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03章 好久不见
    夜色中,北河的身形从半空划过,一路向着不公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他已经遁行了数日之久,远离了丰国跟周国交界的那片火熔岩断层。

    当日将那位周长老的神魂给灭杀后,他终于知道这些陇东修域的修士的阴谋诡计。

    那九九隔元阵,乃是一种封禁阵法。只要将此阵给布下,并将不公山护宗大阵的阵眼给罩住,那么不公山的护宗大阵就会失去效用。除非是将那九九隔元阵给破开,否则护宗大阵就无法开启。

    这九九隔元阵看似没有什么太大的威力,但是试想一下,如果陇东修域的人突然杀来,而关键时刻不公山的护宗大阵失去作用,那么陇东修域的人,就能毫无阻碍的冲入不公山中。

    这就像当初在伏陀城一样,伏陀城的护城结界被轰开之后,两股兽潮顷刻间就冲入了城中,给伏陀城造成了难以想象的损失。

    按照北河的念头,他可不想卷入陇东修域跟西岛修域之间的漩涡当中。

    眼下的他之所以会前往不公山,是为了将当初他藏在宗门内的那两只储物袋给带出来。

    那两只储物袋中,有着他最为贵重的宝物。

    就比如那一批邪皇石,还有那张魔渊通行令等物,都在其中。

    只要将那两只储物袋给带出来,那么他就可以安心修炼了。

    陇东修域的人随时可能跟西岛修域开战,如果战火蔓延到了不公山,那到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将那两只储物袋给带出来。

    数日后,北河的身形出现在了不公山的外围。看着前方跌宕起伏的山峦,他没有任何迟疑,踏入了其中。

    对于不公山的困阵跟幻阵,他已经极为熟悉了,所以轻而易举的就穿过了两座阵法,来到了一座矮山的山脚下。

    眼下正值夜晚时分,北河脸上还带着那张古武面具,用以增强自己的五官感应。他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异常后,就来到了一株大树面前,将一株小树苗给拔了起来,并就地挖掘。只是向下挖了三尺深,北河就从中挖出了两只储物袋。

    只见他神色一喜,将储物袋挂在腰间后,将原地给简单的掩埋了一下,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北河抬起头来,看向了七品堂的方向。

    原本他还想悄悄潜入七品堂,将他的那株花凤茶树给挖走的。但是想了想后,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踏入宗门就被彦玉如从给撞见,那这一次他就彻底没有办法脱身了。

    不过就在北河准备就此离去时,他又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吴悠悠此女胆敢利用他,虽然他不是此女的对手,但是他却知道了此女是陇东修域的人这个秘密。

    如果这个秘密被不公山的结丹期长老知晓,恐怕此女只有死路一条。

    “哼”

    思量间北河一声冷哼。

    只见他身形一动,向着某个方向掠去。最终他来到了另外一座矮山前。

    他眼前的这座矮山极为陡峭,正前方是一堵数十丈高的垂直悬崖。

    这悬崖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不过在七品堂还有药王殿的某些山头,都能够隔着遥远的距离,一眼看到这座悬崖。

    来到此地后北河四下一看,并未发现任何人影。

    于是他翻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三尺铁棍,接着腾空而起,来到崖壁正上方。北河将三尺铁棍当做刻刀,在崖壁上刻画了起来。

    不消多时,随着他的不断刻画,其身形已经慢慢下降到了崖壁最下方。

    北河将三尺铁棍一手,抬头就看到了这面崖壁上多出了六个大字。

    “吴悠悠是奸细”

    做完这一切后,他身形一动向着来时的方向掠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想来第二天一早,不公山的诸多弟子,都能看到崖壁上的这几个大字。那时候,此事就无法遮掩了。

    不管真假,宗门长老都会严查吴悠悠此女。而眼下这种敏感时刻,恐怕吴悠悠是禁不住细查的,极有可能会露出马脚。那时候他甚至不用动手,也能借刀杀人将吴悠悠此女解决。

    这就像当初彦玉如在给他的东西上面动手脚,他转而将此女的意图直接告知跟她有仇的澹台卿,同样是借刀杀人。

    而不出北河的所料,第二天晨时一到,不少不公山的弟子,就发现了远处那堵以往干净的崖壁上,多出了六个字。

    并且这一幕还立刻引起了化元期修士的注意,立刻将此事禀告给了结丹期长老。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公山高层对于此事自然是极为重视。因为这不像是一个玩笑,也没有人会开这种玩笑。

    立刻有密信传到了海域上的不公山结丹期修士处,接下来就是对吴悠悠此女的一番详细盘查了。

    恐怕吴悠悠也没有想过,那位周长老会落在北河的手中。而且为了保住性命,此女甚至全盘托出,将诸多的秘辛都告诉了北河。

    早已离开不公山的北河,可不知道他在崖壁上刻下了那六个字后,会发生什么。当他再度出现时,已经是在岚山宗了。

    虽然当初吴悠悠发现他的地方,就是在岚山宗。但是此女应该不会想到,他一直藏匿在这座山峰中的,只会认为当初在此地发现北河,是一个巧合。

    当然,北河会回到此地,是因为除了回岚山宗之外,他也没有第二个去处了。那株黑冥幽莲还在此地,此物是他突破到化元期的唯一希望。

    当踏入岚山宗之后,北河没有立刻前往黑冥幽莲所在的石室,而是围绕着岚山宗转了一圈。

    让他松一口气的是,他并未发现那吴悠悠的踪迹。于是他才前往了黑冥幽莲所在的石室。

    当北河踏入石室中,只见他神色微变,他一眼就看到了在寒潭的边沿,放着一套黑色的衣衫。

    不过随即他就微微松了口气,脸上还露出了一抹笑意。这时他盘膝坐了下来,陷入了打坐调息。

    他并未等待太久,寒潭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个气泡。下一息只听“哗啦”一声,随着水花溅起,一道倩影从寒潭中掠了出来,站在了寒潭的边沿。

    仔细一看,正是冷婉婉。

    眼下的此女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羊脂美玉一般的肌肤,还有诱人的身段,彻底呈现在北河的面前。

    但是这一刻的北河却双眼紧闭,似乎依旧陷入打坐调息中并未苏醒过来。

    冷婉婉看了北河一眼,此女便捡起了地上的衣衫,套在了身上。

    与此同时,北河也睁开了双眼,二人目光对视。

    两人微微一笑,异口同声道:“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