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古代言情 > 清穿独宠太子妃 > 第八十章
    朝堂上的事情, 舒妍可不敢同皇帝拗,哪怕福晋们跑来哭求,也没有随便应承什么。

    三福晋也是几十年如一日, 对舒妍没规矩惯了, 到老更是改不过来, 一边抽着帕子抹泪, 一边数落, “你现在贵为皇后, 款也是越摆越大,同你说一句话,你就拿十句道理来回,我们难道都是不明理的吗可现在讲的不就是情面嘛,就允祉那把年纪, 都几年没上过马背了, 让他出海去剿寇,这不是”想要他的命嘛。

    舒妍就拿眼神询问,这是谁见天的瞎嚷嚷,那个老不死的早点死了的好, 省得整天在那儿气她。

    三福晋也用眼神回过去, 气话哪里就能当真的。

    大福晋直想去掐三福晋一把, 这么没大没小的,这是想把她给一起害死吗这便说道,“最重要的是,打战不都应该派那擅长的, 我们家老头子虽然宝刀未老,可是水战并不擅长,派他出去,只怕是会辜负了皇上的信任。”

    这话就说的有水平多了,舒妍虽然不会去给他们说项,但道理还是会说的。

    别看皇帝还为了十五爷的事情在气头上,但他却没有因此被气昏头,事情该怎么办还是有分寸的,没道理当上皇帝就真的能随心所欲,之所以会给允褆允祉下命令,也不过是为了吓吓他们。真等人到镇江的时候,早有施氏在那整装待发,允褆兄弟俩不过是去当个监军罢了。

    可允禑的事,别人不管,他亲娘同两个弟弟总是要管的。十六十八不知内里,还巴巴的跑去求了皇上几次,皇上心理不高兴,后来索性连他们的面也不见了,这就是铁了心不让人来说情。

    可王氏终究是亲娘,不管求不求的通,总归还是要求一求的,这便硬着头皮撵去找皇后了。

    舒妍一开始是没打算见王氏的。可含玉进来说她都跪在宫门上了,一大早的,进进出出的人正多的时候,也着实是不太好看,这便让她进来了。

    因着八爷投向了倭寇,皇上已经有几日直接宿在了养心殿处理政务。所以舒妍这会儿正一个人在用早膳,见王氏愁苦着脸进来,也没了胃口,便让人把吃食都给撤了下去。

    待漱了口吃了茶,也不拐弯抹角,直道:“你来找我又有何用,别说我自己还受了牵连,与你之间,细说起来,未尝没有恩怨。”意思是我不去找你麻烦就不错了。

    王氏也清楚舒妍说的是什么,这便直直跪在了她面前,“当年之事的确是我一念之差,如今只求皇后娘娘能救救允禑,要我怎样都可以。”守皇陵说是恩典,但那地方清苦,丝毫不亚被打入冷宫,又没个伺候的人,他们这种人家的孩子,哪里吃过那个苦。王氏只想着就心痛不已。

    舒妍摇了摇头,觉得她压根儿就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你作为一个母亲就不该放任儿子在感情上出现的这样的错误,”对,这种感情不论在哪个时代都不是正常的。更错的是,“儿子有错你不及时去纠正,反而想把本宫弄倒,你知道那样做会把十八也给搭进去吗他当时还那么小,就变成了他亲娘的工具。”亏得他们夫妻还把他们娘四个当成是可怜的,更是把三个小子当儿子一般对待。看看人家又是怎么对他们的,十五说有错,到底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王氏却是真的大错特错。

    王氏听着听着眼泪就下来了,“可那种情况下,我还能怎么做,儿子思慕起他亲嫂子,这事传出去,不仅他自己毁了,他的两个弟弟也没有未来了。”说着说着,痛心疾首起来,“你不知道当时我发现他在悄悄画你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我是又气又怕,还不敢说他什么,就他那时候的年纪,要是一个不甚,很有可能就走上了歪道,到时可就什么前程也没了。”

    舒妍敲了敲凭几,这事的确是没法说理,而且还特么的膈应人。王氏说到底还是只为她儿子一个考虑,所以她这会儿也没必要再为她多做什么,更不用说去求情了。

    反倒是允禑的那个侧福晋瓜尔佳宝颜,舒妍突然想见一见了。

    十五福晋一路陪着宝颜进宫,路上说最多的话就是让宝颜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只要能把允禑先给放回来,她也不在乎会担什么样的罪名了。

    可真等见了皇后,宝颜却一句没提福晋交代的话,反而还给皇后讲起了故事。

    “有一个孩子,他从小就很少有机会能见到自己的亲爹,就本能的以为全天下的爹妈都应该是这个样子。直到他看到自己的兄嫂是如何相处的才恍然发现,原来爹妈之间的事情并不是他一直以为的那样,他们会一起教养孩子,彼此相亲相爱。他开始羡慕侄子侄女有这样的爹妈,后来长大了,又羡慕世上还有这样至真的感情,便把兄嫂当成了自己的楷模,希望自己往后也能找到一份这样的感情,就悄悄把兄嫂的丹青给画了下来。”她说着,就掏出了一张没有经过处理的画卷来。

    舒妍接过去看了,的确是皇上年轻的时候,不过细看画纸边沿,却是被裁剪过的。所以

    宝颜适时解释道:“因兄嫂年轻的时候颇受老爷关注,唯恐兄长独宠嫂嫂误了前程大事,他这才把画作一裁为二,偷偷私藏。没想到,还是因此闯了大祸。”

    舒妍却只是将信将疑的把画相给收起来,“你抬起头来给本宫看看。”

    宝颜应声抬起头,倒是个眉目清秀的,硬要说与舒妍相似,或许是都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一样的是,她的眼睛圆圆的,乌溜溜的,一看便就是个狡黠的。大概是因为允禑出事,看起来没精打采的样子,整个泄了气般蔫蔫的。

    她也不回避舒妍的目光,只跪在那儿磕头,“妾身不求皇后娘娘解救允禑,只求能放妾身前往皇陵陪他,哪怕这一辈子都回不来。”

    这事舒妍可做不了主,趁着皇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的时候,大抵同他说了一回。

    雍正把茶碗一丢,“他以为守陵是去享福不成,还要人去陪侍。”

    舒妍颇有无奈的过去捏了捏雍正的肩,“可是爷,咱们弘晳都跑去看过他两回了,这事您要怎么同儿子说,他一直视为标杆的叔叔,其实一直在觊觎他亲娘吗漫说这事原就是没有根据的,他的侧福晋不是也来说清楚明白了吗,您就不要再揪着不放了。”

    雍正扭头瞪了眼舒妍,十五的侧福晋拿来的那半张画,他也过目了,有的事他不说明,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会儿正是剿寇的关键时期,他也不想再为了这些事情分神,遂默许了瓜尔佳宝颜前往皇陵,却并没松口让他们回来。

    舒妍也不多争什么,来日方才吧,也许这就是允禑的命数。

    等到年羹尧战战兢兢的跪到皇上面前的时候,不管是出于自保还是其他,反正是没少说八爷的坏话。譬如八福晋当年假孕,抱了个孩子来冒充宗室,还有十四爷同八爷的一些首尾往来,甚至整个江南官场与八爷有过瓜葛的人事,都被一一呈现到了皇上面前。

    而这些事,雍正早有所知,曹家放在江宁几十年不动,不仅是掌着织造,更是监督整个江南的眼线。是以年羹尧在这个时候把事情说出来,显而易见的别有居心。

    “既如此,亮工不如再往镇江去诚亲王手下效力罢。”

    作者有话要说:  可平寇一事谈何容易,海上那么大,即使大清现在的火器水平已领先西方国家,找不到倭寇的老巢也是有劲儿没处使。

    三爷在海上断断续续飘了快两年,连老八的影子都没看到,也是吐的五脏快要移位,只听说在东边又有倭寇出没,他便双腿一软,抱着廊柱嚎了起来,“我要见皇上啊”

    后来还是在舒妍的指点下,大概圈了个倭寇的老巢出来,经过多次探察,总算是确定了位置。原来从通州码头出海一路往东行驶,不消十日便可抵达一个岛屿,那里便是倭寇的老巢所在。

    可惜的是,等大清的水师把该岛攻下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八爷的踪影,这是又让他给逃了。

    雍正气不过,下了海捕文书,誓要把老八这个叛国又卖国的不肖子孙给抓回来典刑。

    舒妍劝了又劝,但这人越老越拗,都能把自己给气得几天不吃饭。舒妍便发怒了,把宫里人都给赶出去,关起门来好好说了他一通,“爷到如今还有什么是看不透的,老八固然可恨,但您也不能为了他把自己给气成这样。弘晳都在外面跟着守您三天,他福晋吓得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这两天干脆把几个孩子都带进来守着了。还有雅利奇,大着肚子回来,您这不是成心不想让大家好嘛。”

    只一听到雅利奇,雍正就坐不住,“格格回来了。”整个人就精神了起来。

    谁又知道这个被视为掌中宝的女儿最后竟跟着富察家的小子跑去了南方,两个不安分的凑到一起,大言不惭的把水师战舰拿来做改造。说是要用什么铁甲造船,这不是胡闹嘛,那入水既沉的玩意儿能用来造船可真等他们把模型送回来试水的时候,雍正就被彻底说服了,代价就是女儿女婿扎在了南方一样,一去竟是十年不回来。

    雍正现在也不求他们能做出什么成绩,只要人能回来就高兴。

    为了能让雍正开心,舒妍让雅利奇留在京中待产。

    雅利奇就说了,“您就该陪着汗阿玛多出去走走,他这都是憋得慌的,其实一点事没有。”

    弘晁也是这个意思,“要不让儿子陪你们出门走走罢,反正京里有大哥看着。”

    正在那边逗孩子的弘晳听了,把手里的一颗花生丢了过来,“你怎么不说让哥哥陪着汗阿玛他们出门,你在京中留守。”

    弘晁嘿嘿笑道:“还是别了,我一看到那些条陈就犯头疼,而且那些老臣,我可是一个也治不住。”

    舒妍便点了点弘晁,他哪里是治不住大臣,而是把大臣们治的太狠了,只要他留京,准保能有一半以上的大臣要装病告假,就怕同弘晁在一起处事。

    不过皇帝还是等到雅利奇平安产子后才动身,连弘晁也不带,就夫妻俩带着几个侍卫,也不说要去哪,在春花灿漫的时候丢下一切出游去了。

    后来舒妍每每回忆起这段经历都会忍不住莞尔,其实世人眼中的工作狂雍正,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他嘴上不说担心雅利奇高龄产子危险,常常一个人躲在佛堂里祝祷,还怕自己比舒妍走的早,每天坚持锻炼身体,更怕弘晳弘晁两兄弟争权,每天把叔伯那几个反面教材拉出来数落上一番

    再后来,皇帝突然说要是能看看你以前看过的世界就好了,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的。

    舒妍便挽着他的手,哄道:“会的,都会看到的。”连倭寇都能被灭,不说大清未来可期,指定是会和原来不一样的了

    全文终

    作者有话说: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最后两章我反复看了没问题。十五的伏笔埋的比较隐晦,不是后面突兀跳出来,而是一直都有,最后一章也给出了解释。再次感谢大大们一路支持,本章留言红包感谢

    另新文会开总裁他妈一亿生育金或嫁给瞎眼暴君感兴趣的大大可以跳转专栏先收藏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