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卧龙神婿 > 第一百五十三章:好女婿
    沈坚在房间里没有等多久。

    包厢门再次被推开。

    那个女人带着几个男人走了进来。

    这些男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

    但个个脸上都带着嚣张的神情。

    当他们看到沈坚时,也微微有些诧异。

    其中带头的男人留着子弹头,穿着带铁链的牛仔裤。

    极其嚣张的走到沈坚面前。

    "钱呢"

    子弹头左右瞧了瞧。

    发现沈坚并没有带背包之类能装钱的东西。

    "这么急着要钱那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沈坚轻笑一声。

    子弹头微微皱眉。

    "小子,你少耍花招,不然这地方可是有来无回。"

    "说得这么厉害呢我还真没有碰到这种地方。"

    子弹头打量着沈坚。

    忽然问道:"你跟那老小子什么关系啊"

    "他是我老丈人。"

    沈坚答道。

    那几人对视了一眼。

    显然没有想到魏国华居然会叫自己女婿来。

    "哈哈哈那老小子该不会是个傻帽吧居然叫自己女婿来"

    "我看他跟个怂包一样,那天动手他连个屁都不敢放。说不定他这女婿也是个怂包"

    "诶,那怂包不是说他们是魏家的么这人该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魏家废物女婿吧哈哈哈哈"

    几个小混混尽情地嘲笑着。就连那个女人也跑过来靠在沈坚肩上。

    "哟,小帅哥。原来你就是那个窝囊废啊看样子不像啊,该不会是某方面不行吧哈哈哈"

    面对对方的冷嘲热讽,沈坚丝毫不放在心上。

    他站起身,稍微整理下衣服。

    "你们不是来拿钱的吗我是谁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不不,拿钱是一方面,但能看到大名鼎鼎的窝囊废也算是长见识了"

    子弹头捧腹大笑。

    瞧他那模样,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沈坚摇了摇头,露出不屑地笑容。

    子弹头见状问道:"谁让你笑的"

    "难道我不能笑么"

    沈坚很是奇怪。

    笑也有错

    "你这种废物有什么资格跟我们一起笑"

    子弹头刁难道。

    "那我应该哭"

    "老子叫你干什么,你才能干什么"

    沈坚的态度让子弹头很是不爽。

    "切,白痴。"

    沈坚冷笑道。

    子弹头勃然大怒。

    "妈的,你还敢骂老子是不是活腻了老子今天就要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个废物东西"

    边说,他便挽起袖子。

    可还没有动手,沈坚直接飞起一脚,把子弹头踹倒包厢的另一侧墙上。

    直接晕厥过去。

    其他人见状吓懵了。

    我去

    这特么什么力道

    他们平时也就只敢坑坑老实人。遇上铁板了哪里还能嚣张。

    但最让他们惊愕不已的是,沈坚不是废物吗

    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力量

    有没有搞错啊

    沈坚看向其他人。

    刚才还一直说个不停的。现在全闭上了嘴。

    那个女人更是躲在了最后面。

    她可不想变成子弹头那样。

    "你们还要找我要钱吗"

    沈坚淡淡的问道。

    所有人极其统一的拼命摇头。

    现在这样,他们哪里还敢要钱啊

    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

    沈坚露出满意的笑容。

    "你们之前拍的照片呢"

    "在,在他身上。"

    有人颤颤惊惊的指着子弹头。

    "拿过来。"

    那人立马跑出去从子弹头裤子里掏出手机。

    沈坚拿到手指直接扔在地上踩的粉碎。

    这样,就再也没有威胁的资本了。

    "还有备份吗"

    沈坚问道。

    "没有。没有。"

    对方答道。

    "行了,要是你们以后再敢勒索我老丈人,下场就跟他一样,明白么"

    沈坚指着倒在角落里的子弹头。

    所有人点头如捣蒜。

    他们算是真正见识到洛城的废物女婿了。

    废物不废物他们不清楚。但是这女婿是当得真到位。

    几个人眼见沈坚似乎不再追究的模样,稍微松了口气。

    有个胆子大的更是转头朝门口跑去。

    沈坚顺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朝那人砸去。

    咣

    那人应声倒地。

    就跟死了似的剩下的人再次目瞪口呆。

    乖乖

    要是早知道沈坚出手这么狠。打死他们也不敢来啊

    "让你们走了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沈坚的钱这么好拿"

    沈坚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

    那几个人却再也不敢跑了。

    这特么要出人命啊

    忽然,他们全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沈大爷。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们的错"

    "对啊,对啊,你就把我们当成个屁,给放了吧"

    "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

    那女人更是殷切的跑过来坐在沈坚身边,不停地给他捶腿,边抛媚眼边说道。

    "沈大爷,我们也是没办法了才会这样做的。只要您这次放过我们,下次,哦不没有下次我们再也不敢了。"

    沈坚撇了女人一眼。

    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

    "出来坑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女人闻言脸色微变。

    不知为何,她从沈坚的笑容里面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大爷,我也不想啊,是他。还有他们bī我这么做的"

    女人立刻开始叫苦。

    一副迫不得已,没有办法的样子。

    那可怜的模样,倒真让人觉得有些怜悯,怪不得当时魏国华会上她的当。

    "真的"

    沈坚冷哼一声。

    那几个男人后背都有些发凉,脸上更是极度难看。

    "妈的臭女人,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些什么"

    有人指着子弹头骂道。

    "分明是你和他狼狈为女干,还要拖我们下水真特么不要脸"

    "就是,这会儿装什么白莲花明明你分钱的时候笑的最开心"

    "沈先生,一切都是这个臭女人和那小子的主谋,我们也就是跑跑腿啊"

    大难临头各自飞。

    他们现在疯狂的想撇清关系,都显得自己很是无辜。

    沈坚摆摆手,示意他们闭嘴。

    "行了,我不想听你们说这些废话。你们是不是想走"

    几人纷纷点头。

    要不是有前车之鉴,他们这会儿估计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沈坚的嘴角微微上扬。

    "你们之中只有一个可以站着走出去,至于是谁,那就看你们怎么选了。"

    言下之意,就是要这些人把其他人都打趴下。

    否则,谁也别想脱身。

    那几个男人目瞪口呆,没想到沈坚居然要他们自相残杀。

    这手段,也太狠了吧

    见无人动弹,沈坚眉头一挑。

    "怎么都不想争取那就谁也别想站着走出去。"

    话音未落。

    其中一个男人忽然对着旁边的同伴就是一拳。

    后者瞬间鼻血长流。

    "靠你特么真动手"

    "没办法,兄弟我可不想在这儿躺到明天"

    一时间,包厢里乱做一团。

    这些个平日里称兄道弟的人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下手一点都不留情。

    而那女人在躲在一旁,似乎想左手渔翁之利,不料被一个偏瘦的男人发现,冲上来就扯着她的头发。

    女人当时就火了。

    大骂道:"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连我也打还是不是男人"

    可手上也没空着,直接挠了上去。

    那男人虽然偏瘦,但对付一个女人还绰绰有余。

    不多时,女人便头发散乱,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就连衣服都被扯烂了。

    沈坚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眼中没有丝毫同情和怜悯。

    这些人的眼中只有利益和自己,不值得同情。

    片刻之后,只有一个健硕的男人还站着,其他的所有人包括那个女人都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而那男人也受了些伤。

    他看着沈坚讨好地问道:"沈先生,这样可以了吗"

    沈坚站起身,来到男人面前。

    轻笑道:"这么天真还出来坑人么"

    话音未落,他抬腿就是一脚,登时把男人踹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