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古代言情 > 投我以乱臣 > 大结局(下)
    “咳咳咳”

    承清殿内, 惠明帝强撑着病体坐在御案后,不住的掩唇低咳。短短数日,他鬓角竟生出许多白发, 面色也显露出明显的疲惫。

    灵樱长公主亲自将煮好的汤药端到案上, 然后绕至御案后, 动作轻柔且耐心的为皇帝抚着背部, 道:“陛下正值盛年, 就算国事再重, 也应当保重身体。早知坐在这个位置上如此辛苦,当年,我就不帮你争了。”

    惠明帝笑了,又咳了几声,道:“这样的话, 也就阿姊敢与我说。”

    他望着御案上那碗漾着热气的汤药, 忽然道:“我倒真有些想念阿姊煮的山楂茶了。那味道,只有阿姊和母亲能煮出来,旁人煮的都不像。”

    提起生母阮妃,灵樱长公主眉间也浮现出回忆之色, 嘴角一弯, 笑道:“以前一到夏日, 母妃总是在宫里煮山楂茶,除了送人的,便分给宫人们避暑。你最能喝,三大碗都不够。”

    惠明帝仿佛透过药碗内乌黑的汤汁看到了那无忧无虑的孩童时光, 眼中渐渐闪出泪星:“阿姊,你可知,朕有多想念那时候的日子,有多想念母妃。”

    灵樱长公主眼里也冒出了泪星。

    “可苍天何其不公,母妃那样温婉美丽的女子,竟会是鬼族人”

    惠明帝眼眶骤然红了,泪刷刷就流了出来。

    “还是个奸细”

    惠明帝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虽然极力隐忍着,身体还是剧烈颤抖起来:“朕恨害死母妃的元凶,却更恨鬼族人。是他们把母妃当做一颗棋子安插在这深宫之中,利用她,逼迫她,最后,还抛弃了她。”

    “若不是摄魂铃,就算那废后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逼死母妃。阿姊,你能明白,朕心中的这股恨么有时候,朕简直恨不得把身体里的血全部放干,彻底洗刷掉那一半可耻的血脉。多么可怕的诅咒。朕只要一想到,以后朕的子孙身上都要背负这个耻辱,大邺朝江山社稷都要烙着这份耻辱,便忍不住想要发疯,想要杀尽天下鬼族人。”

    “这也是,朕为什么容不下公输一族的原因”

    “现在阿姊让朕为公输一族翻案,不就是往朕的心口上捅刀子么”

    灵樱长公主眼里也流出了泪。

    “我知道,我的请求令陛下为难了。只是,陛下有没有想过,以母妃的聪慧,当年为何会甘心居于冷宫而不鸣冤自救。她若反抗,无人能拦得住。”

    惠明帝像是个迷路的孩子,抬起脸,茫然的望着前方。

    “母妃不是害怕被废后揭露鬼族人身份,而是怕她的一双儿女会因为这个身份永远抬不起头来。

    所以,她才会忍辱负重,甘居冷宫那么多年,受尽那废后折磨。所以,陛下才有机会在皇位之争中赢得人心。母妃是鬼族人不假,可最后,在自由和骨肉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母妃”

    惠明帝压抑着哭了出来。

    灵樱长公主也掉过头默默流泪。好久,才哽咽着声音道:“我求陛下为公输一族翻案,也只是为了自己胸中那颗如母妃当年一般的拳拳慈母之心而已。”

    “朕自然知道,阿姊都是为了玄儿。可这桩案子牵连太大,一旦翻案,将引起何等轩然大波,世人又会如何看朕,阿姊可想过”

    说完,惠明帝又剧烈的咳了起来。

    灵樱长公主捧起那碗药,先盯着皇帝喝完了,才道:“公输家想要的只是一个清白而已。至于如何翻,牵扯到谁,自然由陛下决定。换言之,世人关注的都只是结果,真相究竟如何,过程究竟怎样,又有谁会在意”

    “若查对方向,此案或许还会成为陛下手里的一把刀。”

    惠明帝怔了一瞬:“阿姐的意思是”

    灵樱长公主牵了牵嘴角,道:“灵樱在这世上的牵挂,一是一双儿女,其次就是为母妃报仇雪恨。当年陷害母妃的那一府余孽,陛下不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契机斩草除根么如今宋琛出了这档子事,若趁热打铁,再查出些他暗害忠良的证据,东平侯府便永无翻身之日。”

    惠明帝隐约意识到什么,神经骤然一紧:“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只是,什么牵挂不牵挂的,阿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朕”

    皇宫,西苑,长信宫。

    太子刘安披头散发的跪爬至惠明帝脚边,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父皇,父皇明鉴,这都是栽赃陷害儿臣根本不认识那宋琛。一定是穆玄,一定他故意设计害儿臣”

    惠明帝眼中悲痛与失望交织,用力从袖中掷出两份证词,劈头扔到太子头顶:“你自己睁大眼睛好好瞧瞧。就算宋琛诬陷你,那个东宫的影卫也会是假的么”

    “朕的颜面大邺朝的颜面都让你这孽障给丢尽了。你敢如此肆意妄为,不过是仗着朕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当真以为,朕不敢废储么”

    刘安一下子愣在那里,震惊的望着皇帝。好久,他才如梦初醒般,也不去捡那两份证词,跪爬几步,两目惶惶的抱住皇帝大腿,用力摇头:“不,不,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真的知错了。求父皇饶过儿臣这次吧”

    说罢,便一下又一下,用力往地上磕着头。直磕得额上鲜血横流。

    惠明帝好悲哀的望着这个独子,心痛如绞的长叹:“现在才知道错,晚了。宋琛当众罗网,此事已然闹得沸沸扬扬,就是朕有心保你,也保不住了”

    “父皇”

    刘安仰起头,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长泪纵横。

    “为什么,你总是对我这般残忍明明我才是你的亲生儿子,可你却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穆玄。凭什么就因为我身上和您一样,流着那可耻的血脉吗”

    惠明帝像是被人当众往脸上打了一耳光,目光颤抖的望着刘安吼道:“你放肆”

    吼完这句,他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脚下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你明明知道,朕最恨的就是鬼族人,为何还要和鬼族人去勾结回答朕”

    “哈哈,哈哈”

    刘安狂笑了起来,忽然目眦欲裂的盯着惠明帝:“因为我恨你,恨你从小冷落我,疏远我,厌恶我。只要能让你不高兴,不舒服的事,我都要去做。你可知,我一个人在长信宫过得是什么日子,那些宫人看我这个病秧子时又是什么眼神。你可知,为了变得强大,为了不让你看低,我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做个真正断子绝孙的孤家寡人”

    “你你”

    惠明帝气急攻心,哇得便喷出一口血来。

    “陛下,陛下”

    守在殿外的王福安听到动静,立刻冲了进来。

    皇帝强自站稳,咬牙道:“传、传朕的旨意,太子德行不端,从今日起幽禁于长信宫中闭门思过,无朕旨意,永不得出。”

    “世子,世子妃。陛下正等着你们呢。随老奴进来吧。”

    偌大的寒武殿,只有王福安一个人守在外面,眼里含着泪。

    穆玄察觉出事态不正常,惊疑不定的问:“公公,陛下他”

    “世子先别问了。快随老奴进去吧。”

    王福安悄悄一抹泪,红着眼道。

    穆玄大恸,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从殿门到殿中那张龙床,短短一段距离,穆玄却感觉走了好久好久。

    殿内灯火依旧昏昏的,惠明帝形容苍老的躺在床帐内,俨然油尽灯枯之态。

    “陛下。”

    穆玄扑通跪了下去,泪立刻落了下来。

    “别哭。”

    惠明帝已没力气起身,只偏过头,慢慢抬起一只手。

    穆玄连忙伸出双手,紧握住那只抱过他、教过他习文练武的宽厚手掌。泪如雨下。

    “人各有命,寿数天定。把你们叫过来,是有几句要紧话交代。”

    即使知道大限将至,惠明帝嘴角依旧挂着温和的笑。

    他原本就是个温厚的人呀。

    “朕一生杀孽太重,上天惩罚朕,让朕三人皆夭折,好不容易活下来一个,还是个无德的。朕虽算不得明君,可也绝不能让这大邺朝的江山毁在朕手里。因而,朕死之后,会留下遗诏,将这大统交到姐夫手中。”

    “太子再无德,毕竟是朕唯一的骨肉,朕已请求姐夫,留他一条命。就让他在长信宫终老吧。朕最放心的就是你呀。姐夫不像朕,以后,他可能还会有其他孩子。你的性子得学着改改了,万事都要学着圆滑变通,切不可一味倔强。尤其不要事事与你父王对着干。一旦有了君臣之别,父子之情就得往后靠了。”

    “你母亲有自己的苦衷,她不可能一辈子护着你,你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穆玄无声恸哭,已说不出话。

    “丫头,你也过来一下。”

    皇帝抬起另一只手,朝夭夭招了招。

    夭夭在穆玄旁边跪下,犹豫片刻,也伸出双手,握住了皇帝抬起的那只手。

    这一刻,望着眼前这个亲自下旨杀她合族三百多人的元凶,她竟如何也恨不起来。高高在上的皇帝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难逃“天命”二字。

    皇帝眼里闪出泪星:“好孩子。”

    “欠你的,朕就不多说了。公输一族的案子,朕已下旨彻查,这两日便会给你一个交代。今日,朕是有件事要求你。”

    夭夭垂目道:“陛下请讲。”

    “太子体内,有你半颗元丹。若失了这半颗元丹,他会丢掉性命。朕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恳求你,留他一条命。”

    “至于另外半颗元丹,在东平侯府宋琼华体内,朕会给你取来。望你原谅朕的私心。”

    夭夭一愣,好半晌,笑出了声。同时,泪水也似断线的珠子,扑簌簌落了下来。

    “朕知道,这难为你了。可身为父亲,朕别无选择”

    “我答应陛下。”

    夭夭用力擦干泪,笑着道。

    皇帝仿佛终于了了一桩大愿,含泪笑了。

    “谢谢你,丫头。”

    “还有最后一件事。阵眼的事,灵樱已告诉朕。把那张璇玑符图毁掉吧。有些东西,只烂在你肚子里就可以了。现在涉事者皆已伏罪,这个秘密,再不会泄露出去了。大地之眼,就交给你来守护了。”

    三日后,惠明帝驾崩,临死前立下遗诏,传位于穆王。

    穆王为先帝守灵整整一月,才在群臣拥护下即位,改元惠德。并册立先帝长姊灵樱长公主为后,嫡长子穆玄为太子。另册静姝为夫人,居于蒹葭殿。

    惠德帝一生,也只立了这一妃一后而已。

    可怪的是,即使被立为皇后,灵樱长公主依旧坚持独居洛阳,连封后大典都没有参加。

    蒹葭殿,静姝一身缁衣苏钗,平静的望着眼前的少年:“殿下真想知道真相”

    穆玄一攥拳:“一字不落,全部知道。”

    静姝笑了笑,道:“她是一个好母亲。”

    “殿下猜的也对。大地之眼的每一个阵眼,都不是随便布下的,每一个阵眼所在地,必有与之相匹配的生辰八字。穆王府的阵眼,对应的就是殿下的生辰八字。”

    “当年,长公主窥破了这个秘密,不惜使用禁术,逆天改命,推迟殿下的出生时辰。可那反噬之力,却在一日日蚕食着她的身体。她必须远离阵眼,才能减弱这种反噬力。”

    “被反噬的人能活多久”

    “可能一日,也可能一年,也可能十年二十年,天命这东西,谁能说得清呢。”

    那日,穆玄在蒹葭殿中木然立了很久,等走出殿门,便像个孩子一般,坐在宫墙下放声痛哭。

    直到傍晚时,夭夭寻了过来,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又两日,姜氏进宫来探望夭夭。

    和她一道来的,是当日穆玄从荒山上带回的那满脸刀疤、说不清话的男子。

    “他是平安”

    “和你一样,误打误撞借尸还魂,活了下来。”

    姜氏一开口,就红了眼眶,掩饰不住的激动。

    孟平安望着姜氏,吃吃的笑,满是温柔。

    夭夭眼睛一酸,慢慢弯起嘴角,笑了。

    临行时,夭夭忽同姜氏道:“夫人,我近日新得了一件宝贝,青云寺的大师说需奉在佛前,潜心以经文念渡七七四十九日,才能开光。我是没这个耐心的,夫人能否帮帮我”

    姜氏笑道:“这有何难,交给我便是。”

    夭夭笑盈盈致谢,从怀中取出一物,赫然是那块锡山暖玉。

    全文终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一路陪伴

    预收文:今天太子妃又造作了吗,本文后续故事,戳作者专栏可收藏哦

    太子穆泽第一次出京历练,就被一位体态婀娜、自称山鬼的女子给骗了。

    回京后,穆泽才知道那女子根本不是什么山精鬼怪,而是闺名在外,素以端庄守礼为人称道的小吏之女。

    正要凭着这点名声攀上高枝作凤凰。

    宫宴上,贵女云集,裴玉瑶双手交叠垂坐于末席,如云纱裙莲花般铺展,低眉顺目,姿态优雅,看起来要多端庄有多端庄。

    侍从只闻太子狞笑吩咐:去,把这杯酒端给裴小姐。

    心机太子妃x高冷禁欲太子,小甜饼。

    正在连载的文: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与太子有旧怨的定北侯卫昭回京了。

    满朝文武都在等待着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渐渐有人发现

    恶名在外、怎么推都推不倒的太子殿下非但没有被废掉,地位反而更稳固了

    全国百姓都知道,定北侯卫昭最恨的就是多年前一刀伤了他心脉的小太子穆允。

    起初,听说卫昭要整治小太子,手下人都劝:“太子心机深沉,最善伪装示弱,玩弄人心,侯爷万不可大意啊。”

    卫昭不以为意。

    再凶的小狼崽子,还能逃过他的手掌心

    等回了京,见到那个颜如渥丹,眼睛像星星一样漂亮,身体又娇又软,三不五时就要晕倒,还总爱“引诱”自己的小狼崽时。

    卫昭忽然觉得,手下人的担心似乎是有几分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