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二次元小说 > 灵魂被身体赶出之后[综] > 第一百二十章
    三木悠不知不觉中走回了旗木卡卡西的家, 或许是因为她自己对木叶都不算熟悉,即便曾经她也在木叶呆过,但记忆也给她蒙上了一层迷雾, 情感并不深切, 又或许是因为喝下了忘情的缘故。

    所以记忆也无法影响到她, 只是给了她熟悉的感觉, 但最熟悉的还是卡卡西的家。

    三木悠刚走到卡卡西门口, 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屹立在家门口一动不动,黑夜中,淡淡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如同那一天。

    她不禁想起喝下忘情的那天,他也是如此, 浑身透着孤寂的气息, 仿佛世间只有他一人一般,三木悠不喜欢看到这样的他,感觉太孤独了,就像是记忆中一样。

    他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承担着所有的一切。

    如此一想她不禁想起坂田银时说的话:“你们还真是一个德行, 不过啊, 作为情侣的话这样将什么都放在心里,让别人猜测的话,是会疏远的哟,因为没人是你们肚子里的蛔虫。”

    三木悠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浅笑, 戏谑道:“你为什么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啊,站在自家门口却不进去。”

    卡卡西看了过来,淡淡的目光落在三木悠身上,眸中涌起些许情绪又很快压了下去,“你怎么来了。”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躲着我呢”

    “我怎么躲着你了”

    “我今天逢人就问你去哪了,去找你,可是一去,你就消失了,有瞬身术了不起是吧。”

    旗木卡卡西扬眉道:“那你呢,能够穿越时空的能力了不起是吧,为什么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

    “我留了字条啊”三木悠条件反射的反驳道,死不承认自己是不辞而别,明明来的时候都想好了该道歉,可是看着卡卡西冷淡的样子,她心里就不太舒服,完全忘记了这事。

    卡卡西轻笑一声,低哑的声音却没有任何情绪,“那你之前倒是挺好,还能当面道别,现在就只剩下字条了。”

    三木悠眉头一皱,咽了咽唾沫,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卡卡西,我恢复记忆这件事对你来说应该很期待吧。”她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听到他的答案。

    卡卡西没有回答她。

    三木悠心里泛起了苦涩的痛楚,果然,卡卡西还是比较喜欢过去的三木悠,但咋办啊,就算恢复记忆,她也和过去的三木悠完全不同。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让自己的声音比较淡定,“可能让你失望了,我的记忆恢复了,但我和她”

    “她”卡卡西打断了她的话,冷笑道:“从始至终都是你自己,你为什么总要分成两个人,难道你就那么不喜欢我,所以硬要这样说,这样认为,如果之前的那些情感给你招来了负担,我们也可以像未来的淑琪一样,永不相见不就行了。”

    听到卡卡西这样决绝的话,三木悠顿时慌了神,“没有。”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她大步上前靠近他,“曾经我的确希望如此,过去的三木悠与我是大大的不同,你那么喜欢她的话,我一定无法变成她那样,就算是我已经恢复记忆,我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真的很糟糕我以为”话还未说完,三木悠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抱在温暖的怀中。

    用了所有的力量,就仿佛要将她揉紧他的身体里去一般。

    头顶传来他低哑又磁性的嗓音,“为什么会糟糕,你本来就是你,不管是过去的你还是现在的你,你们最大的区别就是过去的你不会将这样的话如此直白的告诉我。”热气喷洒在她的脖颈处,热度就像是渗进她的血液一般,白皙的脖颈瞬间变得通红,渐渐蔓延至耳垂,脸颊上。“我从未觉得是两个人,的确,之前的你看起来与现在性格完全不同,别人或许不知道,之前的你只是外冷内热而已,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你。”

    三木悠没有因为他的力太大而感到不适,双手也紧紧将他抱住,“善良吗”想到今天那些人向她道谢,深吸了一口气,“至少算是好事吧。”

    卡卡西低声笑了笑,“当然。”松开了手,手轻轻抚摸着她红得像苹果一般的脸颊,“我一直在等待着你回来,不过下次,可别再这样不告而别了,就算是字条也不行。”

    三木悠用力点了点头。“今天是大家都这么高兴的日子,不如我们去把你的老师带回来吧。”

    “好。”

    波风水门刚刚还在封印九尾,都还没有结束,就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吸走了,一脸茫然的打量着四周,这是平坦的草地,一望无际,看不到尽头。

    想到九尾的事情都还没有完全结局,心里有些焦急,突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凭空响起。

    “反正按照我记忆中的是将波风水门转移了时间而非时空,所以我们以前都白费力了。”

    “也不算是白费力,也是很有趣的旅行啊。”如果不是这趟旅行,恐怕也未必会有今天吧。

    卡卡西想到未来的淑琪,那是他唯一将她与三木悠开清成两个人的,因为她的选择不同吧。

    所以由衷的觉得最想感谢的反而是她,改变了三木悠的命运。

    “卡卡西”波风水门有些不确信的看着走过来的人,虽然不管是衣着和发型都如出一辙,但是年龄却

    “哟,波风老师,你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呢。”

    “那当然啊,我选择的时间就是他离开没几分钟,我现在的时间之力已经掌控得出神入化了呢。”三木悠得意的表情仿佛写着求表扬。

    波风水门将目光落在三木悠身上,怔了一下,“所以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与小悠有关”想到他用封印术之前,小悠用力量保护了旋涡玖辛奈,他眼睛一亮,“卡卡西,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卡卡西只好将这些年的事情全部说了,反正在三木悠有时间之力,回去的时间点是他们离开之后的几分钟就行。

    回到木叶,三木悠可没心思看波风一家子团聚的温馨场面了,拉了拉卡卡西的衣袖,“我还有点事,就耽误你们第七班团聚了。”

    卡卡西无奈的看着波风水门耸了耸肩,波风水门一副了然的笑了笑,“谢谢你们了,那我就先走了。”虽然对于他来说,他与旋涡玖辛奈才短短几分钟未见,但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如此。

    特别是他的儿子都已经十五岁了,想到他居然缺失了自己的孩子十五年时光,他就感到难过和可惜,但他还活着,旋涡玖辛奈还活着,就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三木悠瞬移找到了坂田银时,不顾他还想喝酒,一把抓住他直接带着他去到属于坂田银时的世界。

    没有在百鬼商城停留,就像他们之前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直接穿越过去,这本是属于三木樱的能力,现在三木悠不知何原因也能够使用了,或许是与上次粹灵全部吸收到身体内有关系,她只需要运用时间之力就行。

    穿越的时间与他们离开并未相差多久,才一个小时罢了。

    直接回到坂田银时的家里,那个门上依旧还有一个大洞,只是勉强摆定在那,风一吹就摇摇晃晃的。

    黑川淑琪看到他们出现愣了一下,“你们之前去哪里了”

    “去了遥远无际的天堂”坂田银时斜看了她一眼,幽幽的说:“假发呢”

    “刚刚回来过一趟了,好像是说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没有找到你们所以就和神乐他们又去找你了,我现在出去找他们回来。”

    “还找什么啊,我们回去了。”三木悠说。

    “诶,这么快。”

    “快什么啊,反正事情解决了。”三木悠说着又从空间手链里将这个世界剩下的钱全部拿了出来,坂田银时看到那些钱,眼睛都亮晶晶的。

    “这下ok了吧。”

    坂田银时连连点头。“ok,ok。”

    “那以后黑川回来,就交给你们照顾啦”三木悠走到黑川淑琪身边,一手挽住她的隔壁。

    坂田银时条件反射的接道:“ok,”愣了一下,“啊”

    “那行,我们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话落,三木悠才不管他怎么反对,拉着两人再次回到百鬼商城,将以后黑川淑琪的住处也弄好了,三木悠就直接让黑川淑琪回家了,耽误时间太久的话,可不好。

    三木悠在百鬼商城弄了个阵法,这个阵法她可以防止星野眠或者他的人到来,虽然星野眠的阵法能力很强,但是天赋却不及她,她可是从自己父亲那学来的,她直接引用的粹灵施法,这样防御力也高一些。

    “你就呆在我房间好了,帮我监视一下星野眠,这段时间粹灵吸收极多,再加上神木樱的举动,我想他应该是要开始了。”

    卡卡西点了点头,三木悠已经将关于星野眠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他了,仔细想想,星野眠从始至终就是为了成神的话,那么一开始接近三木悠就是有目的行为,但是杀害三木悠的是花开院优树,他到底为什么突然那么反常。

    “我也不知道,我这次回到过去就是想要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那个时间段有一个她,所以她必须以防被小三木悠发现。

    “为什么不再用日月镜”

    “我也想啊,魅心石的能量用完了,星野眠想要我去过去,感觉就像是完成他的目的一样,我不去的话就不知道真相,重点是现在的星野眠我根本打败不了他,但是啊,在以前星野眠的妖力非常弱,甚至连我小时候都不如,他根本只是一介小狐妖罢了,所以,我准备在过去将他杀死,就像未来的淑琪一样,她改变了我现在的命运,所以过去的事情是能够改变的。”

    “不可能那么容易的吧。”卡卡西轻叹了一口气,改变过去的话,那就会将未来的一切都改变吧,他定定的看着三木悠,知道她必须去了,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改变,或许就变得他们不再相识,那他也认了。

    当然这一点三木悠肯定也想到了,所以她对着卡卡西坚定的笑了,“不管怎样,未来要是真的发生了改变,我也会到你的那个世界去找你,绝对的,只要我活着的话。”

    卡卡西摸了摸三木悠的头,拉下脸上的面罩,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微抬,他俯下身在她嘴唇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那我等你。”

    三木悠愣了一下,咽了咽口水,用力点了点头,嘴角轻扬,“但如果我无法改变,那就帮我看着星野眠,他一定会有什么举动,否则知道我的能力的话,他不可能连一点防范都没有。”

    “恩。”卡卡西四处看了看,想起一件事来,“说起来,你们百鬼商城为什么都有曼殊沙蘼的图案,算是商标吗”

    “什么”

    “我之前在这里瞎逛的时候,总是会看到一些类似于曼殊沙蘼的图案,可是这种”

    “等等”三木悠惊讶的瞪大眼睛,脑中好像闪过了什么,电光穿梭自己脑中,她想起来了,之前在妖怪的世界时,拍卖会上,安诺给他们的牌子也是类似彼岸花的图案。

    她又想起当初星野眠与她第一次见面时,星野眠送给她一条像彼岸花的项链,记忆中三木悠是在那场变故中,项链不见了,她还为此大哭一场。

    曼殊沙蘼花叶闻其香味,都能控制人的心神,若是制成药,无色无味,让被吃下的人产生幻觉,五感都被迷惑,分不出真实与虚假,当然,象这种危险的花叶,必须要用特殊的仿佛制成药。

    所以那条项链的图案并非是什么彼岸花,而是曼殊沙蘼,记忆中,好似还有淡淡的清香味,从一开始星野眠就计划好了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什么我父亲会突然变成那样,他应该是中了曼殊沙蘼的毒,没想到星野眠居然会制这种毒药。”

    三木悠心中气愤,她不再愿意等的,她立即用了时间之力回到过去,想要改变过去的事情。

    可她并不知道准确的时间,她只知道三木樱救了快要死亡的星野眠,然后将他救了下来,所以她穿越的时间是记忆中星野眠到来前的半个月,那时候三木樱因为有事出去了。

    三木悠看到活着的三木樱,激动的想要上前与她见面,但是不行,时间之力有一个不稳定信,准确的说是规则。

    不能改变过去,更不能和自己见面,包括已经死亡的人。但这个准则都被未来的淑琪改变了。

    不过为了能够将星野眠杀死,三木悠决定压抑自己的情感,等待着,或许是上天怜悯,在三木樱救救瘟疫发病的村子时,她看到了一直鬼鬼祟祟跟踪的星野眠,和记忆中第一次相见时不同。

    此时的他穿着就像是乞丐,浑身黑漆漆的,若不是那容貌没什么变化。三木悠还真不一定能够认出他来。

    三木悠冷笑,阴阳环变换成一把长剑,她瞬身到星野眠身后,厉声道:“星野眠”

    星野眠身体猛地一僵,快速转过色看向三木悠,眉头紧皱,“你是谁”

    “我是来杀你的人,”三木悠不愿意废话,持剑向前冲去,白光一闪,星野眠躲不及时,甚至连躲避的能力都没有,吓得双腿发软,直接跪倒在地,三木悠没成想他会跪下来,本来应该刺中心脏的剑,刺进了肩膀。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愤恨的瞪着三木悠。

    三木悠嗤笑一声,“未来的你和我有仇。”

    星野眠的眸子骤然瞪大,瞳仁聚缩,“你拥有传说中的”他深吸了一口气,讥笑的勾了勾嘴,闭上眼睛,“我能力自不如你,你要杀就杀吧。”他紧紧闭上了眼睛。

    三木悠也不会在这种关头犹豫,这回对准的就是他的心脏,可剑锋在触及他的身体几毫米的那一瞬间,剑亮起一道白光,碎裂了。

    没有任何预兆的。

    三木悠愣了一秒,因为这样的变故死,就连死紧闭着眼睛的星野眠也惊讶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那把变回原形的阴阳环变成的碎片怔住了。

    三木悠立即反应过来,这个武器的制作者可就是星野眠啊,而且当初他那么想要将阴阳环给她,怕是存的就是这个心思。

    他可真是一环一环的设计好了啊

    或许他本就知道结局,所以他就提前做好这个武器,然后等待着她回到过去,在杀他的那一刻保护了他过去自己的性命。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啊。

    三木悠手指微弯,指甲因为妖力的而变得锋利,她这回利落的伸出手想要将他的心脏掏出。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强大的威压席卷而来,三木悠灵敏的用瞬移闪避开来,妖力非常强大,三木悠躲到了林子里,远远的看着那个妖力强大的人凭空出现在星野眠面前。

    那是她的母亲三木樱。

    三木悠知道,自己错失了机会,以后星野眠就一直呆在她的家里,她哪里有机会能杀他呢,或许是刚刚她用妖力时被远在村子里的三木樱发现了,所以特意赶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她突然明白了,星野眠为什么要求她回到过去,他明知自己会有计划杀死他,是因为他知道过去发生的一切,而她现在不过是在完成过去本该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个环,她差点杀死星野眠,让他被三木樱救,然后设计做了这一切的一切,最后他又等待着她回到过去,所以难得一开始的罪魁祸首是她自己。

    三木悠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那她的家庭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她的错吗

    不,不对,星野眠一直跟踪三木樱,他从一开始就是有企图的,他可能还会其他的办法,但现在的事实就是她推动的。

    三木悠不敢在想,也不愿意去承认这样悲痛的事实,是她间接让星野眠有机会接近三木樱的。

    再次回到百鬼商城,卡卡西看到她时愣了一下,又立刻明白了,“是没有完成吗”

    三木悠目光呆愣的点了点头,“是,我的举动全部都在星野眠计划之中。”

    卡卡西看她这样,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他温柔的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三木悠对上他的视线,重重的叹了口气,将这件事告诉了他。

    “三木樱一直说让我保持善意,就因为我的仇恨才去过去做了这件事,所以这是我的报应吗”

    “不,”卡卡西立即否定了,“你并不知道这样的结局,如果你知道肯定不会去做,而且从始至终都在星野眠的预料之中,他既拥有神木樱的预知能力,又有自己发生的事情,所以”卡卡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

    “我一直等待着,不将你杀死就是为了不改变过去的轨迹,不想改变我命运最重要的一环,若非遇到你,我可能永远都无法接近三木樱。”星野眠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

    在粹灵光柱之中,他漂浮在上头,悠远的声音就像是传达到两人脑海之中。

    “星野眠”三木悠怒视着他。“你是不是从第一次见到我就知道了。”现在她的容貌和第一次见星野眠时并未有什么差别,所以他肯定知道她是未来要杀死他的人。

    居然还能在她面前装成好哥哥,温柔的对待着,简直可怕。

    “是。”星野眠俯视着她,那目空一切的眼神,平淡没有任何起伏的语气在三木悠都让她恨不得立刻想要杀死他。“你果然是和曾经三木悠完全不一样呢,即便是知道真相,也不愿意杀死唯一亲人的我,实在是愚蠢之极,就算有恨,也逃避的将这件事留给遗忘一切的你。”

    “所以我知道她并非是去过去杀我的人,而我顺从她的意思,可没想到,她居然回来后改变了心意,想要自己杀死我,那时的我和她平分秋色,神木樱也说,若是我和她对打的话,未必会赢,所以我偷偷在她的阵法上做了手脚,将你获得了身体并且没有获得记忆,果不其然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即将成为新的神,创造新的规则,新的世界,而你早已经不是当初能够随意杀死我的人,反而我有无数次可以将你杀死的机会。”星野眠嘴角微微牵起一抹冷笑的弧度,殷红的眸子中闪过一道狠厉的冷芒。

    所以这是知道结果所以努力顺应那个结果发展然后变成了真正的结果。

    三木悠突然想到了淑琪,未来的淑琪,她成为了神,所以这会不会就是结果,她冷笑一声,“你让神木樱预知未来,那你有没有算到今日,你会失败呢。”

    “成为神的根本不是你,是我才对。”

    三木悠对着卡卡西说:“将那个光柱用忍术毁掉。”她用妖力是无法将那个毁掉的,但是作为外来者,拥有规则中本该存在不同的力量,或许有可能会将光柱毁掉。

    而她体内有粹灵丹,自然吸收掉那些粹灵,所以她也能借此力量成为神。

    这样想来,神木樱倒是帮了她。

    或许她是真的帮了她,将她成为真正的妖,变得与星野眠同样,然后再吸收粹灵那成为神的几率就大一些。

    难道神木樱真的背叛了星野眠,所以星野眠才会选择让她将星野眠杀死。

    她之前想错了

    三木悠心中惊疑不定,她一直对星野眠身边的人保持着怀疑,何况是他的女儿呢,所以自然而然的将神木樱看做是星野眠设计的一个套。

    不再想其他,看到卡卡西毫不犹豫的施展出雷切,冲刺上前对准星野眠,星野眠也不会傻傻的让他打,立即用妖力抵抗,可迎面而来的是三木悠,三木悠就像是拼死了一样,毫不顾忌,哪里还有当初被星野眠的威压强制压下双腿跪下来的模样。

    三木悠可谓是深得三木樱和花开院优树的真传,即便是没了灵力,在妖力和瞬移之力的掌控之下,动作和速度比星野眠快了不知多少。

    而星野眠因为必须要吸收粹灵的缘故一直呆在光柱之中,位置就算是被固定住了,只能用妖力远攻。

    三木悠与卡卡西双重对抗下,星野眠也有些吃力,那个巩固稳定的光柱玻璃,存放粹灵三百年的玻璃终于在激战之中碎裂了。

    星野眠大惊,想要加强吸收之力,可粹灵却以飞快的速度进入三木悠的体内。

    白光大盛,一切都变得幽静无声。

    三木悠只觉身体被白光包围,睁不开眼,等她睁开时,四周一片都是白花花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你用了万物之灵来到此处,你想要什么

    是那个声音,曾经将她赶出身体的冰冷冷的声音。

    “我要让百鬼商城消失,让六个世界再次变回原样。”

    好,那你即将成为新的神。

    “不,我不要成为神,我要成为人类。”

    不行。

    “如果我死了呢,用我母亲的魅心石可以将我起死回生,成为半妖的话,我要用粹灵提出体内的妖力,这样我就能成人了吧。”

    你真的不想成为神吗

    “对。”不管是神还是妖,都要太长太长的时间了,她不需要,她想和卡卡西一起生老病死。

    好吧。

    卡卡西被刺眼的强光遮住了视线,等他再次睁开时,他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外传来嘭嘭嘭的敲门声。

    卡卡西有些愣神,刚刚不还在

    他走过去开门,正是他的学生们,两个人都抓着一脸不情愿的宇智波周助,旋涡鸣人笑嘻嘻的说:“卡卡西老师,我们第七班终于重聚了,所以我们现在快点去接新的任务。”

    “额”

    不远处传来懒洋洋的女声,“那可不行啊,你们的老师还有事情要做,你们都已经经历过大事的大人了,就三个一起去好啦。”

    卡卡西向声音方向看去,她站在阳光下,温和的晨光落在她身上,周身有着淡淡的金黄色光辉,一头殷红色的头发照映着脸粉扑扑的,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我回来了。”

    卡卡西两眼弯成了月牙的形状,“是呢,打扰别人谈恋爱可是会倒霉的哟。”

    “诶”

    卡卡西走到三木悠面前,轻轻的说:“欢迎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下一本应该是成为海上最有钱的人

    文案:直从有了王者系统,筱原青身披各种马甲到海军,海贼两边浪。

    正所谓划船不需要浆,一切全靠浪。

    只是当筱原青的各种马甲都欠了债之后,她彻底醒悟。

    浪过头了,是要翻船的。

    欠钱还钱倒是简单,但是情债该怎么还啊

    阅读提示:

    1:女主拥有变换王者某耀里的人物样貌和能力,实力一般,逃跑一流。

    2:本文宗旨是一切为了嫖和苏爽,没什么逻辑,别太较真哈

    3:主要世界海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