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天下剑宗 > 第0048章东海之中的死尸
    当初李奇锋在离开巨石城之时,正大光明的冲入到风雨侯府之中直接以雷霆手段击杀了郭冬雷,既算是为巨石城的百姓铲除了一个祸患,还是求得了一个心安,了解莫爷的一个心结。

    斩杀郭冬雷之后,李奇锋便是以最快的速度的赶往剑宗,未再去理会剩下来的事情会如何发酵,要知道郭冬雷可是的帝国册封的封疆大吏,一直固守着巨石城,突然被人斩杀,巨石城可谓是陷入到了动荡之中,尤其是郭冬雷的手下的那几位大将,都各怀心思,开始在城中疯狂的搜寻,却是未找到李奇锋半点踪影国不可一日无君,城不可一日无主,郭冬雷生前之时,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对于自己手下的将军都是以均衡的姿态对之,他死去之后,实力相互都差不多的几位将军看都是想要争着坐上城主之位,一时之间,闹得不可开胶。

    不过到最后,几位内斗的将军谁也是没有坐上城主之位,新的城主来自于帝都,乃是龙越派遣而来的。

    常言道: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尽管高川海是奉皇命而来,却是孤身前来,除去那一匹赶路累的半死的战马,就是一杆大戟为伴了。

    面对着高川海的到来,巨石城的四位将军居然罕见的联起手来,一致对外,处处与高川海作对,如此之下,高川海虽然顶着城主的帽子,却是没有多大的权利。

    不过,这高川海也不愧是敢孤身前来的狠人。

    面对着四大将军的联合抵制,高川海在巨石城最为豪华的海宴楼之中宴请四位将军,吃饱喝足之后,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四大将军,直接是一戟挑死了叫嚣的最为厉害的杨国栋,然后连带的将其手下的几十号人一口气击杀,然后将大戟落在第二位林啸天的肩上,只要稍一用力便是可以斩杀他的性命。

    林啸天也号称是一号猛人,却不知道为何面对着高川海的大戟直接是身子软了,当下直接是跪倒在地求饶。

    据后来林啸天身边的人说,当初在酒楼之中,换做了是谁也是不行,高川海的眼眸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好像是绝世凶兽的目光,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高川海坐稳了巨石城的城主之位,城中的局势也是从动荡逐渐的转变向平稳。

    相对于曾经郭冬雷的暴虐,敛财,高川海的治理则是很温和,积极的发动城中的百姓开采东海之中的财富,也从来不多手利税。

    一时之间,城中的百信无不歌颂高川海。

    寻到一件很是普通的客栈,李奇锋等决定暂时歇脚。

    现在正是下午时分,许多出海打捞的人都是纷纷返回,这间客栈之中也是变得很热闹,客栈大厅之中,坐满了带着浓浓的海腥味,神色兴奋的渔夫们,他们还高卷着裤腿,神色飞扬的讨论着一日之中的收获。

    李奇锋,独孤晨,藏山与裁缝坐在的一处角落的位置,等待着饭食上来。

    四周纷纷的议论之色传入耳中,李奇锋的神色之中没有丝毫的厌烦之色,相反的是听得很是认真。

    忽然之间,不远处一桌人的议论之色让李奇锋不由的让李奇锋的心神一震。

    一位皮肤黝黑的汉子的神色之中全然没有其他人那样的兴奋之意,神色有些恼怒的说道“真他妈的晦气,我一网子下去,鱼倒是没有捞到多少,倒是捞出来一具尸体,尸体已经被海水泡的腐烂,闻着味道便是让人作呕。”

    话语刚刚落下,又有着一道声音响起,说道“最近不知道咋回事捞到尸体的可不仅仅是你,昨天的时候老王也是捞起了一具,当时他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去城主府之中保案,城主府之中仵作告诉他,那具尸体死了有两三日了,浑身上下全部是刀伤,五脏肺腑也是被的绞杀的粉碎不过那具尸体不是来自于巨石城,据说是从上流漂浮而来的。”

    “找你照样说,那尸体岂不是来自于那瀛洲”

    “这个倒是不确定,除去瀛洲可还有蓬莱州呢。”

    “哎你们不知道实情,我的兄弟在城主府之中当差,根据他的说法现在城主府之中接到报案的尸体至少有三十具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世道是怎么了城主府也是一直未做回应,这其中肯定是有玄机啊。”

    “”

    一时之间,客栈之中的讨论的主题全部聚焦到了东海之中的死尸之上的。

    李奇锋的眉头不由的微微皱起。

    独孤晨的神色则是变得无比的难看。

    “看来独孤城之中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啊。”

    藏山缓声说道。

    裁缝将杯中的茶水喝尽,说道“看来那片大陆的确是要做些什么事情了。”

    藏山的面色一沉,说道“狼子野心,真的是该死。”

    裁缝点点头,忽然之间,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欣喜之色,说道“有位老伙计来了。”

    藏山的神色微微一变。

    裁缝的神色之中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老伙计,既然来了一起歇息吧。”

    言语方歇。

    一道身影走来,一身黑色的长袍,木簪挽起花白的长发,肤色看起来略微的黝黑,却是棱角分明,若是时光倒流二十年,恐怕他也是一位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吧。

    藏山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不修边幅了几十年,却是没想到在这一刻收拾的如此得体。”

    齐岳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缓缓落座,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摇摇头,神色之中露出一丝不满之意,说道“这茶喝起来索然无味,应该喝酒。”

    藏山点点头,说道“小二,上酒。”

    裁缝注视着齐岳,缓缓的出声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出手了,这一次”

    齐岳摆摆手,说道“不要多言语,好好喝酒,喝好了酒,咱们一起去赴死。”

    藏山的手中的动作不由的一滞,旋即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缓缓的点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