全不被任何人觉得有什么问题。

    画风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