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部的燥热一阵接一阵的席卷而来, 许艺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消散。

    格莱斯顿就是卖这种药的,许艺好几次以身尝试过,但都是药效轻微的, 她能克制的住, 或者洗个澡就能压制下去, 次数多了, 其实许艺对这种药多少有点免疫力。

    可凌旭严似乎知道这一点, 所以这次用的药居然是失控

    药效最强烈的药, 必须和异性发生关系才行。

    许艺咬紧牙关,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她想用这样的方法让自己保持清醒。

    然而,一根手指轻撬开来许艺的双唇。

    “别这样,我会心疼。”凌旭严的目光忽然温柔下来, 语气也十分的轻柔。

    许艺睁开充满雾气的双眼, 凌旭严的温柔只让她觉得寒心,“你放开放开我。”

    很想用力的大喝,但脱口而出的声音却是有气无力,甚至带着浅浅的低吟。

    凌旭严眸光彻底暗沉, “小艺, 别怕, 我会轻轻的。”

    许艺闭上眼,浑身已经使不出一点力气的她,彻底绝望。

    凌绍丞,救我

    这是许艺脑子里最后的念头,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幻觉,她睁开眼竟是真的看见了凌绍丞。

    还看见凌绍丞把凌旭严在她身上拽下去,扭打了起来,两人打的很凶,凌旭严头部都被打出了血。

    但她没有心思去关注那些,她很叫一声凌绍丞,只是张开嘴却变成了呻吟。

    凌绍丞似乎听见了,着急的走过来,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了许艺身上,然后把许艺横抱起来,带走了。

    很热很热,许艺只觉得浑身上下里里外外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咬着她,意识几乎消散,艰难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凌绍丞,许艺笑了。

    两条胳膊抬起环住凌绍丞的脖子,双唇贴了上去。

    凌绍丞不想在许艺不清醒的时候,占有她,花了极大的忍耐,刚要把许艺给推开,可就在这时,那软的不像话的双唇中,似是若有若无的叫唤着,“凌绍丞”。

    嘶

    忍耐着的神经彻底崩断。

    他忍不住了。

    所在的位置就是酒店,周围全是房间,他直接踹开最近的一间,走了进去。

    第二天醒来,许艺只感觉到浑身酸胀,脑子里回忆起了昨天的零碎记忆,她猛的睁开眼,脸色惨白。

    看着房间顶上的大吊灯,她不敢转头去看身边的男人。

    昨天

    凌旭严

    屈辱感袭来,许艺眼中开始凝聚雾气。

    “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我把你弄疼了”

    身侧忽然传来慌张的担忧,许艺一惊,不是凌旭严的声音等等,这声音

    唰的一下,许艺在床上坐起,被子在身上滑落,她转头看去,当看清身侧的人时,她红唇微张。

    真的是凌绍丞

    所以记忆中后面的画面,不是她的幻觉凌绍丞是真的来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许艺把脸转回来,小脸涨红有些发烫。

    她昨天和

    旁边忽然安静,许艺顿感奇怪,再次看过去,只见凌绍丞盯着她什么也没穿的上身,喉结滑动。

    “你”许艺的脸更烫了,“不准看”

    三年没碰过女人,昨天好不容易开荤,今天一大早上就又是这么香艳的画面,凌绍丞哪里忍得住,一个翻身,压在许艺身上,嗓音低沉,“那我,闭上眼做。”

    许艺的脸直接爆红,“滚”

    等两人在酒店出来,已经是将近中午。

    已经通知了伊恩让人来接她,所以一出酒店,外面就是一条车队。

    凌绍丞也跟着许艺回了格莱斯顿,一路上伊恩和凌绍丞两个人没少用眼神大战,都恨不得用眼神凌迟对方,对于这个画面,许艺直接无视。

    在车上时,她已经弄清楚了怎么回事。

    上次凌绍丞回国后,立马就把凌会交接给了凌旭严,做好这些,凌绍丞是准备回法国再来找许艺,哪想到凌旭严忽然偏执起来,让人把凌绍丞给关了起来。

    好在那些关凌绍丞的人都是凌会的人,其中有一个还是凌绍丞的忠实下属,在这兄弟的帮忙之下,前两天凌绍丞才逃出来。

    逃出来之后,凌绍丞的第一想法便是来找许艺。

    找到许艺时,他竟是看见许艺正被自己的大哥压着,当时凌绍丞也差点疯了,直接对凌旭严动手了,后面的场景也就是许艺记忆中的画面。

    听完这些,许艺的心情也很复杂,以前明明很温柔的大哥,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管怎样,得先把凌旭严找到再说,昨天晚上他被凌绍丞打了之后,就离开了酒店。

    不能任由他就这么离开,他现在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只要是在里昂,动用格莱斯顿的力量,想要找个人还算是不难。

    第二天,许艺的人就在机场把凌旭严抓了回来。

    抓回来之后,许艺没有去看他,倒是凌绍丞去和凌旭严见了一面,聊天的内容,就算许艺没去听大概也能猜出来,无非就是质问凌旭严为什么要那么对许艺。

    最后两人又打了起来,是伊恩强行把人拉开,才没有造成比较严重的后果。

    虽说抓到了人,但许艺没有打算去处置他,而是把人压回了国,交给了凌爷爷。

    不知道凌爷爷怎么劝说的凌旭严,凌旭严还真安分了下来,眼里总算是没了之前的偏执。

    当然,或许这只是表面,但许艺以后绝对会对凌旭严留个心眼。

    至于凌绍丞,竟是厚着脸皮赖在格莱斯顿不走了。

    这天,许艺坐在办公椅上看文件,很是心不在焉,好一会,她满脸黑线的抬头,看着前面沙发上的凌绍丞,“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国”

    凌绍丞,“等你跟我一起回去的时候。”

    这一模一样的对话,在这几天里重复了不下十次,每次许艺都气鼓鼓道,“我不会跟你回去,我得留在格莱斯顿。”

    凌绍丞也一副理所应当的回答道,“那我也留在这。”

    “你”

    毫无疑问,每次都是许艺败下阵来。

    凌绍丞这一住就是大半年。

    许艺实在忍不住了,一脚踹进凌绍丞的房间,“都快过年了,你还不回去”

    凌绍丞脸皮更厚了,直言道,“我要是一个人回去,爷爷打死我,那我还不如不回去。”

    许艺冷哼一声,“不一个人回去,难不成你想半个人回去”

    “那不行,怎么着我们得两个人回去。”说着,凌绍丞的视线瞥向许艺的肚子,“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努力一把,争取三个人一起回去。”

    “你”

    这大半年,凌绍丞别的没长进,耍流氓的工夫倒是蹭蹭蹭的往上涨,许艺完全说不过,直接羞红了脸,气的转身就要走。

    只是还没走出房间门,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把她往后一拉,瞬间跌入一个温热的胸膛。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你不是说,只要我放弃所有,你就会接受我么,我已经等了大半年,你还不表示一下”

    “我”许艺脸更红了,心跳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快。

    这半年来,凌绍丞没有提起过这个问题,许艺知道,那是凌绍丞不想逼她。

    至于现在为什么提起,大概是忍不住了。

    其实凌绍丞不知道的是,许艺一直在等他说。

    毕竟感情这种事情先说出来,真的很羞人许艺自认为脸皮很薄,不像某个不要脸的在这蹭吃蹭喝大半年,还不交房租伙食费

    “你先放开我。”许艺的声音莫名娇软。

    “不放,这次我死也不放手”

    凌绍丞语气坚决。

    “”许艺嘴角一抽,“你这样抱着我,我看不见你的脸,你先放开,我转过去。”

    凌绍丞大喜,哪里还敢有犹豫,赶紧松开手。

    许艺在他怀里一百八十度大转身,两人这下是面对着面了。

    看在近在咫尺的脸,许艺朱唇微动,“以后会不会对我好”

    凌绍丞激动的快要说不出来话,“会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宠你爱你”

    许艺被逗笑了,“那以后你会不会看其他女人”

    “怎么可能我眼睛这么小,只能容的下一个你,哪里还装的下别人”

    “哪里学来的土味情话真土”许艺嘴上嫌弃着,脸却是更红了。

    凌绍丞忍不住了,把怀里的女人紧紧搂住,低头吻住了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红唇。

    虚掩着的门外,伊恩目光远眺,他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燃。

    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突出,他的心情好似也随之明朗,所有不开心的不畅快的都伴随着这一口烟气被吐了出去。

    公主果然还是适合王子,他只要默默当个骑士就很好了。

    嘴角苦涩上扬,他掐灭手中的眼,头也不回的离开。

    房间里,许艺若有所查的轻推开凌绍丞,侧头往门口看了眼。

    凌绍丞也看过去,“怎么了”

    许艺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我的错觉。”

    刚一说完,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她惊呼,发现自己被凌绍丞横抱了起来,她瞪一眼过去,“你干什么”

    凌绍丞脸不红心不跳的一本正经,“咱们要努力一下,回国过年的时候是三个人。”

    “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幻言520开文,跪地求预收和爱豆身体互换后

    叶舒作为十八线艺人,喜欢影帝顾盛喜欢了整整六年,也是因为他,才进的娱乐圈。

    好不容易在顾盛的新剧里演了个龙套。

    杀青宴后一觉醒来

    看着自己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身体,叶舒猛咽口水,“腹肌,想”

    顾盛瞥了眼胸前多出来的两坨肉,额头青筋跳动,“不,你不想。”

    顾盛捂着腹部脸色惨白,忍着痛一通电话打给叶舒,咬牙,“姨妈来了,你看着办”

    叶舒惊得一哆嗦,“我马上来,你再忍一忍。”

    随后火速冲进便利店,拿了两包姨妈巾。

    隔日

    微博热搜惊影帝顾盛深夜便利店买七度空间

    再推荐一下朋友的好看文文呀

    假千金今天掉马了吗穿书作者:白茄

    米念穿书了,穿成了霸道总裁缠上小甜妻的女配,一个顶替女主认豪门大佬当爸、蒙骗总裁男主是假白月光、欺骗病娇反派是救命恩人,性子还跋扈刁专,掉了马甲后被众人厌恶、大结局意外车祸瘫痪的女配。

    穿来时该骗的都骗完了,随时都有掉马甲的可能,想想今后悲惨的结局,米念是瑟瑟发抖。

    米念跪求:“我不配活到大结局,还回一切让我现在就退场好不好”

    可她发现,原来掉马也不是那么好掉的

    只不过在掉马的过程中,那个作天作地、不能说重话不能甩脸色,不然捂着胸口喘粗气,一不顺心就倒地装死的病娇反派居然赖上她了

    许久以后,反派宣琮带着爱意的问道:“当初为什么不顾一切的嫁给我”

    米念悠悠的道:“迟早会领盒饭的反派嫁就嫁吧,只要熬过去我就是个继承亡夫千亿遗产的寡妇富婆啦。”

    宣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