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BL文小说 > 恃宠而作 > 你养我啊
    鞑子被赶出东北, 陈裴派中军驻扎东北,并派出其余中军回京城,同太子会和。

    剩余西北军跟随陈裴一直北上, 收复这几个月被鞑子占领的城池。

    元贞一年秋, 陈裴将鞑子驱赶出境, 太子率领中军, 清君侧, 将大皇子活捉, 交给皇上判处。

    皇上改国号元贞为元辰,并将皇位交于太子,大皇子蓄意谋反,择日问斩。

    元辰一年,太子登基, 大赦天下, 头一件事,就是命陈裴为陈帅,统帅西北军,虎符重新一分为二, 一份放于诚乾宫, 由皇上保管, 另一份交给陈裴。

    第二件事,皇上翻出当年案件,苏佩弦一案,他将亲手处理。

    白允安将从鞑子那里拿过来的协议, 呈给皇上,皇上念及白允安坦白同宽,到嘉乐城数条人命,以及之后投奔于鞑子,功不抵过,交于大理寺,按当场律法判处。

    同年十一月,皇上宣苏青筠觐见,当文武百官之面,将当年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抛开来讲,重新判定此案,苏佩弦无罪,并追封为靖贤候,世代承袭。

    苏青筠在京中将苏佩弦的坟墓重新修整,刘襄曾想找几个帮手,却都被苏青筠拒绝了。

    苏府被皇上派人重修,按照习俗,苏青筠应当将苏佩弦夫妇的牌位,重新送至苏府祠堂,苏青筠却久久都没有动作。

    苏府修整好当日,皇上就将其中一些人留在苏府,给苏青筠当家丁用,这个事情被陈裴讲究了许久。

    苏青筠又成了苏家的小公子,光明正大,名正言顺,苏青筠却独子一个人坐在苏府的祠堂里,久久不言语。

    刘襄跟在外面站了许久,终究抵不住,去找了陈裴,陈裴作为统帅西北军的陈帅,按照律例,应该同西北军一同去镇守西北,却一直没有动身,西北军副将知道其中缘由,带着西北路先走了。

    陈裴让刘襄去厨房准备一些粥,刘襄低头称是,陈裴只身一个人晃悠去祠堂。

    下午的阳光还是很足,但是秋天的太阳终究没有夏天的太阳那么强烈,晒在人身上,带着暖暖的暖意。

    苏青筠就坐在一个蒲团之上,头发简单的束起,抬头看着前面的空空如也的桌子。

    光顺着门口进来,打在苏青筠身上,使他整个人都变得柔和。

    陈裴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里面呆坐的人,苏青筠老远就听到了脚步声,步调一致,苏青筠勾了勾嘴角。

    所以说人真的是很奇怪的一个生物,习惯了一个人之后,他下意识的动作,发出来的声音,即便是你看不见,光靠耳朵去听,你都会知道。

    苏青筠弯了弯眼睛,等着声音一点点接近,等着这个人进来,但是陈裴到了门口,就不动了。

    苏青筠没来由的心里一软,眼角却突然有一点发热,哑着嗓子却还故意说笑,“都是别人翻新了一遍的,都没有牌位,将军还那里那么多规矩”

    “那不一样。”陈裴摇了摇头,“毕竟是祠堂,还是要恭敬的。”

    “而且还是你家的。”

    苏青筠吸了吸鼻子,转头去看陈裴,伸手从旁边扯过来一个蒲团,放在旁边。

    陈裴看了一眼蒲团,走了过去,坐在苏青筠旁边,苏青筠抬头看着桌子,突然轻声道,“皇上说追封的时候,我都想说不要了。追封个侯爷有什么用”

    苏青筠低了低头,陈裴低头去看,正好看见眼角微红,还有紧紧抿在一起的嘴唇。

    陈裴心一下子就疼了。

    但是祠堂这个地方,他想要抱抱他,却终究还是生硬的没有伸手,陈裴洗了一口气,心里骂了一句皇上,开口却轻声道,“那我们就不要了,反正我们也不稀罕那个破玩意。”

    苏青筠点了点头,用手使劲的揉了一下鼻尖,抬头看着陈裴,“将军”

    话刚刚说了半路,声音里就带了一丝哽咽,眼睛也止不住的更红了。

    苏青筠咬了咬牙,想努力的把这个情绪压下去,但是一抬头看见陈裴的那一刻,苏青筠觉得自己的所有的情绪,都和绝了提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将军,”苏青筠抬头看着陈裴,眼前一片模糊看不太清楚,声音也哽咽的厉害,“可是我还是觉得委屈。”

    陈裴心都要碎了,使劲的咬了咬牙,伸手勾着苏青筠的肩膀,一伸手抱了过来。

    陈裴拍了拍苏青筠的后背,轻声哄道,“那我们就把太上皇抓过来,蒙上麻袋揍一顿,”

    苏青筠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乐了,陈裴听着苏青筠的声音,伸手拍了拍苏青筠的后背,感觉肩上的温热,轻声道,“你还有我。”

    苏青筠抓着陈裴衣服的手紧了紧,复又缓缓的松开。

    西北军已经走了,陈裴在京中多待这么几日,皇上虽然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但是朝中总是有些人搬弄是非,皇上才勉为其难的催陈裴走。

    苏青筠这几日都住在苏府,陈裴要处理将军府中的事情,两个人白天各忙各的,夜里陈裴却总是以各种理由留在苏府。

    皇上派人催陈裴,陈裴才忽而想起来,两人竟然好几日这么忙活。

    陈裴让刘襄送福喜走,抬头看了看天色,转头对刘襄吩咐道,“一会你早些去迎迎他,”

    今天十七,前半夜没有月亮,天色渐暗,夜路定然不好走。

    那知刘襄刚刚应了一声,就听后门传来敲门声,陈裴挑了一下眉尾,走过去抽出门插,打开一半门,就看见灯笼下的人影子修长,人站在光下,白色的长衫点了一丝红色的光影,那人轻轻勾了勾嘴角,轻声道,“将军,你的话,还作数吗”

    陈裴眯了眯眼睛,明知故问道,“我说过的话那么多,不知小公子指的是那句”

    不知是不是灯光的问题,还是陈裴眼神的问题,他有一瞬间,感觉苏青筠的耳尖微微的发红。

    苏青筠珉了珉嘴唇,闭着眼睛咬牙道,“就”

    话刚刚开了一个头,苏青筠就说不下去了,苏青筠皱了皱眉,心里给自己打气,就一句话的事,苏青筠气沉丹田,顶着红脸磕磕巴巴道,“就,你养我啊”

    陈裴一笑,走近拉过苏青筠,“作数,一辈子都作数。”

    作者有话要说:  又到了一本一絮叨的时候了,这是我的第三本耽美文,写这本的时候,我真的很嫌弃将军和小公子,感觉他俩都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写了这么多本,感觉这本真的认认真真在写,虽然很嫌弃,但还是亲儿子,以后也会努力好好写。

    这本就先到这里了,番外就放在微博把,你们有什么想看的吗,可以和我说很感谢一直跟过来,观看到现在的小可爱,其实你们我都知道呀我记得你们每个小可爱我是不是超棒我爱你们

    还有就是月末或者十一月初开新文,我罩你啊小警察和小混混,不要脸的过来求你们收个收藏我感觉以后会是小警察养小混混哈哈哈哈,

    那我们就先这样,下本见,永远爱你们的蠢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