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天下剑宗 > 第0202章观音宗的灭亡(上)
    对于悬山寺拿出的态度,桂圆显得很是满意。

    以一人之力对抗整座悬山寺,桂圆能够胜出,甚至是给老如来带来了不小的创伤,这出乎于李奇锋的意料之外,这让他对桂圆的实力也是更加的钦佩起来。

    老如来的神色之中十分的平静,对着桂圆行礼。

    此刻。

    尽管他的心中万般的无奈,可是他不得不遵守约定。

    桂圆还礼。

    所谓礼尚往来,大概便是这个样子。

    目光看向李奇锋,桂圆的神色之中露出一丝笑意。

    李奇锋也是没来由的笑了起来。

    桂圆说过,有没有想法在这片大陆创建剑宗。

    李奇锋自然是有了这样的想法。

    既然是有了想法,就该去付诸行动。

    桂圆今日要求让悬山寺关闭山门五年,其目的就是为了为剑宗的到来创建一个良好的环境。

    老如来的心中很是不解。

    他心中承认,桂圆的实力的确很是强大,对于佛法也是无比的精深,可是即便是如此,悬山寺也不至于他的一言便关闭山门,这对于一个超级实力来说无疑是一件十分丢脸的事情。

    可是。

    既然有人出言答应了,他也不得不遵从,可是他的心中的十分不解。

    他需要一个解释,准确的说他需要一个理由。

    灰袍僧人依然在擦洗着供桌。

    老如来在悬山寺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是此刻,他悄然无声的站立在佛堂之中,神色之中没有丝毫的不悦,低眉顺眼,耐心的等待着。

    将手中的抹布放入铜盆之中。

    灰袍老僧的目光看向老如来,轻声问道“你来做什么”

    老如来轻声说道“我的心中有疑惑。”

    灰袍老僧说道“心中有疑惑你自己去解答就好。”

    老如来轻声说道“我来就是为了寻找答案。”

    灰袍老僧蹲下身躯,不断的清洗着抹布,轻声说道“这里也没有答案,时间会告诉你答案。”

    老如来的眉头微微皱起。

    灰袍老僧语气停顿了一下,说道“你觉得那个人的佛法实力如何”

    “很强。”

    老如来吐出两个字。

    灰袍老僧点点头,说道“仅仅是靠着一个滚字便是破除了悬山寺弟子的心境,绝非是很强可以形容的。”

    老如来未言语。

    灰袍老僧继续擦拭供桌,说道“回去吧。”

    老如来行礼,转身离去。

    落凤峡谷之中。

    陈尘下坠的身躯被陶潜接住。

    不过,陶潜现在只有一条手臂,下坠的力量很大,陶潜只能是尽力的伸展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的身躯当做一个肉垫来接住陈尘。

    陈尘压在陶潜的身上,陷入到昏迷之中。

    陶潜连续吐出三口大血,将压在身上的陈尘掀开,然后将几枚丹药塞入陈尘的口中,然后喘了一口气,用一只手臂将陈尘固定在自己的脊背之上,背着他离开。

    古冷的尸体落地。

    他的尸体已经是分成了两半,看起来无比的残忍。

    一代声名显赫的观音宗宗主却是如此狼狈的死去,还真的是一种莫大的嘲讽。

    树倒猢狲散。

    见到古冷已死,附属宗门的人心中不由的暗自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幸好他们发现形势不对的时刻,选择了置身事外,否则现在死去的可能是他们。

    古冷死了。

    观音宗的人心也就散了。

    南宫长宏风尘仆仆而来。

    注视着观音宗的颓败之势,不由的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口鲜血之中蕴藏着观音宗几十年独占江湖鳌头的风气彻底的丧失。

    没有丝毫的犹豫。

    南宫长宏转身便是离开。

    决绝无比。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多行不义必自毙。

    一直独占江湖鳌头的观音宗做梦也是没有想到会砸到灭顶之灾。

    天盛帝国的五万精锐之师已是将观音宗围的水泄不通。

    箭如雨下。

    破城弩不停的发出咆哮之声,婴儿手臂一般粗的弩箭破空而出,即便是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也是不敢轻易应对。

    负责围杀观音宗是天盛帝国新晋的权贵向天阙。

    他是李基一手提拔上来的将领,对于李基的命令再是不折不扣的执行。

    注视着观音宗坍塌的山门,向天阙的神色之中无比的冰冷。

    曾几何时。

    观音宗乃是压在天盛帝国之上的巨大山岳,根本是无法推动的山岳。

    可是。

    现在。

    他居然是亲自带兵摧毁这座大山,心中的畅快根本无法言语。

    现在的观音宗精锐尽出,剩下的不过是一群新入门或是修炼还未进入先天之境的弟子,此刻面对着漫天箭雨,破城弩的无情的宣泄,只有仓皇逃命的份,可是观音宗已是被重重包围,他们根本无法可逃。

    不过。

    也有些聪明的观音宗弟子,不顾观音宗的规矩,向天台山逃去。

    天台山乃是观音宗最后的挣扎,也是观音宗的最强底蕴。

    天盛的大军缓缓的推进。

    逐渐朝着天台山完成包围。

    向天雄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右手举起,然后重重的挥下。

    利箭再次攒射而出。

    紧随而来的破城弩再次咆哮起来。

    利箭无情,瞬息之间,那郁郁葱葱的天台山变得千疮百孔,弩箭无情的钉入那坚硬的石壁之中,细小的石子不断的滚落。

    时不时之中,有着哀嚎之声传出。

    那是躲藏在天台山之上的弟子。

    一道尖锐的啸声传出。

    一位衣衫褴褛,满头白发的老者破空而出。

    周身席卷着强大的内力。

    将攒射而去的利箭格挡了下来。

    向天雄的眉梢一挑。

    无需他下令,二十八架破城弩全部瞄向白发老者。

    连续的怒吼之声传出。

    二十八根弩箭,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冲杀向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的面色一沉。

    双手之中爆发出恐怖的威势,手掌连续拍出。

    连续拍碎九根弩箭。

    白发老者再也是无法承受,身躯连续翻滚,好像是在水中穿梭的鱼儿,躲闪而过。

    不过。

    还未等到他全部躲闪而过,下一轮的弩箭又至。

    这完全是不给喘息的机会。

    一声怒吼之声传出。

    老者双手拿捏住了两根弩箭,横扫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