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1988,时光俏 > 第545章 这是找便宜的爹?
    让欧阳轩去当“孩子”的爸,欧阳轩当然是不会去当的

    钱兰秀抹着泪说,她想着带着她妹妹去的,但是,医院在哪儿,她不熟悉

    还有,她也胆子有些小

    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所以,知道欧阳轩在城里,便想着过来找他壮壮胆子

    “都三个月了,再不去医院”钱兰秀又泪儿出来了。

    倒是钱兰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钱兰秀这个姑娘被人欺负了,怀上呢

    其实,钱兰清的“无赖”也是她保护自己的颜色

    她的肚子饿,是真的狼吞虎咽也是真的

    毕竟是真的饿了

    但是,内心也是不如表面那样

    钱浅抿了一口茶。

    “不叫那个男的去”欧阳轩沉着地问。

    “不行那个渣男才不会答应去的”

    钱兰清此时倒是站起来了。

    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不会答应你肚子里是他的孩子,不会答应”欧阳轩的语气也变坏了

    “他他会打人的”钱兰清哭了。

    一边哭,一边理起衣袖。

    胳膊手臂上,都是淤青。

    旧伤和新伤

    欧阳轩转过头,钱浅慢慢把目光移开。

    “我去找过他,他不承认,还很狠打了我不说,还打我姐”钱兰清抹泪,道。

    钱浅微微侧头,果然看到钱兰秀的眼旁有些淤青。

    刚才都没有注意看呢还挺明显的

    看见钱浅望过来,还不自由地手缩了缩,似乎,手也有伤的样子

    遇上渣男也是够呛的钱浅心想。

    “所以,你就出来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的便宜爹的理由”钱浅揶揄地道。

    “不是,不是这样的”钱兰秀红了脸,“我们姐妹只是胆儿有点小,想找个”钱兰秀也想哭了。

    毕竟,她也才十几岁啊

    “你该找你爸打回去”欧阳轩叹一声,道。

    “我爸我爸会打死我才对”钱兰清抽泣着。

    “也是,小小年纪不学好,也该打”欧阳轩又叹一口气。

    “嗯嗯”钱浅在一旁立马附和。

    欧阳轩回头望钱浅,唇角微微扬了扬。

    这个小浅,还以为比她们大很多是的

    好吧不管她比她们大还是小,他的小浅永远不会是这样的女子。

    自尊自爱纯洁可爱

    “我妹妹虽然有错,但是,错不致死啊何况,她也已经很后悔了”

    钱兰秀已老母鸡护小鸡一般,站在钱兰清面前,把钱兰清护在身后。

    欧阳轩瞟了一眼,神情很淡漠:“对不起,你们姐妹这事情,我还真的帮不上不过,假如没有钱去医院,都是同乡,借你一些钱,倒是可以的”

    钱兰秀也罢毕竟一起读书,怎么样的人知道。

    假如说,她被欺负了,被怀上了

    欧阳轩觉得,也许还会过去帮她找那个男人

    但是,这钱兰清

    欧阳轩上下打量一下。

    非主流的发型,染着金黄。

    衣服也是穿的衣不遮体的模样

    欧阳轩觉得,这个钱兰清他一看都不觉得是正经的女子,何况要欺负他的人

    嗯,他也就是看在钱兰秀的面子上,才让她进来坐上一坐,给点点心的

    不然,在路上,他理都不会理会,只当不认识

    对于欧阳轩的鄙夷,钱浅是

    “你妹妹还没有满十八岁吧那么,你就去告啊报警啊绝对能抓住那个男的,还能要到钱”

    钱浅倒是给提了一个好主意。

    钱兰秀也是一个识时务的。

    一听说钱浅和欧阳轩这样说,便拉起妹妹走了

    走之前,还道谢着,说着,这顿吃的,以后她给钱

    “没事,我们请你们呢”钱浅道。

    “不好意思,等我们姐妹有钱了,我们也过来请你们”

    当钱兰秀如此说的时候,少女朦胧的情愫已经被她压进了心底。

    她甚至没有再看欧阳轩一眼,便离开了

    欧阳轩瞧着她们姐妹走,倒还是有些不放心了。

    “她们两姐妹会不会被欺负啊”

    “她们是四姐妹呢”钱浅淡淡地道。

    “四姐妹你怎么知道的”欧阳轩奇怪地问钱浅。

    “她们说的”钱浅随口胡扯道。

    “哦,听说她们四姐妹都在那边的工厂里做工呢”

    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欧阳轩也忍不住叹息。

    他呢

    他要不是遇见钱浅一家人,要不是张老三伯伯收养,现在,大约也是早早出来打工的模样了。欧阳轩如此想着,回头又瞧见钱浅站在一旁笑吟吟,一脸精灵顽皮的神情,带着天使的模样

    这一次,钱浅和钱兰秀的相遇后,又过了半个月,高中都快开始的时候。

    a市开始兴起了服装业。

    钱浅盘了两个门面。

    欧阳轩碰上了一位赖租的。

    钱浅的房产还是不少的

    这些年来,她的钱几乎都是用在买房买地上,欧阳轩也炒股赚来的钱,也跟着买了一两块地。

    那个地儿,他出租给了一家小作坊。

    这小作坊房租到了没有教。

    欧阳轩过去的时候,小作坊的人已经跑光了,就一浓妆艳抹的女人在哭。

    当欧阳轩如此说的时候,钱浅也跑过来看热闹了。

    路边有人在指指点点,说,作坊被查,老板被抓

    这个作坊被查,不是说,无证经营被查,然后,被抓

    此时,a市也刚刚发展,像这些作坊,小厂子刚刚冒出来

    基本都是无证无业的

    对于这些无证经营,最多罚款,责令整改和办证,绝对不会抓人

    这个小老板被抓,是因为小老板砍人了。

    砍奸夫

    这家女人傍上了一个男人,给自家男人戴绿帽子。

    男人常常在外面跑业务的,火气也大

    于是,前几天回来,恰恰好看到他老婆和那个男人在你侬我侬的,于是,他操起菜刀,就把那个男人给砍伤了

    于是,便被抓了起来。

    照道理说,小老板被抓,这作坊就是老板娘和她的情夫的了

    可怜的前夫

    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

    这个女人正想着霸占着小作坊,和情夫双宿双飞的时候,情夫骗钱骗财,挥挥手,一声道别都不留,就走了

    这一下好了

    这流通的资金全部被情夫卷走,这小作坊也就开不下去了

    工人也走光了,就留下一个老板娘

    咳咳,也就是现在坐地上哭的这个。

    今个儿,欧阳轩过去要房租

    人被抓的事儿,欧阳轩是知道的。

    当时,警察来的时候,他还有过来的呢

    不过,就是没有告诉钱浅罢了

    今个儿也不是第一次过来要房租。

    :。:

    提示:浏览器搜索书名完 本 神 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