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用昂贵的高档首饰来装载那些药, 这些药的药效,许艺是再清楚不过。

    如果不服下缓解药,那凌绍丞一晚上都被想在浴室出来, 而且手掌和那某个地方估计都得脱层皮。

    门口的许艺犹豫不决, 很想走, 可再三思量下, 她还是敲了敲浴室的门, “凌绍丞。”

    仅仅只是叫了声名字, 许艺却是感觉到里面的凌绍丞停顿了片刻后,里面一声低吼。

    瞬间,许艺一张脸烫的不成样子,她仿佛感觉眼前似乎还有雾气升起。

    大喘了几口气,许艺好不容易勉强镇定, 随后浴室里面传来拉拉链的声音, 就像是在耳边,一下子,许艺脑袋又是轰隆一震。

    凌绍丞出来了,穿戴整齐, 如果忽略那还有些迷离的神情之外, 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许艺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后赶紧挪开视线, 手中一颗白色胶囊递过去,“这是缓解药,你把它吃了。”

    如果说刚刚凌绍丞只是猜测自己是中了药的话,现在就是肯定了, 可他并没有恼怒,反而笑着用喑哑低沉的声音道,“你给我下的药”

    “才没有”许艺红着脸解释,“你把我手链弄断了,药在里面,散发了出来,不能怪我。”

    凌绍丞剑眉高高挑起,“就是你给我下的药。”

    这不是耍流氓么许艺意识过来,白他一眼,“管你怎么想,先把缓解药吃了,要不你等会还得进去。”

    时间刚刚好,许艺刚说完,凌绍丞的腹部就再次涌上了和刚刚一样的燥热感,喉咙管情不自禁的额的一声,还拖着尾音。

    这一声在许艺的耳朵里异常清晰。

    见凌绍丞没有要接药的意思,她急忙用食指大拇指捻住胶囊,直接送进凌绍丞微张的嘴里。

    凌绍丞的感应速度倒是不慢,看着近在咫尺的葱白玉指,他眼底眸光闪烁,伸出舌头轻轻一舔。

    许艺一震,瞪大眼,条件反射般的把手缩回来,“你”

    “好甜。”说着,凌绍丞喉结滑动,就着口水把胶囊给咽了下去。

    “你真的是无赖流氓”许艺气呼呼的,说话也带着结巴。

    哪想,凌绍丞却是无辜起来,“我说这药,好甜。”

    “”许艺懒得和他多说,那胶囊她也不是没吃,根本一点味道都没有,甜个鬼。

    想着,她一顿,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句,自己在这里较什么劲。

    既然凌绍丞吃了缓解药,那就没什么事,她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要走。

    凌绍丞却像是早就料到她这个动作一样,很及时的抓住许艺的手,往自己怀里一带,再一次把人搂入怀中。

    只是这次和之前不太一样,凌绍丞圈住她的两条胳膊似乎没用力,还很轻柔,好似怀里是一个唐娃娃,稍微用力一点,就会碎掉。

    许艺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点,随即想也没想,双手抵在他肩头想要把他推开。

    可凌绍丞浑身上下烫得惊人,虽然吃了缓解药,可身上的热度想要消退下去还是得一点时间。

    在双手触碰到凌绍丞时,许艺被烫的下意识又收回了手。

    这一个小动作,惹的凌绍丞心都暖了。

    浅浅的笑声在许艺的耳边传来,“真好,还能抱你。”

    温柔的仿佛能溺出水的声音,这是许艺在凌绍丞这没有感受到过的,不禁有片刻的失神。

    “我发现你挺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消失,你让在乎你的人,都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我”

    “嘘,别说话。”凌绍丞用脸蹭了蹭许艺的额头,很亲昵很亲昵,“都过去了,还好,我找到了你。”

    从来都是凶猛狮子形象的凌绍丞忽然变成了温顺小白兔,许艺表示很不适应,别扭的在他怀里挣扎了下。

    “别动,药效还没过去,你再动,我就”

    “我不动”吓得许艺整个后背都紧绷了起来。

    见此,凌绍丞好似很开心,轻轻在许艺额头落下一吻,“真乖。”

    “”忍住想揍人的冲动,许艺咬牙道,“你想说的是不是都说完了那可以放开了外面还有几千万的单子需要我去处理。”

    只是个借口而已,有伊恩在外面,交易什么的,不用许艺出面也行。

    凌绍丞在来交易会之前,就把这方面的事情调查了个清清楚楚,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什么,也没打算现在放开许艺。

    不过他却是收起了调笑的神情,“什么时候回国”

    简单的一个问题,许艺却是难住了,语塞的不知要怎么回答。

    “很多人都担心你,爷爷经常嘴边念叨你,想你回去,还有艾青,当初为了找你,她差点把我办公室给掀了,你说一个小小的艺人这么大胆子来掀我办公室。”

    许艺一愣,着急了起来,“你没把她怎么样吧”

    “她是你朋友,我不会对她怎么样,一个办公室而已,你只要跟我回去,我能让她再掀一百个。”

    “”许艺嘴角狠抽。

    可以,有钱的大佬,任性。

    “还有你弟弟许昊。”凌绍丞缓缓述说着,“他正好刚毕业,我给他安排了好几个工作,都被他拒绝了。”

    许艺心口一紧,没有打断,安静的听着。

    “但是他加入了凌会,每天揍一个我的人,把人揍到鼻青脸肿才罢休。”

    许艺急了,没有问凌会是什么,而是担忧道,“小昊他有没有事”

    “放心,我的人不会还手,都是站着让你弟揍,只要你跟我回去,我能让他每天揍十个。”

    “”

    许艺神色微动,心里叹了口气,从他怀里退出来,“凌绍丞,你别这样,其实我们以后可以当朋友。”

    不出意料,房间里一阵沉默,好一会,凌绍丞才开口,答非所问道,“什么时候回国”

    “我,也不知道。”

    按照许艺之前的想法,她可能不会再回去,可在凌绍丞的这一番话之下,她动摇了。

    是啊,还有关心自己的人,当初自己不告而别,他们得多难受。

    自己好像成了大坏人了。

    念及此,许艺愁眉苦脸起来,是不是真得回去一趟

    看出许艺的犹豫,凌绍丞继续道,“爷爷很想你,天天都在念叨你。”

    “可是”许艺纠结了,“我当初不是真的怀孕,爷爷他”

    “这事也过去了,爷爷没怪你。”凌绍丞伸手,还想把人抱进怀里。

    许艺先一步的撤开,不自然的别过脸,“回不回去,我会考虑的,先出去吧。”

    怕多留一会,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许艺加快脚步的走出房间。

    耽搁了不少时间,等许艺出来,交易会几乎快要进行到尾声,整整几千万的货物,没多久就被抢购一空,之前凌绍丞还说想要三成,现在是连毛都没给他剩下一个,

    在许艺出去后没一会,凌绍丞也在后面出来了。

    伊恩的视线立马定格在凌绍丞身上,在许艺找他多要一颗缓解药时,他的注意力就放在了许艺那边,看到凌绍丞紧随其后的出来,他神色沉了沉。

    交易会结束,许艺和伊恩坐上了回去的车。

    一路上许艺都挺心不在焉,等到快要到家,她不经意的问道,“你说我妈会同意我回国吗。”

    还有一个月,就是格莱斯顿换家主的日子,这三年里,许艺的各种课程都是为了成为家主来进行的培训安排,用宋亚茹的话来说,只要许艺愿意,她能百分百让许艺上位,担任这个别人羡慕不来的位置。

    而许艺也差不多接受了这个安排。

    现在算是紧要关头,这个节骨眼上,宋亚茹还真不一定同意许艺回国。

    可要是真当上家主,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后自然是得做出一点成绩去服众,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能离开格莱斯顿家。

    也就是说,如果要回去,就只能是近期,否则就得很久以后。

    她能等的起,可她不想让小昊他们再担心她。

    犹豫之下,她还是决定先回去和宋亚茹说说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