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王者归来 > 正文 第1902章 酒兴大发
    范建明和上官悠然相视一笑,同时又不约而同地瞟了李倩倩一眼。

    李倩倩嫣然一笑:“既然是大法官阁下敬的酒,那你们还不赶紧喝呀?”

    跟着范建明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不管心里怎么不痛快,但场面上的事,李倩倩还是绝对拿得出手的。

    农烈见状哈哈一笑:“行,虽然你们还没有组成一个大家庭,但我们这里的风俗,以及一个家庭的长幼秩序,你们这也算是提前演习了。来,干!”

    范建明和上官悠然连声道谢,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莉亚这次不用李倩倩再使眼色,立即给他们三个的空杯子满酒。

    农烈这时笑道:“说实在的,最高长官这一家可是美女如云,各具特色,不过范夫人可别生气,我是有话直说。”

    李倩倩朝他礼貌地微微一欠身:“大法官阁下,你请说。”

    “虽然你们一个比一个更加美若天仙,可我总觉得好像还少了一点什么。”

    李倩倩立即进入农烈的意识,这还是她第一次下意识地进入别人的意识,下,你是不是觉得最高长官,应该再娶一个像方雅丹那样的女人,就堪称完美了?”

    农烈一怔,感到不可思议地扫了大家一眼,感叹道:“看来范夫人真是厉害呀,连我的心思都看透了?说实在的,你们真的各具特色,但却少了方雅丹小姐的那种xìng感。”

    “当然,我都一把年纪了,不应该说这种话,今天我和议长阁下一块儿来,你

    们说起来都是一家人,我也就不把自己当外人,实话实说,说的不对的地方,千万别生气。”

    李倩倩笑道:“没有,没有,其实我也觉得有点美中不足,要不大法官阁下就替我们作主,让最高长官把方雅丹娶过来?”

    农烈哈哈一笑:“本来这个事我肯定要全力以赴的,问题是方雅丹小姐那天在广场上,好像接受了另外一个人的求婚。”

    “当然,以最高长官阁下如此他答应了别人的求婚,即便是他跟别人结婚,只要最高长官一句话,她肯定立马投怀送抱。”

    “现在的问题是,就怕最高长官阁下不愿意接纳她呀!”

    李倩倩笑道:“大法官阁下,我经常听最高长官说,过去在s国的时候,你们可是在一起出生入死,经常是在敌人的pào火之下,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你们之间可是无话不说呀?”

    农烈点头道:“这一点最高长官绝对没有说假话。”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你应该知道,当年我们的最高长官除了暗恋我之外,另一个暗恋的对象可就是方雅丹呀!”

    农烈一听,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轻轻的一拍桌子:“嗨,瞧我这记忆,看来真是老了。怪不得我看到方雅丹小姐的时候,总觉得很熟悉,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原来当年最高长官手机里,经常出现的两张照片,一张就是范夫人你,另一张就是方雅丹小姐呀?”

    李倩倩笑道:“大法官阁下,虽然这里你的年龄最长

    网

    新网址:

    ,可这么大的事你都忘了,证明你心里可没有最高长官,亏他把你当成了生死之jiāo,你说该怎么办吧?”

    农烈一下懵了,这样的话如果是和平绿洲联邦的人说出来的,那可就等于是挑拨离间,是要往他和范建明的关系里掺沙子呀!

    诺玛的父亲也是一怔,心想:这话也说的太重了一点吧?

    农烈一下子反应过来了,立即笑道:“哈哈哈,对不起范夫人,这是我的错,我自罚一杯!”

    诺玛的父亲吃惊地看着农烈,心想:人家都说出这种话,你还有心情喝酒?

    李倩倩则说道:“那可不行,你不能倚老卖老,别看你比我们年龄都大,在级别上,你和最高长官是平级的,我们也算是平辈,你不连喝三杯,今天你就算彻底得罪我了。”

    “好好好,三杯就三杯!”农烈这时侧着脸对诺玛的父亲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东方式的劝酒!”

    “哦——”

    诺玛的父亲看看农烈,又看看李倩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劝酒最高境界,自己不喝,却让别人连喝三杯?

    范建明赶紧说道:“这也怪我,上次方雅丹小姐来的时候,我没有特别跟大法官阁下介绍。来,我配三杯!”

    农烈微微一笑,又对诺玛的父亲说道:“下充当的角色就是酒保。”

    诺玛的父亲算是明白了,如果别人敬酒,范建明每次都陪,就算在座的都是范建明的朋友,也不可能继续再敬农烈的酒了。

    网

    新网址:

    现在诺玛的父亲才知道,为什么农烈去了一趟东方,就对东方的酒文化念念不忘,原来这酒桌子上还有这么多奥妙。

    这种酒喝起来,既有气氛,又有情感,尤其是坐在一个桌子上的人,只要敬上几杯酒,关系亲疏可谓是一目了然。

    他们两个连喝三杯,整个酒桌子上的人会心地笑了笑,之前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每一个人感觉到的都是暖暖的亲情。

    范建明这时才对农烈和诺玛的父亲说:“你们可千万别误会,上官小姐是冲我来的,今天她可是帮了我们联邦的大忙!”

    “哦?”

    范建明把上官悠然刚刚给艾琳娜打电话的时,告诉了他们两个,最后说道:“我还是在她的提醒下,才给外jiāo大臣去电话,让他联系一下另一个大国。”

    “现在好了,世界上三个大国,也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这两天将都要派大使过来,这可不仅仅是对我们道义上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会给v国造成无形的压力!”

    “太好了!”农烈说道:“我们就是听了外jiāo大臣的汇报,才匆匆忙忙赶来,正准备跟你商量一下,这些大使馆的选址问题,原以为只有东方和另一个大国派大使过来,没想到西方也同意派了。”

    范建明又说道:“还有两件令人振奋人心的消息。”

    “哦,”诺玛的父亲说道:“那你赶紧说呀,怎么还吊起我们两个老头子的胃口来?”

    李倩倩这是突然摁住范建明的手臂,笑

    网

    新网址:

    着说道:“最高长官刚刚说了,还有两件大喜事,两位阁下要想听的话,必须先喝两杯酒,不然……”

    农烈哈哈一笑,对诺玛的父亲说道:“你看看,劝酒的又来了!”

    诺玛的父亲点了点头:“佩服。不过话说回来,每次喝酒都要找到足够的理由和借口,这种喝法大有人情味了。我喝!”

    网

    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