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卧龙神婿 > 第十一章:欺负她,不行!
    卧室里,魏璎落不可思议地看着在旁边悠闲看书的沈坚。

    "你怎么知道魏江云那份合同是假的"

    就在刚刚魏老太太专门打电话来叮嘱她们一家,这件事决不能外传否则家法伺候

    虽然没有明说,但老太太的态度毫无疑问的说明,魏江云真的欺上瞒下,胆大包天。

    其实一开始,魏璎落还将信将疑。

    但事情确认之后就极其震惊。

    要知道,连奶奶都差点被蒙骗过去,沈坚明明在家里,却一语道破

    "我不是说我有朋友在云琅基金么"

    沈坚淡淡地笑道。

    这话当然是说给魏璎落听的。

    实际上,在昨晚他知道魏江云要去云琅基金时,就已经通知过郝飞,决不答应。

    原因很简单。

    这些年,魏江云羞辱魏璎落的次数还少么

    以前,是我窝囊,是我废物。

    可是现在,我在爷爷灵位下发过誓,一定要好好照顾魏璎落。

    你魏江云欺负我可以,但是,你欺负我女人

    决不能

    所以在听魏国华提起这件事时,沈坚立马知道魏江云肯定是造假。

    更可气的是,原来这家伙之所以卡魏璎落的资金,就是为了充当自己谈的投资

    也就是说,他其实一早就打定了主意。

    要巧取豪夺,坐享其成

    其实,魏江云并不知道,沈坚对他已经手下留情了。

    魏江云谈下投资这件事,如今早已传遍整个洛城。

    云琅基金洛城分部自然也收到了消息,而他们也算是外界唯一知道这是假合同的人,为此郝飞还专门打电话来请示沈坚需不需要公开辟谣甚至给魏家寄律师函。

    但沈坚终究还是心软了。

    消息一旦公布,魏江云必定身败名裂从此再无翻身之地。

    这一点,沈坚不在乎。

    可魏家必定受到牵连,以后在洛城定然再也抬不起头。

    那样,魏璎落肯定会很伤心难过。

    而这,是沈坚最不愿看到的。

    "可是当时没见你打电话啊。"

    魏璎落满脸困惑。

    "而且你昨天晚上也说他一定拉不到投资你就这么肯定"

    "额我朋友说他们一般一个月只会选择一个项目,所以魏江云今天突然拿到投资肯定有诈,而且他拉的投资是八百万,你被卡的资金刚好也是这个数目,这么凑巧,肯定有问题吧。"

    沈坚笑笑。

    魏璎落的目光逐渐变得异样。

    "原来你这么聪明。"

    沈坚微微一愣。

    "怎么了"

    "没什么,这是两年来第一次有人夸我。"

    沈坚满脸笑意,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魏璎落有些愧疚。

    原来,他这两年过得真的很艰难。

    哪怕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可在他听来却是像蜜一样甜。

    "其实,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挺好的。"

    魏璎落低声说道。

    "真的吗"

    沈坚眼里充满兴奋,一把握住她的手。

    恰巧这一幕被路过的李白蕙看见,当时就勃然大怒,拎着衣架就冲了进来。

    "王八蛋给你几天好脸色是不是就翅膀硬了,竟然敢对我闺女动手动脚老娘活劈了你"

    这声怒吼吓得沈坚连忙松手,魏璎落也是一脸窘迫,赶紧拦住李白蕙。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樱落,这事儿你别拦着这个小王八蛋,老娘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说不定哪天晚上他就爬到你床上了我可不能让他毁了你"

    一时间,沈坚被李白蕙撵得鸡飞狗跳,狼狈不堪。

    魏璎落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魏国华也被这番动静给惊动了,出来看得满头雾水。

    "魏国华,把这兔崽子给我逮住,老娘今天要剁了他的手居然欺负我闺女"

    "什么"

    魏国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一听这话,也是气愤难当,挽起袖子满脸怒容地骂道:"你个臭小子真特么是白眼狼"

    说着,也冲了上去。

    正好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爸,妈,别打了有人来了"

    魏璎落趁机喊道。

    李白蕙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没好气地吼道。

    "谁啊"

    "我魏江云,赶紧开门"

    几人都是一愣。

    这家伙怎么找上门了。

    但沈坚心中却跟个明镜似的。

    他早就知道魏江云肯定会找上门,因为那件事要解决,只有这一种办法。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开门"

    李白蕙瞪着沈坚,余怒未消。

    沈坚低着头走到过去,刚打开门就看到魏功成魏江云父子一脸高傲的站在门口。

    "呵我说怎么等半天呢原来是狗来开门啊"

    魏江云看也不看沈坚一眼,冷笑着说道。

    随即便要走进去。

    没想到沈坚上前一步,直接挡住去路。

    淡淡地说道:"让你们进来了么"

    "好狗不挡道,滚"

    魏江云眼珠一瞪,直接把沈坚撞开,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不仅眼睛到处瞟,还一脸嫌弃:"就这种破地方你们也住得下去跟垃圾场有什么区别"

    魏国华一家脸色极其难看。

    不可否认,他们住的地方,在整个魏家来说,都是最差的,而这个电梯公寓还是用魏国华攒下来的钱贷款买的。

    没办法,在魏家人微言轻,自然和其他人没法比。

    "呵呵,我说五弟啊,你要是条件困难就跟我们说嘛,大家随便省点烟酒钱,也能给你凑出个小跃层嘛,不然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哥几个欺负你这个弟弟呢"

    魏功成满脸堆笑。

    可谁都听得出他话里的讥讽之意。

    魏国华轻哼一声。

    "大哥,这些事就不劳你操心了说吧,上门来有什么事"

    他也不是软骨头。

    只是在魏家,没他说话的份儿。

    论能说会道,讨魏老爷子欢心。

    魏国华比不上大哥二姐。

    说做事经商,为魏家赚钱。

    他又比不上三哥四哥。

    偏偏自己女儿还嫁了个窝囊废。

    哪怕魏国华不甘心,可又能怎么样

    还不是只能认了。

    "呵呵,五弟啊,瞧你这话说的多生分啊难道大哥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当然,也确实有件事想找你们商量商量。"

    魏功成笑道。

    但心里却火冒三丈。

    妈的,要不是因为魏江云自己作死,让他来这里

    别说这辈子,就算是下辈子,求他都不会来。

    说着,魏功成朝魏江云使了个眼色。

    "就是让魏璎落到时候在公司大会上说一下云琅基金的投资其实是两个项目,有一个是我在负责。"

    魏江云斜靠在沙发上,完全是一副命令的口吻。

    "哟多新鲜啊"

    李白蕙大笑道。

    "怎么着,自己的事情败露了,就跑来找我们樱落当挡箭牌魏江云,你可真是聪明啊"

    魏功成父子脸色一变。

    他们怎么知道

    随即,魏江云拍桌子骂道。

    "妈的,果然是你们去奶奶那儿打小报告"

    "喂魏江云,嘴巴放干净点这里是我家"

    李白蕙也不怵。

    平时这两父子没少给她们家穿小鞋,今天有把柄落在自己手上,没收拾他们就不错了。

    上门求人还这么嚣张

    真把老娘当成软柿子了是吧

    "哼我告诉你们,今天我来不是跟你们商量的,是来通知要是你们不答应,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魏江云丝毫没有把自己五叔一家放在眼里。

    语气极不客气。

    "魏江云,你别太过分"

    魏璎落娇声呵斥道。

    她简直搞不懂自己这个堂哥怎么可以不要到这种地步。

    抢了她的资金,伪造合同,还振振有词

    "哼我过分"

    魏江云冷笑一声。

    "洛城谁不知道那云琅基金的投资有多难谈,就凭你魏璎落居然也能谈成说不定就是走了后门,把他们的负责人伺候舒服了才同意的"

    "说什么呢你王八蛋"

    魏璎落气得羞愤难当。

    魏国华夫妇也是蹭地站了起来,脸色极其难看。

    "魏江云,我警告你话不能乱说"

    "我乱说你们出去打听打听有多少人在传外面可都说魏璎落给他的废物老公戴绿帽子呢是吧,沈坚,哈哈哈"

    魏江云放肆地大笑。

    "你再说一遍"

    一直没有开口的沈坚,此时突然说话,声音异常冰冷。

    眼中更是带着寒芒。

    "没听清我告诉你,洛城所有人都知道,你沈坚,不仅是个废物,还是个绿毛龟"

    啪

    话音未落,沈坚一个健步上来,抡圆了胳膊直接抽了上去。

    魏江云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掌印。

    在场的所有人都蒙了。

    没有人想到一贯逆来顺受的沈坚竟然出手打魏江云

    "我说过,欺负我可以,但是欺负魏璎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