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龙婿大丈夫 > 正文 第14章 苦闷的憨憨
    \:可以快速找到你看的文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婿大丈夫 Ψ求书帮中文網Ψ”查找最新章节

    在酒楼中,城主王大人亲自站起来给众人敬酒:“三殿下,还有三殿下的两位弟兄,你们帮助我们花都解决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没想到这圣水堂竟然Ψ”

    李雨果喝了一口酒,他目光深邃看着王大人说道:“圣水堂在花都做了那么久的买卖,王大人不会是最近才知道这圣水堂所卖何物吧”

    此话一出,王大人语梗,他额头流下了汗水,他颤抖着手从怀里面拿出了一条手帕说道:“那个这个,这个那个,下官也不知道其中的营生,只知道他们最近卖的yào很是火热,而且他们为花都的税收提高了不少,所以所以下官就没过问。”

    王大人此时心跳如雷,他惊惧的看着李雨果,但是李雨果明白,水至清则无鱼,这王大人平时是贪了点,但好在关键时刻懂的明辨是非,就比如说最近花都的水道治理,王大人将上头拨下来的水利款项七八层都用在了百姓的营生上。

    这比起其他的城主,王大人已经算是良心了。

    就比如说良人城,这个城正在闹饥荒,上头拨下来的粮草竟然被这良人城的城主拿去贩卖,牟图暴利,一粒米都不给灾民留着,这才是草菅人命。

    看到了李雨果脸色缓和,王大人说道:“那个三殿下,这一次下官将那些收缴的赃款会用在抚恤受难者的家属上,另外的一些,汇总之后,立刻就上报朝廷。”

    “那就好,看来花都的百姓有了你这样为民请命的父母官,也是他们的福分,干”李雨果举起了酒杯。

    王大人谄笑,立刻低头哈腰的跟李雨果碰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自然不敢招惹李雨果,须知道李雨果那可是傲天国的三皇子,也许将来能够成为一国之主也说不定。

    李雨果又说道:“我大哥二哥可来找过你”

    王大人闻言,立刻说道:“有找过,但我知道,这是皇储之争,现在三位殿下为了傲天国的未来,殚心竭虑,实乃我傲天之幸也。”

    李雨果心说这是个敞亮人,竟然如此会说话,这么一来,自己也不好找借口发难了。

    “老陆,老宋,我看今天是个良辰吉日,你我三人相谈甚欢,不如咱们结拜成义兄弟如何”李雨果起身说道。

    此话一出,子羽和宋憨憨同时站了起来,宋憨憨看着子羽,又看了看李雨果,欢喜的说道:“如果能够和两位兄弟结成异姓兄弟,实在是我宋某人的幸运啊。”

    “好啊,一直以来,承蒙老大照顾,只要老大不弃,今后我一定会帮助老大,达成你想要的事情。”子羽也欢喜了起来。

    于是乎三人请来了一尊神像,花都的众人作为见证,三人同时点上了香柱,朝着神像跪下。

    “我,李雨果。”

    “我,宋河。”

    “我,陆子羽”

    三人同时说道:“今次在这里与两位兄弟结成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罢,王大人拿来了一个酒碗,李雨果抓住了一把匕首,然后将匕首向下一划拉,鲜血从掌心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他们将酒分成了三分,三人一碰杯之后,都是一饮而尽。

    宋河得意的大笑:“老大,三弟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日子,不如咱们今儿去极仙阁,一起喝花酒”

    “滚,先办正事儿非要去什么极仙阁啊,京城的花楼不香么”李雨果骂道。

    宋河摸摸脑袋,憨厚一笑,他朝着凌雪看了过去,而凌雪却含情脉脉的看着陆子羽。

    这让宋河十分吃醋,嘴巴里面酸溜溜的,但心想自家三人都是兄弟,正所谓女人如衣服,兄弟似手足,他也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和自己兄弟不快。

    花都的夜晚永远是那么的迷人动人,宋河一个人在河畔喝着酒,看着月亮,他泪流满面。

    因为就在傍晚,凌雪忽然想要看花灯了,而且指名要求子羽过去陪看,这让他的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嫉妒。

    美人虽美,但这月亮也很美,所以在极仙阁门口的码头上,他一人饮酒醉。

    “宋哥儿。”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旁边传响,宋憨憨回头一的一对姐妹花,前几天正是他和她们共度一宿。

    “你们身子怎么样了”宋憨憨说道。

    巧姐儿俏脸一红,她将鬓发绕到了脑后,她说道:“还不怨你,当时虽然给了我们每人五两银子,谁知道你那么厉害,竟然整整折腾了一宿,我倒还好,但我妹妹嫩着呢,你竟然也那么摧残。”

    巧妹儿笑道:“姐姐,我没事,今儿咱们不是请了假么,听说街上有花灯,不如我们也去看看宋二爷今天一个人在这里,难道说是没有佳人邀约么”

    “我倒是希望坐花船。”宋河说道。

    “二十两银子,花船一宿。”巧姐儿伸出手说道。

    宋河心说自己心里苦闷,也就给了她一锭银子,于是巧姐儿咯咯直笑,带着自己妹妹和宋河来到了码头上的一艘花船上。

    船夫看到了巧姐儿说道:“巧姐,今儿没客人啊”

    “船老大,今天晚上,船借用一下。”巧姐给了他二两银子。

    宋河惊呼:“原来租船才二两”

    “什么才,我们姐妹伺候你划一夜的船,这还不好么划累了,咱们就去看花灯,看累了,咱们就继续划船”巧姐儿捂嘴轻笑,笑得模样美艳的不可方物。

    宋河正憋一肚子的闷火呢,当即就揽着俩姑娘的纤细腰肢,朝着那划船内里就走了过去。

    三人一上船,那船夫就在码头吆喝:“我们说你们,别晃得太厉害了,这船是我新买的咧”

    “知了知了大不了哪里坏了,让宋二爷陪你就是,他可是神拳门的大公子”巧姐儿说道。

    而宋河当即将那俩姑娘抱在了怀里,大嘴早已经将巧姐儿的嘴儿给堵住,手则是在那巧妹儿身上不规矩了起来。

    一时间江上花船摇曳,如同舞蹈,女人的呢喃,男人的呼吸,成了这花船的主色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