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卧龙神婿 > 第一百五十五章:爸对不起你
    魏璎落本以为沈坚很爱她。

    两年了,从来不离不弃。

    虽然他们还从来发生过关系,但魏璎落心里已经准备好了。

    如果沈坚想,她不会可以。

    可是为什么要出去找那样的女人

    难道在他的心里,自己其实还不如她们么

    错了,是我错了。

    魏璎落的眼中满是无尽地悲哀。

    她以为沈坚和别人不一样。

    原来,天下的乌鸦都是一般黑。

    魏璎落看着床上沈坚平时用得被子和枕头,既难过又悲伤。

    她默默把这些东西抱起来,然后扔到走廊。

    今晚。她再也不想看到沈坚。

    对于家里发生的一切,沈坚并不知道,他还沉浸在帮老丈人解决事情的心满意足中。

    既然魏国华把他当成了女婿。那沈坚自然也会把魏国华当成老丈人来看待。

    男人之间,可没有那么多斤斤计较。

    路上,他接到了杜伟的电话。

    自从上次在洛城碰到之后。杜伟有事儿没事儿就找沈坚聊天,总说想请他来当社团社长。

    沈坚自然不想去。

    扯呢

    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谁有空来当什么社长。

    现在见杜伟又来电话,沈坚接起来想也不想地说道:"杜伟,我教你功夫可以,但是别在找我当社长了,我真没有时间。"

    "坚哥,没有啦我们已经找到新社长了,这次打电话来,是想邀请你过两天来洛城参加一个活动。"

    杜伟说道。

    这让沈坚有些意外。

    "这样啊,那你们也不需要我了呗,我也就不用来参加什么活动了嘛。"

    "坚哥,你可是我们的朋友,江湖人讲究的是义气二字,就算你不愿意当我们的社长,平时也可以一起玩儿嘛。"

    杜伟语气中有些无语。

    沈坚笑了笑。

    杜伟这个家伙,都读大学了中二病还没有好呢,开口闭口就是江湖人啊,武侠啊之类的。

    真正的江湖,可是很残酷,很无奈的。

    但他也懒得计较。毕竟,杜伟有时候还是二的有些好玩儿。

    想着,沈坚便答道。

    "行吧。那我看看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吧。"

    "不管有没有时间,都必须来。"

    杜伟突然说道。

    沈坚眉头一皱。

    这小子也敢用命令的口吻跟自己说话

    刚想发作,却听见杜伟继续说道:"坚哥,您别生气,这话是我们心社长说的,我只是帮她转达一下。"

    "呵。你们这社长来头不小啊,排场这么大。"

    沈坚似笑非笑地答道。

    居然还要自己必须去

    很少有人能够这样强迫沈坚。

    "杜伟这事儿就这样吧。我也不让你为难,要是你们那个新社长问起来,就说是我说的。"

    "行吧。"

    随即,两人便挂了电话。

    回到家。

    刚走到家门口,旁边忽然就窜出了一个人影。

    沈坚脸色骤变。

    还以为是有人偷袭。一拳就挥了出去。

    "诶诶是我"

    那人连忙大喊。

    沈坚定睛一看,居然是老丈人魏国华,赶紧收拳。

    满脸惊诧地问道。

    "爸你是干嘛怎么不进屋啊"

    "哎哟。我这不是专门在等你嘛。"

    魏国华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

    沈坚见状,以为他是担心被敲竹竿的事情,便笑了笑。

    "爸。放心吧,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那些人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谢谢啊,沈坚,不过我担心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你。"

    "我"

    沈坚眨巴着眼睛,有些奇怪。

    "我怎么了你担心我受伤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嘛,赶紧进去吧,外面蚊子这么多。"

    "不是"

    魏国华拉住沈坚。

    "女婿啊,你爸我对不起你,不该拖你下水啊"

    沈坚是越听越迷惑。

    这什么意思啊

    "爸,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不是给你说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不是那件事,是这里的。"

    魏国华指了指门,意思是房子里的。

    "你去夜总会的事情,被你妈和樱落他们知道了。"

    "啊"

    沈坚一愣。

    但随即又反应过来。

    魏国华这是担心事情被她们知道,解释不清楚。

    "放心吧,爸,你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她们的。"

    "不是"

    魏国华很是无语。

    随即把彭姐给李白蕙发视频的事告诉了沈坚。

    "现在她们都以为你去那儿是为了找乐子还有视频,这事儿根本就解释不清楚了。"

    说到这儿,魏国华满脸愧疚。

    "你妈在家里已经痛骂了你二十多分钟。樱落更是到现在都没有出过房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如果不是他,现在也不会害的沈坚这样。

    沈坚听后笑了笑。

    "爸,没事儿。"

    李白蕙怎么样,他根本不关心。

    骂就骂呗。

    反正这两年挨她的骂还少么

    至于樱落,沈坚觉得樱落肯定会相信自己的。

    "你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啊,你妈非要你跟樱落离婚呢"

    魏国华又说道。

    "呵呵。"

    沈坚淡淡地笑着。

    "爸,要是真能离的话,不是早就离了么放心吧。"

    说完,他便推门而入。

    魏国华欲言又止,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机会。

    别墅大厅里。

    李白蕙气势汹汹地坐在客厅沙发。

    一看到沈坚,蹭地就站了起来。

    "王八蛋,你还敢回来"

    "这里是我的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沈坚眉头一扬。

    李白蕙怒火中烧。

    她没有沈坚居然这么理直气壮。

    "你好意思不是在外面找野女人嘛还回来干什么干脆就在别人床上呆着啊"

    李白蕙骂道。

    沈坚微微皱眉。

    "李白蕙,我劝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别张口就来。"

    "我注意你还有理了沈坚,我们家樱落哪里对不起你了结果你呢狼心狗肺行还跟我在这儿装是吧我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乱说"

    李白蕙直接把手机掏出来。

    凑到沈坚面前,厉声骂道:"看见没要不要我给你放大看清楚点"

    沈坚面无表情。

    不错,视频里确实是他,至于在包厢里面干了什么,沈坚绝对无心无愧。

    "瞧瞧你把人家衣服弄成什么样子就那么急不可耐你特么真是丢我们家的脸"

    李白蕙的唾沫都快喷到沈坚的脸上了。

    这时,魏国华也走了进来。

    他赶紧把李白蕙拉住。

    "哎呀,也许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呢沈坚不是那样的人。"

    魏国华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他无奈地看向沈坚。

    沈坚按住心里的火气。

    "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沈坚,你特么别以为有两个臭钱就牛皮哄哄我告诉你,你这叫出轨离婚今天必须要离婚,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

    李白蕙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沈家猛地转过身,目光冰冷。

    这句话,触及到他的底线。

    "离婚李白蕙,我告诉过你,要是再敢插手我和樱落之间的事,别怪我不客气。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要是下次再敢,那就滚出去"

    说完,沈坚便朝楼上走去。

    李白蕙气得肺都快炸了。

    可她一听到沈坚的话,莫名有些没底气。

    现在,李白蕙对于这个废物女婿可没办法像以前在电梯公寓里那样趾高气昂。

    "牛什么牛啊就知道冲我们这些叫唤,有本事做,没胆子认算个屁男人"

    李白蕙还在骂骂咧咧。

    魏国华在旁边看着想帮忙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好劝道。

    "哎呀,你骂这些有什么用人家都说了没做过那些事,你干嘛非说有啊。"

    "这个时候,你还帮着他魏国华,你是不是也不要脸了受委屈的可是我们女儿"

    李白蕙把气撒在魏国华身上。

    "该不会以前,你跟那王八蛋也去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