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中文网 > 灵异小说 > 命阴带缘 > 第二章 小小璃(二)
    坐在妈妈腿上我望着沿途风景,我的眼前再次浮现出我脑海里莫名其妙出现的场景。

    万物轮回生生不息,那里到底是哪里,难道是我前生生活过的地方么。

    既然那地方不在这个位面,我又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位面轮回投胎。

    "小小璃,在想什么。"妈妈低头在我额头亲上一口,温柔语调问询我。

    "在想可可阿姨还有阿秦叔叔。"妈妈的开口打断我的思绪,我脸上扬起笑容回答妈妈的问询。

    "乖喽,很快小小璃就能看到可可阿姨还有阿秦叔叔了。"妈妈笑容璀璨。

    "爸爸,快点把音乐关掉,我吃饱后是要睡美容觉的。"妹妹在车后排叫嚷着。

    "你是小猪么,吃饱就睡。"开车的爸爸从车内后视镜里瞟一眼妹妹,笑着关了音乐。

    "妈妈,爸爸侮辱了我。"被浩爸爸抱在怀里的妹妹,委屈表情望向妈妈。

    "你可以磨牙咬他。"妈妈伸手揉揉妹妹的头顶。

    "女王大人。这样教坏妹妹真的好么。"浩爸爸笑出了声。

    "当然好了,这样教的话,咱家妹妹出门在外才能不受欺负。"妈妈倒是理直气壮。

    妹妹因此傲娇抬高下巴,爸爸和鸣爸爸以及浩爸爸无奈摇头笑起来。

    看着车内诸人的反应,听着车内的欢声笑语。我心中满是暖暖的感觉,对于我们这个大家庭的相处方式我乐在其中,我爱他们每一个人。

    不管我的前生是如何,我今生都会珍惜我的每一个家人。

    一起抵达夜游酒吧后下车进入人鬼市场,三个爸爸即刻就恢复外人面前那高冷模样。

    只不过他们每每望向妈妈和我以及妹妹。瞬间丁点高冷情绪都没有,他们的眼神里极尽温柔情谊。

    被妈妈抱在怀里我瞟一眼三个爸爸,我不禁感慨,这个世界上或许的确是没有真正高冷的人。

    所谓高冷,只不过是因为对方暖的不是自己而已。

    通过人鬼市场我们一行径直就再通过人鬼市场去往阴间通道,进入阴间。

    王大郎爷爷和老马爷爷自从可以不用再必须一直待在人鬼市场后,两个人整日更乐意天南地北的转悠,甚少待在人鬼市场。

    爸爸没去强求他们,已经把人鬼市场交给汪大锤叔叔和杰西叔叔来照看着。

    妈妈每次带我们来到阴间,目的地只有一处,那就是汤思可阿姨的家。

    每每我们到了汤思可阿姨的家,阿秦叔叔也都会带着阿强叔叔速度过去汇合。

    妈妈与汤思可阿姨和阿秦叔叔之间的交往不为目的只为情谊,之间的友谊不为利益只为感情,之间的感情不为索取只为付出。

    我们明明经常过来阴间看望汤思可阿姨和阿秦叔叔,妈妈每次过来都还是会显得迫切。

    妈妈每次见到汤思可阿姨和阿秦叔叔,都有说不完的话都有讲不完的欢声笑语。

    就如同现在,刚一进入阴间,妈妈就带我们脚步加快直奔汤思可阿姨家,再就是和汤思可阿姨以及阿秦叔叔,开始讲个没完没了。

    窝在妈妈怀抱中,在看到妹妹又把她的小魔爪伸向汤思可阿姨女儿的小辫子时候,我抬手就用鬼魅力量把妹妹扯到了我的身边。

    "妹妹,你这样是不对的。"我从妈妈腿上下来,牵上妹妹的手。

    "干嘛了,我就是想轻轻揪一下而已。"妹妹嘟着小嘴满脸不悦。

    "那是咕仔哥哥的未来老婆,你这样他会心疼的。"我对于妹妹话语中的轻轻两个字深表怀疑。

    我没忘记上次我们过来时候,妹妹那是生生扯掉汤思可阿姨女儿嫣儿好几根头发,痛的嫣儿嚎啕大哭,咕仔哥哥为此心疼的不得了。

    "哼,我就是不爽她,谁让咕仔哥哥那么疼的。"妹妹伸手就来揪我的耳朵。

    "我和咕仔哥哥也都疼你好吧,你这样的,在电视连续剧里活不过一集。"躲过妹妹的魔爪,我牵着她的手不撒手。

    我的话语出口,妹妹即时暴躁开始对我是拳打脚踢。

    "妹妹回去罚站一个小时。"爸爸速度过来抱走妹妹。妈妈再次把我抱在怀里。

    正暴躁的妹妹在妈妈的话语出口后,立刻安静乖顺,窝在爸爸怀里做出一副欲哭模样。

    "小冉,你瞧妹妹委屈的,你这样太过严厉了点。小孩子玩闹你别太较真。"汤思可阿姨望一眼妹妹,心疼的不行,连忙拿了水果递给妹妹。

    "谢谢可可阿姨。"妹妹扑闪着长长睫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乖了,回头我替妹妹揍你妈妈,看她下次还敢不敢欺负妹妹。"妹妹的反应,更是让汤思可阿姨心疼。

    "可可阿姨,你下手要重一点哦。"妹妹拉着汤思可阿姨的手,压低声音在汤思可阿姨耳边讲话。

    妹妹再如何压低声音,她的话语还是清晰被在场者听到。汤思可阿姨即时喷笑,屋里即时爆发笑声。

    妹妹茫然目光瞟一眼屋里爆笑的几个,速度把脸埋在爸爸怀里再不露脸。

    "妹妹,妈妈如果受伤你会不会心疼。"屋里的人再次闲聊开始后,我听到爸爸在低声问询妹妹。

    爸爸的问询出口,妹妹仰头望一眼爸爸后重重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可可阿姨下手重一点。"爸爸苦皱了脸色,大手扶着妹妹的脑袋让妹妹和他对视。

    "你那样讲话,妈妈听了心里肯定很难过。"妹妹噤声不语,爸爸再次开口。

    "可是,妈妈总是抱哥哥不抱我。哥哥总是不让我欺负嫣儿,看到咕仔哥哥那么疼嫣儿我不欺负嫣儿就不爽。"妹妹闷闷声音接了话茬。

    听到妹妹的回答,我和妈妈对视一眼,我看到妈妈是微挑了眉梢,眼底带起点点无奈情绪。

    我对妈妈说随后她需要对妹妹好好进行一次思想教育。妈妈果断点头说必须如此。

    谈话间,咕仔哥哥和九爷爷一起进入房间,咕仔哥哥进入房间,目光第一时间就关注到了嫣儿身上。

    正在独自玩耍的嫣儿,看到咕仔回来。立刻咯咯笑起来,朝着咕仔伸出两只手臂,咕仔快走几步把嫣儿抱在怀里。

    九爷爷过来,妈妈连忙给九爷爷搬把凳子让九爷爷坐在她身边。

    "冉姐姐,我现在厨艺大增,晚饭就在这里用餐吧,尝尝我的手艺。"咕仔哥哥抱着嫣儿走到妈妈面前。

    我和妹妹叫咕仔为哥哥,咕仔称呼妈妈为冉姐姐,我们都是各叫各的。

    因为嫣儿还不曾长大,咕仔现在依然保持着之前模样。

    "好嘞,咕仔棒棒哒。可可,你得了我家咕仔为女婿,你拾到宝贝了吧。"妈妈伸手捏一把咕仔哥哥的脸颊,满眼笑意瞟一眼汤思可阿姨。

    "我家嫣儿是我的掌上明珠,择夫事情要慎重。"汤思可阿姨讲着话,想要把嫣儿从咕仔哥哥怀里抱过去。

    嫣儿死死抱紧咕仔哥哥脖子不撒手,还吧唧吧唧在咕仔脸上一顿乱亲。

    汤思可阿姨为此满脸郁闷,哀怨目光望向妈妈。

    "岳母,嫣儿是我的。"咕仔哥哥严肃了表情。

    妈妈无良喷笑,汤思可阿姨更是哀怨了眼神。连声说着女生外向,说她家的女生更是外向的离谱。

    咕仔哥哥去做饭时候,我们都还待在屋里闲聊,我一个不留神,妹妹就和嫣儿打了起来。

    妹妹虽然生来就有鬼魅力量,但她从不修炼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导出鬼魅力量,嫣儿本是双阴鬼子且已经跟着九伯和咕仔修炼,妹妹自然不是嫣儿对手。

    当妹妹和嫣儿被强制分开时候,妹妹的头发已经散乱,衣服上的扣子已经被扯掉两颗。

    吃了亏的妹妹哭个不停,嫣儿在汤思可阿姨准备责罚她之前,就速度冲去厨房去找咕仔寻找庇佑。

    晚饭时候,妹妹和嫣儿被分开罚站不许吃饭。

    一顿饭下来,也只有我和妈妈还有汤思可阿姨吃的无压力,其余几个都吃的兴致缺缺。

    "窝里横算什么本事你给我讲讲。"晚饭结束开车回去路上。妈妈冷着脸色问询妹妹。

    "我是被欺负的那个。"妹妹低头交缠着手指。

    "那你告诉我,是谁挑起的事端。"妈妈追问。

    "我只是想轻轻摸一下她的头发,谁知道她那么小气。"妹妹继续低着头,不去看妈妈脸色。

    "为什么想要摸嫣儿的头发,你是摸还是揪。"妈妈望着妹妹无奈摇头。

    "妈妈,因为她头发比我的头发长,所以我想很轻很轻的摸一摸。"妹妹终是抬起头,澄明眼神迎上妈妈视线。

    "原来是这样,那妹妹今天晚上跟妈妈睡好了,妈妈好久没和妹妹好好谈心了。"妈妈加重好好两个字。

    妹妹为此小脸瞬间垮了下来,不敢违逆妈妈话语只能是点头同意。

    "娘子,那我怎么办,该轮到我侍寝了。"爸爸立刻反对,妹妹则是眼中闪过惊喜,投给爸爸两枚赞赏眼神。

    "你和小小璃一起睡就好。"妈妈瞟一眼爸爸,微挑眉梢。

    我和爸爸对视一眼,齐齐哀嚎说不要。

    不出意料,惯于一言堂的妈妈对于我和爸爸的齐齐哀嚎说不要,是丝毫不理会。

    回到家之后,妈妈就带着妹妹去了她的房间,把紧跟其后的爸爸锁在了房门外面。

    "小小璃,你说如果爸爸撬锁进去会什么后果。"爸爸摩挲着下巴,盯着房门是满眼的不甘心。

    "被踹出来呗。"回答爸爸的话,我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小小璃,妈妈说让我今天晚上和你一起睡。"爸爸欢脱笑着速度赶上来牵上我的手。

    "我只有一张床,爸爸不介意睡在地板上的话,我没什么意见。"我给爸爸开出条件。

    "不介意不介意。"爸爸回答的倒是爽快。

    一起回到房间,爸爸洗漱后还真的是躺在了地板上。

    "小小璃别太心疼爸爸哦,爸爸不会说睡地板上很不舒服。"躺在地板上的爸爸可怜巴巴望着我。

    "爸爸放心好了,我不会心疼您的。"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的我,瞟一眼爸爸也就收回了视线。

    "小小璃,咱不能不按照常理出牌。"爸爸趴在地板上做捶地状。

    "我这是遗传了妈妈的良好基因,爸爸您应该早就习惯了不按常理出牌套路。"无奈爸爸的反应,我终是让他睡在我床上。

    "爸爸现在很后悔一件事情。"上了床的爸爸感慨我的床比他的床舒服许多之后,又苦皱了脸色。

    "什么。"我继续修炼动作不停,接上他的话茬。

    "如果没有那么早教你那么多知识,你这么大点根本就欺负不了爸爸。"爸爸开始悔不当初。

    "爸爸听话别难过,等我调制出后悔药之后,我会免费给您来一瓶的。"听了爸爸的话,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一瓶不够,爸爸要一桶。"爸爸侧身用手支着脑袋笑的欢脱。

    不再理会爸爸,我闭眸专注继续修炼,越发修炼,我脑海里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场景就越发清晰。

    "小小璃,能告诉爸爸你为什么急于修炼么。"室内静寂良久,爸爸的问询声传来。

    "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去做我想做的事。"睁开双眸,我迎上爸爸探究视线。

    "小小璃想保护谁,你想要做什么事情。"爸爸正经了表情,微皱额心盘膝坐在我的对面。

    "我是哥哥,要罩着妹妹,妹妹那暴脾气没我护着出门绝对会被胖揍。"我没打算和爸爸提及我的真实意图,免得他多忧。

    "你妹妹的确是个不省心的。"提及妹妹,爸爸的脸上立刻就带起柔和笑意。

    "所以,爸爸别打扰我修炼,我可是要担负起保护你宝贝女儿这重大责任的人。"我让爸爸去继续休息,免得自己言多必失。

    爸爸低声笑着去继续休息,我则是继续修炼。

    我必须要早日大成我在这位面上能大成的所有本事,只有这样,我才能早日去探险别的位面。

    我想早日找到,我脑海里莫名其妙出现的场景到底在哪个位面上,然后一窥自己前生到底在那位面上发生过什么。