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天下剑宗 > 第0379章身份的真假
    鹰长空原本怀疑是朱长烈背叛了他,为了阻止他的行为,将玄策长老搬出来强行阻止他,可此刻注视着朱长烈疑惑的目光,鹰长空内心之中的怀疑顿时消失。

    仔细的琢磨一下,鹰长空缓声说道“既然不是你,那会是谁呢”

    朱长烈也在仔细的琢磨着,到底是谁,居然可以请动玄策老祖来阻止鹰长空的行为。

    片刻之后。

    鹰长空的目光看向朱长烈,神色之中带着一丝愠怒,缓缓的出声道“于萱”

    朱长烈的眉头皱起。

    这个名字他也是想到了,可是他想不通为何要阻止。

    正当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大庭之外。

    鹰长空目光如剑,看向大庭之外。

    “什么人进来”

    一道怒吼之声传出。

    鹰长空的面色变的铁青。

    李渔进入到大庭之中。

    拜见两位宗主。

    鹰长空的目光一凝,道“你可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李渔的身躯一颤,神色之中露出一丝惶恐,说道“弟子不是有心的,是有要事要禀报的。”

    鹰长空道“什么事情”

    李渔出声道“是关于白衣客的事情,我怀疑真正的白衣客已经死了,现在的白衣客是假的,他在观音宗之中有不轨之心。”

    鹰长空的双目之中,寒光更甚。

    “白衣客,就是碧霞宗之中的那个长老”

    鹰长空出声道。

    朱长烈点点头,说道“没错。”

    鹰长空的目光看向李渔,说道“你确定白衣客是假的”

    李渔点点头,说道“我非常确定,这白衣客曾经是我师父,我对他的一言一行自然是非常的熟悉,可是现在他做的一切行为都与曾经有着很大的差异我敢肯定他是假的。”

    鹰长空看了一眼李渔,沉声道“雷山,你去将那白衣客带到我这里来。”

    “是”

    大庭之外,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紧随着破空之声响起。

    “到底是真是假,等一会儿事情自然可以知晓。”

    鹰长空语气冰冷的道。

    白头山。

    李奇锋正沉浸于念力修炼之中。

    念力在身躯四周宛如无形的潮水缓缓的流动着。

    忽然之间,李奇锋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肃杀之气。

    白头山之上都是观音宗的杂役,定然是不会存在如此大的肃杀之气,肯定是来了外人。

    收手,停止修炼。

    一道身影出现在李奇锋的屋子之外。

    “白衣客,出来跟我走一趟。”

    冰冷的声音传来,没有丝毫的情绪。

    “既然来了,进来喝一杯茶水可好”

    李奇锋笑着说道。

    “鹰长空宗主有请,希望你可以快点。”

    外面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奇锋的身躯一动,走出屋外。

    面对着身躯高大宛如小山岳一般的雷山,李奇锋顿时感觉到了强大的威压。

    “请”

    雷山沉声说道。

    李奇锋道“好。”

    进入到大庭之中。

    鹰长空注视着李奇锋,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李奇锋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疑惑,说道“我是白衣客。”

    鹰长空道“你不是白衣客,你是假的。”

    李奇锋的神色之中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说道“这人还有真假之说吗”

    鹰长空出声道“人是没有真假,可是身份却是有真假。”

    李奇锋笑着道“宗主想要说什么尽管言明便是。”

    鹰长空厉声道“有人告诉我你冒充了白衣客的身份,来我观音宗图谋不轨。”

    李奇锋顿时一乐,笑着说道“宗主还真的是信了”

    鹰长空道“信与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

    李奇锋点点头,说道“这倒是个事实,那么我想知道是谁揭发的我”

    鹰长空道“你的徒弟李渔。”

    李奇锋笑着道“我可是有着一个好徒弟啊。”

    鹰长空道“此话怎讲”

    李奇锋道“我白衣客也该是倒霉,有了李渔这样的好徒弟,算计来算计去,最终还是毁在了自己徒弟的手中。”

    鹰长空的眉头一皱,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奇锋笑着说道“观音宗不是有一个马连魁长老吗你可以问一下他,你会知道许多真相。”

    鹰长空的面色一沉,道“雷山,你去。”

    “是”

    沉闷的声音再次传出。

    李奇锋笑着道“还望宗主耐心的等待一下。”

    片刻之后。

    神色忐忑的马连魁出现在大庭之中。

    见到李奇锋的瞬间,神色忐忑的马连魁的神色顿时一变。

    鹰长空的眉头不由的一皱,马长老的神色细微变化尽是被他收入视线之中。

    “马长老,你与李渔合伙做了什么事情,细细说来。”

    鹰长空面色冰冷的道。

    马长老的神色顿时变得很是忐忑。

    “讲你只有一次机会。”

    朱长烈轻声说道。

    马长老的神色之中顿时露出一丝惶恐。

    “宗主,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马长老的神色变的很是惶恐,跪倒在地,出声说道“我不该伙同李渔侵吞属于白衣客的奖励。”

    朱长烈的面色顿时一沉。

    鹰长空站立的身躯顿时一颤,厉声说道“你居然敢做这样的事情。”

    马长老出声道“宗主,我也是一时被猪油蒙了心,真的不是故意,我现在就回去将侵吞的东西还给白衣客,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鹰长空倒吸一口冷气,说道“你也是观音宗的老长老了,居然是如此的愚蠢,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先回去吧,之后怎么处罚你我会让纪律堂的人告诉你。”

    马长老的身躯顿时软瘫在地。

    “滚”

    鹰长空加重了语气。

    马长老几乎是以连滚带爬的方式离开的。

    李奇锋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说道“这下可以说明有些事情了吧”

    鹰长空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出声道“的确可以说明一些事情,可是这也未必可以说明你的身份是真的。”

    李奇锋点点头,道“让李渔出来吧。”

    鹰长空面色阴沉的道“出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